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二零七章:耳聋

第二零七章:耳聋

    自从原武道公证及风纪监察处处长方胜杰被万神会杀害后不久,世界就迎来异变,再加上接下来一连串焦头烂额事情,导致新的处长迟迟没有就位,部门工作也处于半停摆状态。

    武者考核长时间中断,监察武者风纪的职能,也变得形同虚设。

    如今关于武者的处罚才过去没几天,崔子文的死,对武者的震慑还未消失。

    上面就任命一个来自军方的新晋武师为新处长,除了想把这两方面工作重新组织起来之外,对他们这些自由散漫的武者,心中显然也已经不满。

    他心中暗暗沉吟,可以预料这个部门以后将变得更加强势,手腕也更加强硬。

    不过对他应该没有多少影响,他一向遵纪守法,对方怎么也管不到他。

    “雷处长要不你来说几句?”市里的一号露出亲切的笑意说道。

    雷瑞阳点了点头:“好的!”

    随即扫了众人一眼,开口道:

    “自我介绍,我就不做了,刚才一号已经介绍过了,我只说三点。”

    他声音洪亮刚硬,在会议中清晰可闻。

    陈守义听说话的声音就知道,对方显然是个强势的人物。

    “第一点,我之前是军人,我对武者的要求只有一个,就是纪律,遵纪守法,无条件服从上面的命令。”

    会议室顿时开始出现嘈杂的响声,虽然大部分武者不会去犯罪,也没有过违抗过上面这种命令,但这种居高临下的说话态度,实在太霸道了,令人很不舒服。

    雷瑞阳冷冷的扫了一眼民间武者的区域,会议室顿时迅速的安静下来。

    “第二点,所有武者包括大武者,必须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封闭式军事训练,时间暂定为下星期,具体时间到时候会另行通知!”

    这次连陈守义都眉头微皱,脸色也变得阴沉下来。

    他倒不是对军训有意见,一个月也不怎么长,忍一忍就过去了,关键是封闭式军训,到时候贝壳女怎么办?

    难道交给妹妹照顾?

    那一个月后,贝壳女还认自己吗,到时候恐怕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以贝壳女的节操,面对金钱炮弹,分分钟就被人拐走了。

    下一刻,他就隐隐感觉有目光落在他身上,他抬起头来,就见雷瑞阳一双如鹰隼般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他。

    “陈总顾问,你似乎有不同的想法,不妨给我说说?”雷瑞阳语气淡淡的说道。

    这话一出,会议室突然变得无比安静,气氛凝沉,无数的目光纷纷朝这边看来,不仅有民间武者,还有大量军方武者。

    陈守义心中泛起一丝冷意,一股邪火顿时压抑腾地直往上窜。

    新官上任三把火,他能理解,但这种拿自己来当众立威啊,当踏脚石,真是佛都有火,真当自己是泥捏的了,他冷冷的说道:“不好意思,我没听清,麻烦你再重复一遍,你在说什么?”

    雷瑞阳脸上的咬肌一鼓,眼中怒意一闪而逝。他对于民间武者纪律散漫一向看不上眼,这次从军队退役担任武道公证及风纪检查处的处长,就是想扭转这种风气。

    对于武者的抵触,他早就有心理准备,本想在会议室拿捏一下那个年轻的民间大武者,尽快竖立自己的权威,没想到却碰到了刺头。

    不过在军队,这刺头见得多了,他专治各种刺头:“看来陈总顾问,耳朵有些问题啊?”

    “对不起,你刚才有说话吗?”陈守义装作疑惑道。

    民间武者区域突然传来一声突兀的笑声,仿佛是一个信号,整个民间武者区域顿时哄堂大笑。

    雷瑞阳被气得牙根紧咬,七窍生烟,脸上乌云密布,他手怒指着陈守义:“你他妈……”

    旁边一号,闻言顿时听得眉头微皱,这脾气有些太火爆了吧。

    “好了,雷处长,陈总顾,大家少说几句,继续开会吧!”肖长明突然打圆场道,暗暗使了个眼色。

    作为亲眼见过陈守义实力的人,他清楚对方的强大。

    那次探索虫巢的任务对方给他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就算现在的他,对上当时的陈守义他估计着也没多少把握,更何况,两次神血服用下来,对方实力肯定已经更强。

    而雷瑞阳的实力,也就比他稍强一些。

    当然,这也是他们两人一身暴增的实力现在还未完全适应的缘故,缺少磨合,就像平时只习惯操作拖拉机的人,突然去开跑车,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发挥出全部的性能。

    他相信再过一段时间,就完全不同。

    雷瑞阳没看明白肖长明的眼色,不过经过这么一打岔,他也清醒过来,暗暗感觉自己有些失态,自从实力暴涨后,他就变得易燥,易怒,怒火一点就来,有时候根本无法控制。

    他冷冷的看了陈守义一眼,强忍着怒火,收回目光:“对于某些无组织无纪律的大武者,我今天就不说了,崔子文的前车之鉴不远,希望好自为之!”

    陈守义听得脸色阴沉,却也没再开口挑衅,倒不是怕了他了,而是毕竟这是会议室,市里的一号领导也在,闹得太过分就不好了。

    “我继续说最后一点,现在江南省已经在向上面申请大武者考核点,相信不用多久,河东市就能独自进行大武者考核了,我话说完了!”

    只是应该一气呵成的新官上任三把火,经过这一波折,变得大打折扣。

    一号笑道:“军人的风格就是严厉风行,干脆利落,那就散会吧!”

    ……

    所有武者鱼贯而出,民间和军方两边泾渭分明。

    “你有些太冲动了!”秦柳源说道:“我看这人,不是气量大的人。”

    陈守义一边对向他热情招呼的武者,不停点头致意,显然今天他的行为,已经在民间武者中形成不小的威望,一边无所谓的说道:“我一不犯事,二对上面的命令一向服从,他能奈我何,我们和武道公证及监察处可没有上下级的统属关系。”

    事实上,他感觉自己已经足够克制和退让了,甚至不惜装傻充愣,换成他以前的暴脾气,早已破口怒怼了,没想到对方脾气比他还火爆,一句话就把激怒了。

    真当自己成为武师,就高高在上了?

    “你还是太年轻了,不知人心的险恶。”秦柳源摇了摇头说道。

    不一会,宋洁莹也走过来安慰了几句,说的和秦柳源大同小异,搞得他好像就要完蛋似得。

    他随着一群武者走出大楼,郁闷呼出一口浊气。

    草!

    “我先走一步!”他推出自行车,和秦柳源等人告别后,脚下一蹬,自行车顿时如离弦之箭,飞快而去。

    此时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进入记忆空间试试对方的实力。

    看看对方到底有什么底气,这么狂妄。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