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二一七章:冲突

第二一七章:冲突

    夜渐渐深了。

    一一盏挂在简易三脚架上的汽油灯,散发出苍白的光芒。

    不时有学生起身去附近帐篷内的简易厕所,整个操场一片喧闹,四周到处都是警戒的士兵。

    陈守义和军方武者一起,沿着操场巡逻。

    除了肖长明还算客气,其余两个大武者,就根本就没给好脸色了。特别是其中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武者,甚至还不时的用眼神向他挑衅。

    让陈守义心火腾腾的直往窜。

    要不是看场合不对,这里也是军方的地盘,他真想一巴掌呼死他。

    肖长明不时朝学生中张望,突然凝重的问道:“你遇到过幻觉吗?”

    陈守义收回目光,随口说道:“应该有吧!”

    “你没听明白,我是说的是真正的幻觉,有些人或事你能看到,别人却看不到,仿佛你说的都是疯言疯语。”肖长明严肃的说道。

    陈守义闻言心头猛地一跳,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上次中诅咒的场景,以及市政府大楼的广场上那些诡异的幻象,对了,上次去小山训练的路上,不是看到武道学院的学生正在市政府广场上参观蛮神陨落的原址。

    难道,这一切都是那次回来的后引发的。

    这样想想,时间似乎完全吻合。

    “你想说什么?”陈守义心中生出一丝阴霾,皱眉问道。

    “有一点先前那个女警没有给你说,也许她也不清楚,这次案件发生后,你们警方就迅速对各个班级进行排查,结果发现一个奇怪的疑点,那个第一次出现死亡的班级在点名时发现少了一个人。”

    “这很正常吧,正常人面对这种诡异的凶杀案,都会产生恐惧,他暂时回家了也说不定。”陈守义沉声说道。

    肖长明叹了口气,凝重的说道:”但关键是点名时,他班级的不止一个学生坚称他就坐在教室的角落里,表现的行为怪异,身上的衣服还浸透着鲜血,腹部鼓胀的像是气球,按理说,这种明显的犯罪痕迹,早已经被人举报或者控制住了,然而那些看到的人却仿佛根本没人察觉到他的异状,直到所有人发现不对,他才突兀的消失。”

    轰隆隆……

    一道闪电划过夜空,把所有人脸色都照的一片惨白。

    陈守义看了那操场一眼,怪不得巡逻时,队伍从不靠近那群学生,估计就是防着这一手,毕竟任何力量都有极限,不可能无视距离,看着远处的学生,他感觉仿佛每个人都行为怪异起来。

    一滴细雨,落到陈守义的脸颊,他下意识的摸了下。

    “下雨了!”另一个皮肤黝黑的军方大武者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说道。

    没过多久!

    啪啪啪…啪啪……

    大滴大滴的雨水,就从漆黑的天幕上落下,操场顿时骚动起来,由于帐篷紧缺,基本都已经供应涌入安全区的难民,根本没有多余的帐篷,来提供给这些学生。

    陈守义在脸上抹了把冰凉的雨水,就知道事情麻烦了。

    不仅学生没有帐篷,守卫的士兵也没有,如今虽说已经四月份,天气也已开始转暖,但夜晚的气温五六度左右,这种冰冷的大雨淋下来,学生凭着武者学徒的身体素质,还可以勉强支撑下来,但作为大部分是普通人的士兵却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短短半分钟,他的衣服就已经浑身湿透,阴冷的湿气直往身体钻。

    他注意到已经有几个老师,走向前面的士兵进行交涉,估计是希望暂时避避雨,但看状况是被士兵言辞拒绝,顿时开始争论起来。

    雨越下越大,伴随着闪电划空。

    整个夜空都变得一明一暗。

    陆续有学生上去,加入争吵的队伍。

    这些学生自昨天开始,就已经在操场上被迫待了一天一夜,心中早已积压了不少的不满,

    任谁校园被封锁,人身被拘禁,特别是校园中还有食人魔的肆虐,都不会再保持什么心平气和,通情达理,如今被冰雨一淋,顿时已处于爆发的边缘。

    两群人开始争吵起来,越吵越激烈。

    附近的士兵见状形势不对,也立刻朝这边靠拢,全神戒备。

    两边人越来越多,情绪也越发激烈。

    这时一个情绪激动的学生,突然猛地挤开士兵,迅速朝前面的教学楼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喊:“这么大雨,他们想要把我们冻死,冲啊!”

    人群都有从众效应,随着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开始冲击士兵,薄薄的人墙被一冲击溃,这可是三千人的武者学徒,每一个面对普通人以一当十,一时间简直犹如洪水倾斜,根本没人可以阻挡。

    “不要开枪!严厉警告!不要开枪!”远处一名军官声嘶力竭的喊道。

    ……

    很快各种不要开枪的声音,此起彼伏。

    这种事情一旦闹出来,就是严重的政治*事件,无论是他还是上级,或是上级的上级,上级上级的上级,都无法承担这个责任。

    “他妈的,该死!”肖长明愤愤的咒骂了一声,本来可以抓到的这个食人恶魔,没想到这一场大雨,导致功亏一篑。

    “大队长,还有机会,它逃不出去的。”那名满脸横肉的军方大武者说道,随即冷眼瞥了陈守义一眼:“估计某人松了口气吧?”

    “你他妈在说我?”陈守义心中一冷,侧身看向他。

    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实在让他火冒三丈。

    那军方大武者微微一愣,他本来也就想奚落一下,替以前的雷大队长出口气,却完全没想到对方在两个大武者以及一个武师面前,还敢这么张狂。

    不过在他眼里对方也就是个大武者,他可丝毫不惧,他哈哈大笑几声,嘲讽道:

    “说你怎么了,你们民间武者不是最胆小吗,我有说错?你们那个姓崔大武者临死前还像我们求饶了,真是笑死人了。”

    “至少我们大多数人参战了,并直面蛮神,你又在哪里,我好像只看到普通士兵,没看到你们军方武者,更何况我们可不像你们,有爹有娘,把你们呵护的无微不至,各种资源优先供应,甚至都能堆出武师来!”陈守义冷笑道,他心中早就怀疑给他的神血加过料。

    “过分了,都是并肩战斗的战友。”肖长明面色有些尴尬的轻斥了一句:“大家都少说一句,冷静一下!”

    那名满脸横肉的军方大武者,哼了一声,面色阴沉的闭上嘴。

    陈守义嗤笑一声,也没再说话。

    他看向前方,大量的学生,正快速奔跑着从他们身边跑过。

    这时他隐隐感觉现实突然微微虚化了下,远处的景物变得模糊而又虚假,他微微一愣,还未待他仔细一看,一切似乎又变回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