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二零九章:漏风

第二零九章:漏风

    一处别墅内的训练室。

    雷瑞阳面色阴沉,身体犹如化为一团模糊的虚影,疯狂的挥剑,近一百二十平的封闭训练室内,空气呼啸,音爆阵阵,普通人一打开门,估计就会被气流吹的倒退不止。

    作为河东市的唯二的两名武师之一,河东市上层自然给予高度重视,不仅在安全区内直接提供一栋大别墅了,还特意把整个地下室都改建成高强度的训练室,包括墙壁在内,都铺着一层厚厚的钢板。

    不过即便如此,钢板上也已经留下了无数深浅不一的脚印。

    雷瑞阳发泄了几分钟,才面无表情的停下来,拿了根毛巾,一边擦着汗水,一边离开训练室。

    走到一楼客厅,正准备喝口水,外面就传来敲门声。

    他眉头微皱,过去把门打开,发现过来的是肖长明,他心中不由微微有些诧异:“老肖,你怎么来了。”

    他和肖长明关系还没到一方主动登门拜访的地步。

    虽然同为军方武者,两人彼此见面却是不多。

    军区武者部队共分为有两个大队,一是特种兵大队,以前由他负责,另一个则是异世界侦查兵大队,由肖长明负责,两人负责不同的事物,彼此间也时常互别苗头,关系自然谈不上多好。

    “过来坐坐!”肖长明说道,打量了房间的陈设,在沙发上坐下:“市里提供的房子不错,怎么不请个保姆。”

    雷瑞阳给他到了杯开水,言简意赅道:“正在找!”

    两人简单闲聊了几句,肖长明就进入正题道:“我过来是关于今天会议上的事情。”

    “早就猜到了,你是来做说客的吧。”雷瑞阳面无表情的说道,他又不是傻子,先前肖长明在会议室上打圆场,他就猜到肖长明和那个民间大武者认识。

    “说客?”肖长明眉头微皱,疑惑道。

    “你不会说和那个叫陈守义的大武者不认识吧,放心我不是那种睚眦必报的人,只要他不犯事,我不会拿他怎么样!”雷瑞阳冷淡说道,说到陈守义三个字时,他好不容易平息的怒火,就忍不住窜了上来。

    实在是太嚣张,太狂妄了。

    是什么底气,让他敢这么对一个武师进行当面挑衅,那可怜的自尊心吗?

    “认识自然是认识,不过这不是重点!”肖长明心中也有些恼怒了,自己好心过来提醒,对方竟还不领情,他站起来,冷笑道:

    “你以为,看他年轻就以为是个普通的大武者吗,可以随意拿捏吗。

    在服用神血之前,人家就已经江南省的第一人了,如今甚至可能已经是武师,最重要的是,他还只有十八岁,你好好想想。”

    说完他大步走向大门,迅速的离去。

    雷瑞阳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面沉如水!

    下一刻,他猛地一脚踢向茶几,轰的一声,玻璃茶几,瞬间粉碎,碎玻璃洒落整个客厅。

    ……

    第二天一早,陈守义小心翼翼的从床上坐起,结果才刚一动,贝壳女就忽的睁开眼睛,如梦游般翻滚了几圈,也从枕头旁坐了起来,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大大的打了个哈欠。

    “又要走了吗?”她声音细弱的问道。

    “还早,继续睡吧,放心!我去的时候,会叫你的!”陈守义无语道。

    “哦!”贝壳女又重新躺下,眼睛一闭,几秒后,细弱的鼾声,又轻轻响起。

    这几天她睡眠时间实在太少了,以前一睡就要睡个十几二十个小时,现在最多只睡个五六个小时,睡眠时间严重不足。

    陈守义穿好衣服,走到卫生间,挤了点牙膏,开始刷牙。

    他刷了一会,忽然他感觉有些不对劲,他立刻吐出白色的泡沫,发现里面竟夹杂着丝丝的血丝。

    他看的微微一怔,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以他牙龈的柔韧性,如果用钢丝刷兴许会出血,但这种尼龙软毛,就算再用力的,哪怕把毛磨光,也刷不出血来。

    他连忙用清水漱了漱口,对着镜子照了,雪白整齐的牙齿,反射着玉质的釉色光芒,只有门牙的缝隙中,渗透着丝丝的血迹。

    他用舌头舔了舔门牙,发现竟有些晃动。

    “我这几天好像也没磕到门牙啊,况且就算磕的晃动,以自然之愈的能力,估计也会迅速的修复。”陈守义心中疑惑,百思不得其解。

    他对着镜子照了许久,最后忍不住试探的捏住门牙轻轻拔了下,他敢发誓,自己根本没怎么用力,结果就被他轻易拔了出来。

    他看着还带着血迹的牙齿,目瞪口呆,不敢置信。

    这可是朝夕相伴陪了他十几年的门牙,本以为会继续陪着他一起白头偕老,共度晚年,没想到却毫无留情的先他一步而去。

    陈守义立刻又漱了漱口,吐出一口血沫,对着镜子看着缺了颗门牙的牙齿,一时都难以接受。

    他举着手中的那颗连根拔起的门牙,有些失神的想到:“这个应该还能再装上去吧?”

    ……

    “哥!”陈星月见陈守义走到餐厅,招呼道。

    陈守义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可以想象,要是一开口,被妹妹看到缺了门牙的牙齿,他的脸还往哪搁,做哥的威严也荡然无存。

    他在座位上坐下,默默吃起早饭。

    “哥,今天你怎么了,感觉怪怪的!”陈星月有些疑惑道。

    “哪里怪了?”陈守义一边吃着早饭一边低头含糊道。

    “到处都怪!”陈星月随口说了一句,也没有深究,随即转过话题,有些兴奋的说道:“哥,我看报纸上说,五天后,武道公证处就会组织一次武者考核了,你说我要不要去?”

    自从陈守义把上面奖励剩余神血留给父母和陈星月后,她的实力就飞快的进步,早已拥有武者的实力,特别是身体素质,已经远超一般武者。

    “你想报名?”陈守义闻言抬头问道。

    “是啊!”陈星月不明所以。

    “不行!”陈守义连忙否决道。

    现在已不是以前和平时期,成为武者可没想象的风光,风险太大了,而且现在市政府和军方强势,到时候一旦征召命令下来,可容不得退缩,冒险有他一个人就够了,妹妹一个女孩子还是留在家里照顾父母的好。

    更何况,他和武道公证及监察处的处长刚刚发生过冲突,要是知道对方是他妹妹,谁知道会做出什么?

    人心险恶,事关自己妹妹,他不惮于最大的恶意的进行揣测。

    “为什么,你是说危险吗?我可不怕!”陈星月气鼓鼓道,成为武者一直都是她梦想,如今却被哥哥残忍的否决了。

    陈守义也反应过来也感觉自己态度有些不对,语气一缓说道:“不是不让你去,只是你实力离武者还差得远呢,我就问你,你入静炼己身炼肉阶段完成了没?”

    “没……没有!”陈星月闻言面色一红,随即不服气的解释道:“可是我最近进步很大的,就算没有达到,也有武者的实力了。”

    “我再问你,你有多少实战经验,不要说你每天都在训练,训练和实战经验是两码事?”陈守义继续逼问道。

    陈星月气势一弱再弱了,讷讷:“这个也要考?”

    她最多也就无意中杀过一个毛贼,说起实战经验,几乎等于零。

    “唉,你还是太年轻了,了解不多,作为武者而言,身体素质可不是一切,战斗力才是根本。考核的时候可不光考身体素质,还要考实战考核!

    等什么时候,你能挡的住我一招,你就可以参加武者考核了。”

    “哼,我还不信挡不住你一招,你也就是个大武者而已。”陈星月依然还有些不服气道。

    “要不试试?”陈守义眉头一扬。

    我愚蠢的妹妹,你的情报已经过时了,哥现在可不是大武者了,而是武师,连大武者都挡不住我一招,更何况你这种新嫩的武者。

    “试试就试试!”陈星月咬牙道。

    “那好,外面就不用去了,就坐在位置上,用筷子当剑吧。”陈守义拿起一根筷子,斜睨了妹妹一眼:“准备好了没有,我开始了。”

    “准……准备好了。”陈星月忍不住咽了下口水,紧紧的握住筷子,有些紧张的说道。

    话音才刚落,陈星月就看到她哥手模糊了一下,下一瞬,一股狂风猛烈的吹拂她的脸颊,头发激烈的往后飞扬,扯得发根都有些生疼。

    等回过神来时,就看到一根筷子,离她喉咙距离十公分的位置,一动不动。

    倒不是不可以再近一点,以陈守义浑身力量控制入微的境界,想要刺哪里就能刺哪里,想要刺多深就能刺多深,误差不会超过一毫米。

    只是他也不敢保证筷子有没有附上剑芒,万一为了装逼,而刺入妹妹喉咙,那就再悔恨都不来及了。

    陈守义收回筷子,得意的一笑,露出缺了门牙的牙齿,满嘴漏风道:“怎么样,你离武者还差的远呢!”

    陈星月本来还被他哥打击的一脸颓然,这时他的牙齿,顿时忍不住噗嗤一笑,既好笑又好奇的问道:“哥,你的门牙怎么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