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二零六章:新处长

第二零六章:新处长

    陈守义站在安全区外的一处小山顶上,双手化圆,空气中仿佛有一丝无形的力量,正被牵引下来,融入自身。 .

    微风吹着旁边的树叶,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遥远处的公路上还传来蒸汽卡车的有节奏的机械运行声,灰尘在眼前缓缓的飘舞,他甚至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以及血液在血管中流动的细响。

    几分钟后,他缓缓的结束动作。

    无形的力量,顿时顷刻消散。

    他呼呼喘气,身上热汗淋漓,身体晃了晃,差点站立不稳。

    他打开属性面板,扫了一眼。

    “力量总算增加了0.1点,达到15.1。”陈守义心中暗道。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差点以为二次优化版的炼体三十六式,已经对他没效果了。

    这三天来,他每天除了睡觉和吃饭补充消耗外,所有时间,都放在高强度的训练上。

    这种训练强度是恐怖的,到了武者这种层次,一招一式都能调动全身大部分肌肉参与运动,攻击时爆发性极强,与之相应的,就是耐力不足。

    战斗风格激烈短促,电光火石。

    如果把体力的消耗比作倒水,常人发力模式,是以涓涓细流的缓缓倒下,那么武者就是直接把水泼出去,即便水再多,也经不住这样的泼洒。

    常人打架的话,可以打个几分钟,甚至十几分钟。

    换成武者,一分钟就已经到极限。

    特别是这种高强度的发力,近乎魔道,对身体损伤极大,战斗的时间稍稍一长,肌肉就会出现各种拉伤撕裂,腑都要受到影响。

    很少有武者能顺利的进阶到大武者,除了天赋和勤奋外,很多武者还没到这种地步,身体就已经七劳五伤,犹如一台到处都是修修补补的机器,看着身强体壮,一旦过了壮年,就会迅速衰老,寿命往往比常人更短。

    至于三天不间断的高强度训练,换成其他大武者,哪怕是武师,浑身肌肉纤维都要根根寸断,内脏震碎。

    只有陈守义,有着自然之愈的能力在,才能支撑下来。

    像什么肌肉拉伤撕裂什么,对他而言根本不存在。

    犹如金属疲劳折断,折断金属的不是最后一次动作,而是从第一次就开始就已经逐渐积累损伤的一样。

    人体的肌肉拉伤撕裂也同样如此,而强大的自然之愈,让这些细微到人体根本感觉不到的损伤,在还未逐步积累到爆发之前,就已经彻底的修复了。

    陈守义摸了把脸上的汗,看了看天色,发现太阳已经逐渐西斜,就准备返回。

    他把身上的破衣服扯碎,擦了擦身上汗迹,从背包里重新取出一套衣服换好。又把战弓拆卸,装入背包,大声喊了一声:“回去了!”

    很快一个小小的身影,就从三四十米远外的小树洞里钻出来,小跑朝这边奔跑,很快,就迅速的攀上陈守义的肩膀上。

    他瞥了贝壳女一眼,她小脸脏兮兮,裙子上满是污渍,上面沾着细碎的枯叶以及腐烂的木屑,手上还各自抓着一只肥嘟嘟的小肉虫,也不知在哪里找到的。

    又要给她洗衣服了,陈守义暗道。

    这几天她算是彻底玩疯了,这三天来,她每天作息时间已经完全变得跟陈守义一样,最多也就睡个五六小时,竟然一点都不知道困。

    “把手上的虫子扔掉!”

    “哦!”贝壳女乖巧的应了一声,毫无留恋的把两只已经被她折腾的半死不活虫子,扔到远处。

    “这是两只好虫子,它们都不咬人的!”扔完后贝壳女还解释了一句。

    陈守义闻言,脚下一个不稳,差点踉跄了一下。

    好虫子怎么了,好虫子就能任你欺负吗?

    ……

    夕阳渐渐西斜,远处一片通红的晚霞。

    一走到山下,陈守义就把肩上的贝壳女抓过来,用手指轻轻的擦了擦她满是灰尘的脏脸,又掸去身上的枯叶和木屑,便把她塞入外套的内衬口袋中。

    公路已经恢复以往的繁忙,一辆辆载重蒸汽卡车川流不息,两边的工厂,也变得更加密集。河东市正在从战争的创伤中,一点一滴的恢复。

    ……

    陈守义回到家,刚吃过晚饭,他就被一个市政府的一个工作人员叫去参加会议。

    他在停车场放好自行车和工作人员,一起走向市政府大楼。

    当初为了对付蛮神而砸碎的大楼玻璃墙早已经装好,连两个卡车自爆炸出的大坑,也已经掩埋,整个广场都重新用水泥浇筑了一遍。

    陈守义发现原本躺着神尸的地方,已经拉上的警戒线并放置了禁止进入的警戒牌。

    两人快步朝那里接近。

    许是他看的久了,现实忽然被剥离开来,远处的建筑逐渐模糊,他看到无数如触手一般的黑雾,从地面升起,张牙舞爪的朝他抓来,仿佛要把他拖入地狱,隐约中一个淡淡的扭曲的虚影悬浮在黑雾的上方,凶戾的咆哮。

    “陈总顾,陈总顾,请这边走……”

    声音似乎若有若无,仿佛从遥远处传来,陈守义晃了晃脑袋,幻觉迅速退去,他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的站在警戒线附近。

    “你刚才没感觉到吗?”

    “陈总顾,你在说什么?”工作人员一脸疑惑道。

    “哦,没什么?”陈守义说道。

    “是因为我感知比普通人敏锐,所以中招,还是说是上次中了蛮神诅咒的影响?不过既然已经拉上的警戒线,这里最近显然是发生过什么怪事!”陈守义若有所思。

    在进入市政府大楼前,他又回头看一眼身后,转而也不在多想,快步走入市政府大楼。

    等走到大会议室,发现里面来了不少身穿军装的军人,看气质都是武者,数量约有两三百人,远超在安全区的民间武者,两批人各自坐在一边,泾渭分明,气氛似乎有些微妙。

    他在前排落座,秦柳源早已经到了。

    陈守义小声打探道:“什么情况?”

    “我也不清楚!”秦柳源摇了摇头,低声说道。

    等了将近一刻钟,所有武者都陆续抵达,没过多久,市里的一号和一位身穿便服看着三十岁不到的青年,坐上主席台上,开始主持会议。

    陈守义注意那青年坐姿笔挺,显然也是一位军人,也不知道什么身份。

    “这次抵抗异世界的入侵战争中,整个河东市士兵牺牲人数超过两万五万人,武者牺牲一百多人,平民死亡人数无法统计,并给河东市造成了严重的灾难和巨量的损失……”

    会议总结和这次战争的损失和伤亡,和经验教训,话题一转,就说到了武者的问题:

    “我再重申一遍,现在已经不是和平时期,对于一些无视纪律,任意妄为的武者,我们将毫无容情进行严惩,当然大多数武者还是好的,有些也是一时冲动,我们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这是只是小惩大诫,轻轻放过,希望各位以后引以为戒。”

    会议的最后,市一号和那青年示意了一下,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现在我来介绍一下我身旁的这位,这位是雷处长,雷正阳,是我们江南省第一个成为武师的强者,来自驻河东市部队。根据省常委会决定,正式任命雷瑞阳同志为武道公证及风纪检查处处长。”

    雷瑞阳站了起来,面色冷肃的点头向四周示意了下,重新笔挺坐下。

    军方那边的武者激烈的鼓掌,很快民间的武者也开始鼓掌,但比起军方那边如雷般的掌声,民间武者就明显敷衍了许多。

    陈守义拍着手掌,心中思绪翻滚。

    他忍不住看向坐在左侧,先前同为军方大武者的肖长明,见他嘴角带笑容,丝毫不以为意,莫非连他也已经提升到了武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