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二零八章:杀戮

第二零八章:杀戮

    陈守义替贝壳女洗好澡,换上新衣服,然后拿出一堆大小玻璃珠放到床上,她就开始自己数着玩,而他则苦逼的又走到卫生间,清洗她脱下的脏衣服。

    看着打上肥皂,努力搓洗了数遍,却依然还是灰一块黑一块的白色公主裙。

    陈守义眉头微皱。

    看着感觉就像雪白无暇的白雪中,多了个黑色的脚印,实在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也不知白天贝壳女干了什么?上面沾上了粘手的树浆,根本就洗不掉。

    下次出门一定要给她穿件灰的,或者黑色,这样的话再脏也看不出来。

    至于这件?

    他心中微微迟疑了一下,手一挥,裙子便准确的落到垃圾桶了。

    反正衣服还有不少,浪费一件,也没什么大不了!

    他洗了个手,把手用干毛巾擦干,走回卧室。

    这才有空进入记忆空间。

    他躺到床上,念头一动,等再次睁开眼睛,就已经在灰雾空间。

    他走到世界树前,选择今天的记忆树叶某个记忆片段,便心神投入进去。

    空间一阵变幻,陈守义就感觉自己又重新回到了会场。

    先前那一幕的场景重现。

    “陈总顾问,你似乎有不同的想法,不妨给我说说?”雷瑞阳淡淡的说道。

    “说你妈,傻逼!”

    话一说出口,陈守义就感觉从离开会议到现在,都没消散的郁气终于吐出大半了。

    他每天这么辛苦训练,努力提升实力为的是什么,为了就是某一天,他不用再忍受那些傻逼的挑衅。

    不服就干死你!

    当然现在他也只能在记忆空间中过把瘾,他的力量还无法跳出规则,让规则绕他而行。

    还未等雷瑞阳变色,其他武者也还在懵然中,陈守义脚下猛地一踩地面,楼层都微微一震,下一刻,前面的桌子就被他的身体撞得四分五裂,无数的木刺如利箭朝四周嗖嗖飞射。

    还未等在地球引力下落地,这些木刺就被一股汹涌的气浪,吹到更远处。

    一个模糊的身影,撕开空气,飞速接近。

    “你敢!”此时雷瑞阳终于反应过来,爆喝一声,脸上还犹自带不敢相信,似乎根本没想到对方竟会如此疯狂,这简直是自绝于河东市。

    他一脚挑飞主席台,重达数百斤重的红木桌,仿佛变得轻灵无物,剧烈翻滚朝陈守义砸去,同时,他身影狂暴的朝陈守义大步迈来。

    看着翻滚砸来的主席台,陈守义面色丝毫不变,他脚下如燕子抄水一般轻盈的在翻滚桌子上一点,下一刻,就一脚朝紧跟主席台而来的雷瑞阳头部凌空踢下。

    雷瑞阳似乎早等着他这一刻,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大手裹挟着狂风,迅疾如电的朝他的脚抓来。

    陈守义心中一哼,这一脚他只是佯踢,也就发挥了五六分的力。在对方手快抓住那一刹那,他脚迅速缩回,继而就以更快的速度,猛地一脚弹出。

    空气都被踢爆。

    雷瑞阳顿时勃然变色,他太轻敌了,脸皮被狂风吹得剧烈抖动,千钧一发之际,另一只手勉强挡住头部,下一刻,会议室发出一声渗人的巨大闷响。

    他整个身体都被踢飞出去,他左手已经诡异的弯折,脸上鲜血淋漓。

    身体还飞在空中,一个模糊人影,就快步追上,双手迅速抱住他左脚。

    雷瑞阳显然已经有些踢蒙了,直到被陈守义抱住,他才反应过来剧烈挣扎。

    对方可怕的力量,让陈守义感觉抱住的不是一条腿,而是一条巨蟒,双手差点被他挣开。

    然而已经迟了,陈守义猛地怒喝一声,奋起全力,猛地往地上一抡。

    轰隆一声巨响,伴随着炒豆般的骨断声,地面瞬间被他砸出一个窟窿,他手中死死抱着的大腿猛地蹬弹一下,犹如被切头的青蛙,彻底的僵直。

    这时陈守义心中一冷,拎起尸体的腿,猛地朝身后砸去。

    一个身影连忙退后:

    “陈守义,你找死!”肖长明喝道,他脸色黑沉,杀意凛然。

    看到肖长明,陈守义索性不急着退出,准备试试他的实力。

    刚才雷瑞阳显然有些大意,没发挥出真正的实力,让他根本不过瘾。

    陈守义把尸体向他猛地一砸,脚尖一点,就迅疾的冲上去。

    肖长明刚避开尸体,随即就见一个如虚影的拳头,在眼前放大,他匆忙抬起手臂,隔开对方的攻击,另一只拳头,朝陈守义头部打来。

    陈守义微微晃了下脑袋,轻易的避开,感觉着脸皮被劲风吹得一阵剧痛,身体不退反近,脚下如滑行般,猛地贴身靠近,却被早已警惕的肖长明仓促一步避开。

    两人以快打快,身影都一片模糊。

    大理石的地面,如爆炸一般,密集的炸开一个个浅坑,无数的灰尘弥漫。

    陈守义毕竟没练过什么徒手格斗,虽说一法通、百法通,但剑法和徒手格斗毕竟是不同的,他远不及对方经验丰富,

    不过配合着灵活的步伐,和快出对方大约两三成的反应能力,他还是显得游刃有余。

    只是想要几招内解决肖长明,却不是那么容易。

    更何况进攻的一方攻击路线比防守方要长,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反应能力的差距。再加上对方相当小心一心防守,一时间竟迟迟无法解决。

    越来越多军方武者朝会议台逼近。

    这时一个军方的大武者,试图从背后偷袭陈守义。

    下一刻,就被陈守义猛地一击背踢,飞入半空,伴随着骨骼鞭炮似的脆响,对方胸腔已经完全塌陷,显然已经不活了。

    以他如今的实力,大武者已经完全不够看。

    不过攻击的同时,巨大的反冲力,也让陈守义身体也难免微微一顿。

    肖长明试图抓住这个难得机会,放弃防守,一步踏前,拳头发出一声音爆的厉啸,朝陈守义脸上打来。

    陈守义眼睛被狂风吹得微微一眯,身体竟是不闪不避,头还未等拳头击中,刚刚还踢飞那个军方大武者的右脚,就鬼魅般抬起。

    下一刻,脚尖就重重的踢中的下巴,擦咔一声,肖长明的下巴彻底粉碎。

    与此同时,巨大的冲击力,让他头部猛地后仰,颈椎骨立刻折断,尸体凌空翻滚了几圈,重重摔落在地。

    陈守义没有再和越来越多的军方武者纠缠,迅速的退去记忆空间。

    ……

    “真是太爽了!”躺在床上的陈守义睁开眼睛,一脸兴奋。

    这种无所顾忌,不用担心任何后果,只需尽情享受的战斗,实在让他感觉痛快淋漓。

    整场战斗总共消耗十秒不到,其中两秒就浪费在装逼上了。

    不过没有装逼,蒙头就打,还有什么意思?

    完全就像没加酱油和葱花的豆浆,是根本没有灵魂的!

    哪怕是在虚拟的记忆空间中,而不是现实,没有装逼,同样感觉寡淡无味。

    他激动了一阵,就渐渐冷静下来。

    “看来我已经有武师的实力了。”

    “战斗是衡量实力最好的标尺,能击杀武师的,自然拥有武师的实力,若是先前的我能找到剑的话,恐怕会解决的更加干净利落。”

    不过他能感觉到这还不是他们还没发挥出真正实力,这两人战斗时力量刚猛有余,却失之细腻,动作之间有着微不可察的生涩,连一个资深武者都不如,这显然是力量暴增太多的后遗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实力估计还会增长。

    不过也没什么可畏惧的。

    陈守义眼睛微微一眯:“再强大一些又能怎么样,只是一剑和几剑的区别,更何况再过大约二十天,我的炼体三十六就可以再次优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