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二零四章:强势

第二零四章:强势

    等白晓玲和一群特警离去后,陈守义就拿着手提箱带回卧室。

    打开后细细看了一会,神血和神髓很好分辨,神血清澈中带着一种淡淡的金红色,神髓则是透明无色,彼此都散发着微弱的光辉。

    但比上次完成虫巢任务的获得那些,这批光芒明显要暗淡很多,显然就质量上而言要远远不如,好在量很足,相比上次总共也就三四毫升的分量,这里光光一管则有三十毫升,总共有二十管之多。

    当然比起那个蛮神庞大的体型,他分得的这些神血显的有些微不足道,总共半升多一点。

    他猜测这些神血神髓绝大部分应该都分配给军方了,不过这也没什么好在意的,这本来就是情理之中,这次战争中军方的贡献和牺牲是最大了,死伤无数。而自己这些武者,除了在最后关头牵制了下蛮神外,本身贡献就有限。

    恐怕这次战后,军队的武者将会几何倍数的增加,比市政府管辖的武者都要多了,甚至还会多出几个大武者!”

    他取出一管神血,去掉上面的蜂蜡。

    “啵”的一声!

    他拔开软木塞,然后坐到床上,心中微微犹豫了下,想着应该也没什么危险,便一饮而尽。

    他静静的等待着,很快一股热意从胃部散开,迅速扩散到四梢。

    咦,好像根本没多少效果。

    除了浑身发热和些微的愉悦感外,就再没什么异样的反应,更不用说像上次服用的那样神智都出现断片的感觉。

    难道量还太少?

    他站起来取来一管,拔开瓶塞,灌入嘴里。

    结果同样如此。

    他一连喝了三管,打开属性面板,发现所有属性竟都纹丝不动,倒是浑身精力满溢,精神亢奋。

    感觉就像喝了几管味道古怪的兴奋剂一样。

    “难道我的身体已经强到这种低等级的神血无法改造我的身体,还是说,服用了较高等级神血后已经对低等级神血产生了类似的耐药性,总感觉这些神血好像少了些什么?”他心中疑惑道。

    他不再暴殄天物浪费剩余的神血,换了一瓶神髓,准备看看这些脊髓提取液,是否有效果。

    他打开瓶塞后,一饮而尽。

    稍稍等待了下,发现感觉效果依然大同小异,他又连续服了三管,打开属性面板一看,这次倒是发现属性出现提升了,提升的是智力,增加了零点一点。

    他原本有些失望的心情,不由一振。

    事实上,对于其他肉体属性是否提升,陈守义并没有多少在意。

    有自然好,没有也无所谓,毕竟相比其他实力无法寸进的人,他还可以通过练习炼体三十六式进行提升,最多消耗点时间罢了。

    更何况如今,距离第四次优化炼体三十六的时间已经遥遥在望,最多不过一个月,到时候实力肯定会出现以前那样飞速增长期。

    唯有智力,是他炼体三十六锻炼不到的地方,每提升零点一点都弥补珍贵。

    “恩,妹妹智商已经够高了,显然是用不着的,至于爸、妈……呃,还是笨一点好,服用神血,身体康健,就足够了。”

    他思维如电,心中迅速做好思想建设,心安理得的把剩余的七管神髓,一一灌入嘴中。

    等服用完最后一管后,智力终于如愿以偿的艰难的提升到14.4。

    这时陈守义耳朵敏锐的听到,公文包传来细微的动静,仿佛有猫爪子在拼命抓挠一样。

    这不是才刚刚熟睡吗?

    ……

    下午的时候,一名军方的少校过来登门拜访。

    两人在书房谈了一会,说是执行一个特殊任务,击杀某个危险的罪犯,言语中充满着暗示,表示一旦完成任务,市政府将着重培养,更重资源倾斜,甚至神血的份额也会加倍。

    但当陈守义问起具体目标,对方却又含糊其辞,说是为了避免惊动对方,需要保密,除非同意,否则不能透露分毫。

    一开始陈守义还一头雾水,什么罪犯需要一个大武者出动?

    但很快想起如今河东市对拒绝征召武者的处理,还没有任何动静,心中有所猜测,连忙委婉的拒绝,他目送着那名少校一脸失望的离开,心中微微发寒。

    他不是杀手,更不是某些人的工具。

    也许市里和军方想要杀鸡儆猴,震慑那些逃避征召的武者。

    但怕死可耻吗?又有多少人能扪心自问,自己完全不怕死。

    自古艰难唯一死!

    也许有些人为了某种信念能做到,但至少他做不到。

    有一点他还是料错了,获得了神血后,河东市或者军方显然变得强势了许多,哪怕他和秦柳源这两个大武者不出手,崔子文这次恐怕也凶多吉少。

    ……

    第二天一早。

    报亭外排着长队,这种在异变前很难看到的景象,如今已经司空见惯。

    陈守义足足等了几分钟,才终于轮到他。

    “给我份河东日报!”

    “一块钱!”

    陈守义递过钱,接过报纸,站在旁边,抖开一看。

    头版上第一条,就写着关于武者违反战时纪律拒绝征召的处置通知。他一目十行,看到其中一行时,他面色微微凝重。

    “其中首犯崔子文,在逮捕时激烈反抗,被最终击杀。”

    虽然他已经有所预料,但真正看到时,依然感觉震撼,心中沉甸甸的,有些压抑,同情算不上,最多算是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他细细看了一遍,过了良久才叹息一声。

    除了崔子文外被击杀外,其余武者都被轻轻揭过,主要经济上的惩罚,并进行警告处分。

    不过后者对武者而言,无关痛痒,武者又不是体制内人员,既不会升职,又不会评级,同样也不会加薪,就算有等级,也只关乎自身实力,而不是各自表现。

    唯一可称得上痛处的就是前者了。

    罚没当月的武者工资和津贴,并连续半年扣罚国家、省、市的武者津贴。

    这种惩罚不算重,也不算轻,显然省市政府的态度,还是以维稳为主,诛杀首恶,算是震慑,并不想大动干戈。

    也许这几天会有更多的武者陆续离开河东市。

    不过河东市估计也不会在意,有了神血,河东市将会培养出更多并服从纪律的武者,甚至大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