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二一二章:突发奇想

第二一二章:突发奇想

    三天后的晚上,穿着睡衣的陈星月敲开陈守义卧室的门,交给他一份市政府工作人员送来的信。

    他接过后,撕开一看,发现里面关于他逃避军训的处理通知。

    “警告一次,并扣罚当月的工资吗!”他心中若有所思。

    这种处罚并不算严重,警告是所有行政处罚中最轻的一级,之后还有记过、记大过、降级、撤职、开除。另外扣罚的也只是工资,没有扣罚各种武者津贴。

    显然河东市也不想惩罚的太过,逼的他这个明面上的大武者也离开。

    “哥,这是什么信啊,写的是什么?”陈星月一脸好奇道,不时想要凑过来。

    陈守义一目十行,飞快的扫了一遍,瞥了一眼好奇心过剩的妹妹,问道:“你想看啊?”

    陈星月顿时一脸期盼的用力的点了点头。

    “这是有保密等级的,等你武者再说吧!”陈守义哼哼一声,把信放在手中,双手用力一搓,整封信顿时彻底化成碎末,纷纷扬扬的落在地上。

    然后慢条斯理拍了拍手。

    见哥哥如此态度恶劣,陈星月气得脸都如包子般鼓了起来,咬牙切齿道:“不就是个大武者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等着,再给我一个月,我就不信躲不开你一招!”

    “不要说大话,免得到时候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陈守义扬了扬眉毛说道。

    只需十天,炼体三十六的三次优化就可以进行优化了,按以往每次优化后,炼体三十六式的表现。一个月后,他的实力应该足可以又进步一大截。

    更何况就算他一点都不进步,一个武者想要躲开武师一招,也根本不可能。

    “你等着,我还不信了!”陈星月磨着牙,恨恨的说道,随即便转身气呼呼的离去。

    欺负完妹妹,陈守义原本因为处罚而有些郁闷的心情终于爽了。

    陈守义两兄妹早已互损惯了,这点口舌之争,只是一直以来的日常而已,当然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风水轮流转,占上风的已经轮到他了,想来还可以继续轮到很久很久,直到生命的终结。

    他看着门口的碎纸屑,猛地一拍脑门,无奈的拿出扫把簸箕,把门口的碎纸屑,清扫干净。

    ……

    清晨,天还蒙蒙亮,陈守义戴着口罩,提着弓包和剑,沿着街道慢慢行走。

    时间已经进入四月份,气候已经逐渐转暖,安全区再也不是刚来时那种处处都是未完工的状态,原本的泥石路,已经彻底的变成水泥地面,路两旁也移植了不少柳树。

    已经长出嫩叶的柳枝,在清晨和煦的微风下微微摇摆,给人一种春风吹来,万物生发之感。

    拐角处一处早餐店门口,一个水桶腰的高大妇人以及一个身材瘦小的中年人,正满头大汗的忙活着,虽然时间还只有早上五点半,但早餐店里已经坐了不少客人。

    妇女见到带着口罩的陈守义不由眼睛一亮,用毛巾擦了擦手,立刻热情的招呼道:“今天要吃什么?”

    “老样子,肉包和菜包各五十个,带走!”

    这自然不止是早餐分量,这里面还包括他的中饭。

    “现在还有些不够,你要稍等一会。”

    “行,没事!”陈守义没有在意的说道,然后走进早餐店,在一个空位上坐下。

    妇人给一个客人递上一碗面条,回头冲陈守义客气的说道:“要不要先在这里吃点,垫垫肚子。”

    她清楚这种随身携剑的人,不是武者就是武者学徒,胃口都是奇大,也更容易饿。

    “不用,不用!”陈守义连忙拒绝道。

    牙齿生长的很慢,连长得最快的门牙,也就一颗绿豆大小,恐怕一拿下口罩,他就成为众人焦点。

    这种风头,他还是不出了。

    没过多久,陈守义要的包子就好了。

    一百个包子被妇人麻利的装成五个袋子,陈守义付完钱,把包子一一塞入背包,便起身离开。

    路过市政府广场时,他看到一群穿着武道学院校服的学生,在几个老师的带领下,一大早就在神尸陨落的之地进行参观,一些胆大的学员,甚至越过警戒线,在里面不停的走动。

    附近站岗的士兵,也没有丝毫阻止。

    陈守义看的眉头微皱,那地方自从蛮神陨落后,就变得邪恶阴森,充满着怨气,连他都不敢靠近,这几个学员简直是嫌命长,不怕出事吗?

    犹豫了下,陈守义便快走了过去,提醒道:“里面很危险的,最好不要靠近。”

    几个武者学院的老师正在小声聊天,闻言看了他一眼,许是觉得他年轻,也没有在意,很快又旁若无人开始聊天。

    人群中的一个长得水准之上的女学生,却有些不满道:“你可不要乱说,能有什么危险!”

    陈守义摇了摇头,也没有说话,转身就走,良言难劝该死的鬼,既然已经提醒过了,他也尽到自己的责任。

    “真是莫名其妙。”那名漂亮女学生,看着陈守义背影,自语道。

    “班长,别理他,这里好多人都参观过了,哪有什么危险?”一个相貌平平的青葱少年大声说道。

    “是啊,真是多管闲事,我们武者学徒还怕这个。”接着又有一个满脸青春痘的男生,附和道。

    “班长,口渴吗,我帮你带了瓶矿泉水。”这是个满脸谄媚之色的高大男生。

    “矿泉水,半年前的吧,都要过期了吧!”

    附近的男生立刻献殷勤道,武道学院男多女少,女武者学徒,少的可怜,而且还大都长得五大三粗,至于水准以上的更是少的像是需要细心呵护的濒危动物。

    “我说你们烦不烦!”女学生有些烦躁道,偏头不再理睬这些马屁精,她看向警戒线内几个在里面待了许多的男生,不知为何,也许是受到刚才那个神秘人的影响,她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

    “嘭嘭嘭……”

    密集而又接连不断的拳影如雨打琵琶一般打在一颗两人合抱的松树上,树皮木屑不断的飞溅,偶尔还夹杂着血迹,整棵树都被震的摇摇晃晃,几分钟后,树干处已经赫然出现了一个二十公分深的凹坑。

    在记忆空间和两名新晋武师的拳脚战斗中,陈守义就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些脆弱。或者说,相比自身强大的攻击力,他的身体显得有些脆弱。

    那次战斗,雷瑞阳被踢了一脚后,接着就被他抡死,肖长明也被踢碎下巴,直接颈骨折断,他虽然看着全胜,似乎毫发无伤,然而事实上,特别是最后一下,他脚趾乃至脚背却同样受到不同程度的骨折。

    武道发力方式的攻击力太强大了,以至于要远远超出自身的防御能力。

    哪怕一个武者拳脚打中他的身体,他恐怕也要受伤。

    或许也是这方面的原因,很少有武者特意训练自己的抗击打能力和骨骼强度,也没发展出类似炼体三十六式或者入静炼已身的提升身体强度方法。

    一方面,就像现代战机对决,击中就意味着失败,你防御做的再强,也挡不住一枚导弹击中,还不如花更多的精力,来提高机动能力,提升隐身能力,增强战机的攻击力……

    从某种程度上,人类武者的发展贯彻就是这种思想。

    另一方面,陈守义猜测,上面也未尝没有避免对武者失去制衡的考虑。当武者能不惧子弹的时候,他的危险程度将十倍百倍的提升。

    在以前,这种弱点,他一直没有在意,但今天,许是受到那封处理通知的影响,他突然间心血来潮,为何自己不开发一个提升身体强度的技能?

    别人也许做不到,但拥有知识之书的他而言,却有很大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