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二零二章:出走

第二零二章:出走

    一个小时后,车开到安全区。

    陈守义和一帮武者陆续下车,却奇怪的发现路上的行人,都在抬头看着天空。

    陈守义下意识的看去,只是一看,他顿时如石化般一动不动。

    这是一支数量为三艘的巨型飞艇舰队,先前进入战场五艘飞艇,和它比起来,简直就像婴儿面对壮汉,这些飞艇飞在七八百米的低空,表面是天蓝色的涂装,呈现流线的卵型,给人强烈的科技美感。

    每一艘飞艇的下方可以清晰的看到三大五小共八个发射口以及已经已经装载了航弹的投弹舱,两侧则各自装置着五座多管密集阵,至于上方,同样拥有大量的密集阵,用于防御空中的危险。

    这种飞艇陈守义曾在网络上的图片看过,这是三艘核动力战略装甲飞艇,在异变前就已经初步列装到战略部队。

    它长足有四百多米,最宽达到一百米,自重六千五百吨,载重量高达一千吨。

    是当之无愧庞然大物,天空中的航母!

    它本身就是一个移动的核武库,是人类当今威慑异世界最强大力量,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三大五小发射口,就是采用蒸汽高压弹射的各个型号的核弹发射口。

    陈守义看的心中震撼莫名。

    任何人看到这种武装到牙齿的庞然大物,心灵都会受到强烈冲击,若是再想到它携带的毁天灭地的力量,只要愿意,可以轻易的摧毁河东市,灭绝一切,那就足以令人敬畏。

    特别是飞艇的前吻,那红黑相间的巨型核警告标志,在人类心中已经和末日等同。

    可惜以如今的科技退化程度,估计短时间已无法制造这样的震撼的巨物。

    这些核动力战略装甲飞艇并没有在安全区降落,而且这里也没有条件和空间供这种庞然大物降落。

    这些巨型飞艇在安全区外侧飞过后,便径直朝远处飞去。

    “这是上面过来支援的部队吗?”旁边的宋洁莹回过神来,说道。

    “应该是!”陈守义有些后怕的说道:“幸好解决了那个蛮神,否则还不知会怎么样?”

    虽然他也清楚,就算投射核弹,估计也只会一枚小当量的微型核弹,杀伤半径算上辐射也不会超过一两公里,但因此给民众带来的恐慌,恐怕整个河东市都将变得空无一人,化为一座死城。

    ……

    “爸、妈!我回来了,我先去洗个澡。”陈守义走回家,和在客厅的父母招呼一声,就快步走向楼梯。

    陈父和陈母看着他背弓提剑衣衫破烂,一副从难民营出来的样子感觉有些奇怪,但还没开口问,他就已经快步走到楼上了。

    今天出发前,陈守义就根本没跟父母提起,以至于陈父和陈母丝毫不知道,他刚从危险战场回来。

    “这孩子,我还没问,吃过饭了没?”陈母在他背后埋怨了一声。

    ……

    陈守义回到卧室,把身上的武器取下,又把已经成为布条的衣服裤子扯碎,扔到垃圾桶里,至于鞋子,早就在战场上,被他甩掉了。

    他走到卫生间,打开喷头,好好洗了个澡,清理掉身上的尘土和星星点点的血迹。

    他重新换上一身衣服,把自己重重的摔在床上,长呼一口气,浑身都轻松下来。

    终于结束了!

    只有经历了死亡和战争,才能感觉到和平的宝贵。

    心中一放松下来,他眼皮就越来越重,很快就沉沉的睡去,这一觉足足睡了三个小时,直到晚饭前,才被妹妹叫醒。

    晚饭的时候,陈星月兴奋的问道:“哥,下午的时候,那三艘飞艇你有看到吗?”

    “看到了!”陈守义一边吃饭一边含糊的说道。

    “好大哦,真怕它核弹投下来!”陈星月说道。

    陈母闻言训斥了一句:“好端端的投核弹干什么?不要尽说些有的没的,吃饭!”

    陈星月吐了吐舌头,过了一会又问道:“听人说,今天成安区的蛮人都已经被消灭了,死了好多人,哥你有没有去?”

    陈守义飞快的瞥了妹妹一眼,你这是想害我吧?

    见父母都看过来,陈守义连忙道:“我去干什么,就算大武者在战场,作用也不比一个普通士兵好不了多少。”

    好在陈星月只是单纯的问问,算是糊弄过去了。

    ……

    夜晚陈守义把兴奋的贝壳女塞到怀里,离开别墅。

    夜色如水,静悄悄的。

    异变后,人的生活节奏的渐渐变成日落而息,日出而作,城市丰富的夜生活早已成为记忆,不过八点钟,路上已经没有一个行人。

    虽然像陈守义一家已经用上汽油灯,但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这种灯依然是一种奢侈品,每月产量有限,大部分人夜间照明用的还是蜡烛或者油灯。

    陈守义走到街上快步的走着,刚走到一个小区门口,就见一个黑衣黑裤的人影,一手提剑,一手拎着一个行李箱,从小区走了出来。

    黑衣人微微一愣,等看清陈守义的面容,顿时就面色一变,结结巴巴道:“陈……陈总顾!”

    “你认识我?”陈守义讶然道。

    “认识,前不久市长开会时,就远远见过你一面!”黑衣人一脸恭敬道。

    陈守义神色微霁,看着他提着的一大包行李,好奇道:“你这是?”

    “河东市我不想待了,准备离开这里,回老家!”黑衣人见陈守义态度还和善,也没隐瞒,坦然道。

    陈守义心思一转,顿时了然,这显然是一个拒绝征召的,估计听到了什么风声,准备离开吧!

    他也没揭破:“那就快走吧,注意安全。”

    “谢谢陈总顾,那我先走了。”黑衣人一脸感激道,松了口气,随即快步离开。

    ……

    陈守义站在原地,看着黑衣人,消失在远处,心中若有所思。

    武者不像平民,选择更多,生存能力更强,更能抵抗危险,无论在哪里都能很好的活下来。

    特别是如今通讯中断,国家的统治力也变得极其薄弱,在河东市待不下去,根本不需要出省,哪怕去附近城市,当地的政府对新来的武者都会双手欢迎,到了武者这个层次,已经不再是政府选择武者,而是武者选择政府。

    这次拒绝的征召武者,如果惩罚太严厉的话,恐怕大批的武者都会出走,甚至连一些原本服从征召的武者,也会离开河东市,而且无法阻止。

    但若是轻描淡写的揭过的话,其余武者恐怕也难心服。

    摆在省市政府面前的几乎是两难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