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二零一章:心不平

第二零一章:心不平

    正面战争不到一小时,就已经结束。

    完全没有拉网搜山,等士兵和武者全部一两公里后,五艘长约七八十米的巨型飞艇,飞在数百米的低空,慢慢朝云山接近,然后投下大量的凝固汽油弹。

    如今河东市重型武器已经不多,唯一的十几门火炮,还是用大量散落的零件,炮管,拼拼凑凑,连夜组装起来的,但炮弹却是丝毫不缺。

    大夏国这近二十年时刻准备打战的准战备状态,让军火库里的炮弹堆积如山。

    陈守义注意到这些飞艇的投弹的准度并不高,不少凝固汽油弹都落在山脚下,其中一颗甚至落在一栋大楼上,整栋大楼上层都被火焰吞没,所幸周围的大楼,里面早已空无一人。

    陈守义心道,怪不得这些飞艇在战斗时,一直没有出动。

    若是战斗时,突然几颗凝固汽油弹落在队伍中,战争恐怕也没法打了,士气都将崩溃。

    不过好在大部分还是准确的落到云山上。

    云山上火焰伴随有毒的浓烟迅速蔓延,冲天而起,不时有蛮人浑身燃烧着火焰,惨叫着从躲藏的树林窜出来,仓惶的奔跑,但没几百米,就倒在地上,身体剧烈翻滚。

    显然不是每个蛮人都是抛开世俗的一切的羁绊心中只有神明的狂信徒,也不是每个蛮人都能真正无惧死亡,不少蛮人并没有随着其他蛮人冲下来,而是奔跑的途中,往山林一钻,躲藏起来。

    半小时后,整个云山都在熊熊燃烧,浓烟滚滚。

    ……

    回去的路上。

    气氛有些压抑。

    来时车上还共有武者十八人,回来时已经只剩下十六人,两名武者已经在战斗时牺牲。

    陈守义坐在汽车,拉开蒙布的一侧,侧身看去。

    战争虽然胜利了,整个城市依然一片萧索,路上没有一个行人,两边建筑的玻璃也大量粉碎,几只眼睛发绿流浪狗,在路边狂吠着争抢着半截血迹发黑手臂,撕咬着白骨都露了出来。

    听到蒸汽卡车隆隆巨响,这些流浪狗呜咽了一声,夹着尾巴,迅速逃散。

    “这次事情后,整个河东市都要萧条起来了,市区估计都已经没多少人了。”宋洁莹叹了口说道。

    陈守义拉上蒙布,说道:“城市太大了,人口又密集,本来就不好防御!”

    “陈总顾说的对,住城市干什么,工厂又少,工作都找不到,只能混吃等死。”薛有成自觉在陈守义面前,已经能说得上话,插嘴道。

    “农村也不安全啊,一旦出事就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陈守义闻言说道。

    “不过那是普通人,以陈总顾您的实力,那肯定没问题。”薛有成谄媚道。

    “去农村干什么,我可不会种地!”陈守义笑道,这老薛说话就是好听。

    “哪能让您干这个,我就是农村出来的,只要你不嫌弃,我给你种去。”薛有成用力拍着胸脯说道。

    宋洁莹听得心中暗暗翻白眼,年纪都这么大了,三十好几了,脸皮还这么厚。

    陈守义闲聊了几句,就止住话题,暗暗打开属性面板。

    “意志又增加了0.1点,加上昨天增加的0.3点,两天来,总共增加了0.4点,意志都达到13.4,就量而言增加了二层。”

    “果然真正生死的战斗,才能更好的锻炼意志。”他心中若有所思。

    他伸出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成剑,心神凝聚,指尖顿时仿佛有股无形力量喷薄而出,皮肤微微发痒,他忍不住在旁边的蒙布上一划。

    犹如一把锋利的利刃,蒙布无声无息划开一条长长的细缝。

    他又隐蔽的滑下座位的一角,登时一小块硬质的塑料连带一颗螺丝,都被切落下来。

    “似乎更锋利了,心神的消耗也更好。”陈守义仔细感觉了下。

    他把切下来的小块塑料捏在手里,拉开蒙布,偷偷扔到窗外。

    这时一阵寒风吹来,几片落叶,顺着缝隙,吹入车厢,其中一片径直朝陈守义脸上贴来,他眉头一皱。

    吹来的寒风,瞬间平息,然而这片吹来的落叶,却停滞在眼前,久久不落。

    他脸色闪过一丝讶异,心神浮动,落叶顿时立刻摇摇摆摆的飘落在地。

    他朝四周瞥了一眼,丝毫没人关注到这神奇的一幕,也没人在向他恶作剧。

    “这是怎么回事?我只是使用了控风的能力把风给停了,树叶不应该立刻飘落吗,自从拥有控风能力后,这种现象可从来没出现过。”

    要不再试试?

    他有些心痒难耐,选了个更不引人注意的目标,一片位于脚下大约绿豆大小的碎纸片。

    他暗暗使用控风能力。

    随着一缕微风吹过,碎纸片很快就卷起,摇摇摆摆的飘了起来,为了避免发现,纸片飞起一尺高后,他就立刻平息微风。

    看着碎纸片在万有引力,缓缓落地,他心中变得更加疑惑。

    不是控风能力?

    那是什么原因,该不会是巧合吧?

    这时他心中不由一动,细细回想了刚才的行为:

    “自己先前就在试验剑气,莫非和心神凝聚有关。”

    他越想越是如此,看着小纸片,立刻凝聚心神,下一刻,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发生了。

    他念头才刚动,这片纸片顿时就缓缓飞起,不是用风吹起时的摇摇摆摆,它是直直而上,仿佛自己的念头正控制着它移动。

    意志还是念力?

    或者两者本就一体。

    陈守义心中闪过一丝兴奋,心思一浮动,纸片顿时失去了控制,开始飘落。

    未等它飘落在地,纸片又被迅速控制的浮了上来。

    陈守义仿佛找到新的玩具,玩的不亦乐乎,纸片时而在双脚之间以S型绕圈,时而贴着地面飞快滑行,甚至钻到旁边宋洁莹裤腿里,对方都没有发现。

    不过让他有些遗憾的是,纸片只能在感知范围内进行控制,超过两米外,就变得有心无力了,而且力量也小的可怜,一颗普通玻璃珠大小的小石子,控制了几秒,就已心神枯竭,难以为续。

    这么弱的能力有什么用?

    也就是个小把戏。

    陈守义玩了一阵,就兴味索然,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这时车内一个武者突然说起一个敏感话题:“你们说两天征召没来的,会怎么样?”

    “是啊,这次武者来的可不多,我看在安全区的武者,来了六层都不到。我认识的不少人的都没来。”

    “我就知道崔总顾没来!”

    一提起崔总顾,众人讨论声不由一顿,毕竟对方是名大武者,还是令人敬畏的,过了几秒,才终于有人开口。

    “谁知道怎么处理呢,我看最多也就扣罚武者津贴。”

    “要真这样,当初我也不来了,以后也不去了,不就是一些钱吗,和命比起来又算什么?”

    ……

    众人一阵七嘴八舌,就连陈守义心中也有些不舒服。

    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其他城区的武者没来,他还能理解,情有可原。毕竟事态紧张,其他区的武者分居各地,不仅无法及时一一通知,就算通知也来不及了。

    但那些同在安全区的武者,却没有响应征召,那就实在让他心中难平。如果省市政府不对这些武者相应的惩罚,恐怕整个武者群体人心都要散了。

    PS:补昨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