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二零三章:奖励

第二零三章:奖励

    时间一连过去了数天,在安全区滞留的难民并没有减少,反而在逐渐增加,整个安全区到处都是等待安置和招工的难民。

    虽然整个安全区都在大兴土木,工厂每隔数天,都会新增一家,但奈何僧多粥少。

    战争的结束,并没有让河东市的形势出现好转,反而正在持续的恶化。

    但对陈守义而言,生活已经彻底平静下来。

    连续几晚的通宵练箭,他已经把原本的粗糙箭术动作彻底的更正过来,如今剩下的就是反复的练习了,不断熟练提升射速。

    不过,这就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完成的。

    今天他不打算再出去,准备休息一天。

    晚上,陈守义洗完澡后,穿着一件薄薄的内衣半躺在床上,拿着一本异世界蛮人部落的基本风俗,慢慢的翻阅。

    蛮人部落大小的不同,区域的不同,文明程度也略有差别。

    像一些小部落,文明落后的堪比猿人,以狩猎和采集为生,基本没发展出物质文明。

    但大部落特别是信仰神明的大部落,文明程度往往较高,从某种程度上,神的存在,促进了文明的发展。

    一些文明可以甚至比拟大夏国的商周时代,他们不再以狩猎采集为主,已经发展出畜牧和耕种,学会了纺织和制造器物,以及建造建筑,并形成国家的雏形。

    先前入侵河东市的蛮人,显然就属于这种。

    至于有没有更发达的文明,人类暂时还没发现,不过书的作者也对此抱着乐观的态度,神秘之力的存在,虽然严重的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但超凡能力的应用和发展,也许可以走出另外一条有别与人类的灿烂道路。

    ……

    旁边的贝壳女神色恹恹的玩了一会水晶球,看了旁边躺着的巨人一眼,抓住他的衣服,翻身爬到他的腹部,用力的跳了跳,以示自己的不满:“好巨人,今天真的不出去了吗?”

    “不出去了,休息一天!”

    “为什么要休息呢,我一点都不累啊!”贝壳女不满的大声道。

    陈守义瞥了一眼一脸欲求不满的贝壳女,你一直坐在我肩上,最多也就大呼小叫几句,当然不累了,累的可是我,你知道持续拉个数小时的强弓,有多辛苦吗?

    要不是自己有自然之愈在,每次肌肉轻微受伤都会迅速愈合,手臂肌肉都要根根断裂了。

    “乖,明天再去!”陈守义安慰道。

    “不行!我不乖!我要去杀坏老鼠,我要去杀凶恶的大鸟。”贝壳女不满的在他腹部蹦蹦跳跳。

    “是我杀的!你一个都没打死。”陈守义认真纠正道。

    贝壳女面色一窒,连忙说道:“但那都是我发现的。”

    “你发现有用吗,你能打死一只老鼠吗?”陈守义斜睨了一眼,贝壳女那只有十四五公分的高的小身板,鄙视道。

    贝壳女闻言脸色憋得通红,扭扭捏捏半天,才撇过头,恼羞成怒道:“坏巨人,我不理你!”

    说着又愤愤的在肚子上用力的跳。

    陈守义看了一眼这小不点,邪恶的一笑,趁着她跳落的瞬间,腹部恶趣味的一缩一鼓,贝壳女身体顿时被高高弹起,吓得连连尖叫,但很快她就兴奋起来。

    “真好玩,好巨人再来!”

    陈守义哼哼一声,等她刚落到腹部,他腹部又再次一鼓,如玩蹦蹦床上,贝壳女顿时又尖叫着,如弹簧一般高高弹起。

    “好巨人,我还要更高,越高越好。”

    “行!”陈守义干脆的说道。

    这次他用的力量更大,腹部猛地一鼓,等贝壳女如一支离弦之箭飞快的弹飞出去的时候,陈守义就立刻感觉不对。

    果然下一刻,贝壳女就撞到天花板,发出一声轻微的闷响,她痛呼了一声,如一支中枪的麻雀,直直摔落下来。

    陈守义额头惊出了一丝细汗,连忙伸手把她抓住,放到手掌上。

    “你没事吧?”陈守义一脸干笑着问道。

    贝壳女捂着头,痛的眼泪在眼眶打转,她嘴巴瘪了瘪,很快呜哇一声,委屈的嚎啕大哭:

    “坏……巨人,我弄得我……痛死了,一点都不好玩。”

    “好好好,是我的错!”陈守义自知理亏,果断道歉道。

    贝壳女委屈的抽噎道:“那……我要……奖励!”

    “行,没问题!”陈守义答应道。

    “我要大大宝石!”贝壳女闻言立刻擦了擦泪水,神奇就止住了,双眼红红的大声说道。

    “可以!”

    “我要一一……一一颗!”贝壳女连续说了一大串一。

    陈守义都懒得数了,你这是碰瓷的吧?

    “只有一颗!”陈守义果断拒绝道,这个口子可不能开,多了就贬值了。

    贝壳女泫然若泣,眼看又要开始哭起来。

    “两颗,只能给你两颗!”陈守义连忙说道。

    贝壳女闻言喜笑颜开,此时什么眼泪啊,什么痛啊都被她完全抛之脑后,她兴奋的在他腹部跳了几下,大声道:“好巨人,我们再玩这种游戏吧。”

    “不玩了,自己去玩去。”陈守义连忙拒绝。

    我可玩不起,再碰到的话,我就要破产了,陈守义心中腹诽。

    ……

    第二天一早,陈守义洗漱完毕,走到客厅发现白晓玲来了。

    “这是您这个月的工资条。”

    终于发工资了吗,他心中闪过一丝喜色。他上月的工资早就用光了,浑身下上也就剩两千多块钱,这些日子都过的紧巴巴的,连练箭时射出的箭,能找回的,都要一一收回,再不敢大肆挥霍。

    陈守义接过后扫了一眼,发现竟有五百六十五万,其中六十五万是国家、省、市的武者津贴以及工资,另外五百万则是任务的奖金。

    他心中若有所思:“这笔奖金数额巨大,显然是前几天征召的补偿。”

    “钱已经打到存折上,随时都可以去安全区的新城市银行提取!”白晓玲说道,心中羡慕,她的每月的工资连他零头都没有!

    零头的十分之一都没有!

    陈守义知道新城市银行,这是市政府在最近开设的唯一一家营业的银行,只服务于安全区内,可惜如今民众早已被搞怕了,根本没人敢存款。

    陈守义也不放心,还是把现金放在家里安全。

    “另外还有份东西,需要您确认签收一下!”白晓玲又继续道,然后把一个铝合金的手提箱,以及一份文件和笔递了过去。

    陈守义有些疑惑的接过手提箱,撕掉上面的封条,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是二十支三十毫升装的透明试剂,看着这些带着微弱荧光的试剂,他心中已经有所猜测,拿起物品说明书,扫了一眼。

    心中暗道果然!

    里面分别是十支神髓药剂和十支神血药剂。

    陈守义把手提箱锁上,拿过签收文件扫了一眼,确认道:“一定要签名吗。”

    “一定要!”

    “真是麻烦!”陈守义低声自语了一声,只好一脸无奈的拿起笔签上自己狗爬似的大名。

    白晓玲暗暗瞥了一眼,脸色紧绷,她受过严格的训练,不该笑的时候,是绝对不会笑的,哪怕真的很好笑。

    一个强大的令人敬畏大武者,写出字简直就像小孩子涂鸦一样,她在幼儿园时,写的字就比他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