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二章 夜袭

    …

    夜色如墨,冷月如钩。

    李衍带着所有人下了梁山。

    杜迁、宋万以及众喽啰实在是忍不住心中那股兴奋中参杂着忐忑的复杂情绪,一路之上不停的窃窃私语!

    就连王伦都忍不住说上几句豪迈的话壮胆!

    这也难怪,毕竟这是他们第一次下山做买卖!

    直等到由三只小船组成的船队在绵亘数百里的大湖中行进了一个多时辰之后,队伍中才经渐渐没了声音,冰冷刺骨的秋风横扫在毫无遮拦的船身之上,直叫大家都捂紧了身上的衣服,缩成一团取暖,只有汗流浃背的船夫,在逆流中奋力摇桨。

    不多时,船队行进到这巨湖西岸。

    宋万道:“哥哥,俺们在此处上岸,不到十里路便可抵达大岗村。”

    李衍言简意赅道:“张小六留下看船,其他人拿上刀棍下船!”

    在杜迁和宋万的吆喝声中,十几个人下船然后集结到一起,再然后在宋万等人的引领下向大岗村进发……

    行不多时,众人来到了漆黑一片的大岗村钱里正的庄子外。

    进村以后,时不时的就传出的犬吠声,可奇怪的是,到了这钱里正的庄子,反倒没了声音!

    李衍问宋万:“他家没狗?”

    宋万答:“原来有的,可不久前钱里正的独孙被他家的狗咬伤,钱里正一气之下将家里的狗全都宰杀吃肉了。”

    李衍眼珠一动,然后给一帮菜鸟打气:“这是老天叫我等替天行道!”

    听李衍这么一说,原来紧张不已的一众人等,无不暗松了一口气!

    见众人的身体没有之前那么僵硬了,李衍冲早已交代好的几个身轻脚快的喽啰一挥手,他们立即嘴衔利刃尖刀,朝那围墙飞奔而去!

    待到得墙根,只见喽啰们两个帮着一个,直把人往那墙上送去!

    不到一会功夫,已经有人跳下墙,随即消失在茫茫黑幕里!

    李衍等人在门外候了没一会,庄门就被翻身入墙的喽啰从里面打开!

    李衍拎着混铁盘龙棍率先冲进庄子,杜迁、宋万领着一众喽啰紧跟李衍身后也进了庄子!

    安排两人守住大门,李衍带头向住房摸去!

    “啪!”

    不知是谁不小心碰倒了院中的一个花盆!

    “有贼!”

    “快穿衣抓贼!”

    “……”

    乱哄哄一阵过后,一众住房陆续掌灯!

    李衍当机立断:“擒贼擒王,钱里正的卧房在哪?”

    宋万一指正中间最大的一间住房,道:“在那!”

    李衍直奔钱里正的卧房而去!

    没等李衍到达,迎面就来了五个手持刀棍的庄客!

    为首之人,像是个好武功之人,李衍他们这边有十多亡命徒,他亦不惧,还敢握着扑刀直奔为首的李衍而来!

    李衍心中打鼓!

    如果是徒手搏斗,曾经获得过军区徒手搏斗第二名现在又有奇遇的李衍,的确是一个高手。

    但如果说到兵器……李衍其实都不如杜迁和宋万。

    暗暗一咬牙,李衍悄悄抓住棍稍!

    在两人即将接战之际,李衍用尽全力一抡混铁盘龙棍!

    为首庄客不慌不忙的竖起手中朴刀去挡李衍的混铁盘龙棍!

    他已想好,挡下李衍这一棍之后,就横刀侧削李衍的脑袋,争取一击杀了李衍,以慑群贼!

    可惜!

    这永远都只能是他的想法了!

    “砰!”

    扑刀应声而断,随即为首庄客就被混铁盘龙棍给砸飞,如断了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直撞到墙上,眼见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费了很大的劲,李衍才停下混铁盘龙棍,随即回手再扫!

    两个跑得较快又震惊于李衍刚刚那一棍的庄客,也被李衍扫飞,步了为首庄客的后尘!

    见李衍恐怖如此,剩下那两名庄客已经吓呆,被随后赶来的杜迁和宋万扑上去戳死!

    这五名较为悍勇的庄客被宰杀了之后,再冲出来的庄客明显漏了怯,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除了几个不开眼的被李衍当场打死或是被杜迁和宋万当场戳死外,其余庄客均都被吓破了胆,纷纷丢了手中的家伙,一个个跪在地上,哭爹喊娘,哀告求生!

    在李衍、杜迁、宋万的带领下,一众喽啰也放开了手脚,纷纷去抓钱里正的一家老小。

    见大局已定,李衍停止厮杀。

    东方鱼肚白,此一役彻底结束,钱里正一家还未死的全都被绑上跪在院中等待天理巡回!

    今夜行动很是顺利,己方除了一个小喽啰被砍了一刀在手臂上,其余人等竟无一人伤亡,可谓是大获全胜!

    看着平日里趾高气昂的钱里正父子狼狈的跪在那里,宋万终于明白方才李衍在酒桌上所说的“好汉报仇向来是从早到晚!”是何等的快哉!

    给李衍搬来了一椅太师椅,待李衍坐下之后,宋万纳头便拜:“俺带大岗村一百四十六户谢过哥哥除此祸害!”

    李衍连忙将宋万扶起,道:“都是自家兄弟,休说这等见外之话!”

    这时,王伦满脸兴奋的跑来!

    人还未至,就道:“今番可叫咱们山寨发了个大大的利市,孩儿们在后院发现大批粮草,粗略估计存量不下五千石,另外抄家的时候也大有收获,总计点出黄金八十七两,白银八百二百五两,铜钱一千三百二十二贯,珠宝首饰价值不下五百贯,鸡鸭牛羊布匹更是无数!”

    这么大收获让李衍也是一喜,这些钱粮都够他们这十几个人吃上十年的了!

    不过李衍很快就压下心中的喜悦,然后问王伦:“可曾搜到地契?”

    王伦不解:“土地又不能带走,要来何用?”

    李衍不答直接道:“取来。”

    李衍携大胜之威、杀人之势,王伦不敢不从,连忙跑去将地契取来!

    王伦取来的不仅有地契,还有不少高利贷的字据!

    粗略翻了翻,李衍发现竟然田地竟有七百多亩之多、高利贷竟然有七千多贯!

    李衍感慨万千:“这就是土地兼并带来的后果,富得越来越富,穷得越来越穷,哎!”

    李衍扭头冲宋万道:“宋万兄弟,你且将村民聚集起来。”

    宋万连忙跪下求情道:“哥哥还请开恩,村民穷困,实无半点余粮!”

    李衍将宋万扶起,然后说:“我等是替天行道之人,焉能干这祸害百姓之事?让你将村民请来,一是公审这钱家人,看谁该杀,谁罪不至死,二是我想将缴获的粮食分些给你村村民,毕竟这都是钱里正从他们身上榨取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