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二二零章:分裂

第二二零章:分裂

    现在一片混乱,在恐惧和仇恨的刺激下,不少蛮人彻底疯狂。

    如果说人类对这些蛮人充满仇恨,那蛮人对人类的痛恨恐怕更甚。

    这次对人类世界的远征,蛮人出动了所有能出动的青壮,凑足近五万的远征军队,留在的部落里已只剩下老弱妇孺,可以说倾尽了全族之力,但如今这支军队已经十不存一,一些部落的青壮甚至全军覆没。

    一个蛮人见飞快逼近的陈守义,刚准备挥舞鞭子,半条胳膊就已被削下,胳膊还未脱落身体,一道凌厉的剑光,如惊鸿一逝,把他连人带头劈成两半。

    陈守义的剑术等级已经达到精通:2,这种剑术已经超过绝大部分的大武者,一招一式都威力惊人,出剑如电。

    对于实力完全碾压的蛮神自然毫无效果,但对于普通蛮人,在他眼里和呆立不动木桩没什么,哪怕这些蛮人基本都有武者的身体素质。

    旁边死里逃生的衣衫破烂的女人,一见到陈守义,就惊喜的想要跑过来,试图寻求庇护。

    陈守义冷眼瞥了这个搞不清状况的女人一眼,怒喝一声:

    “滚!”

    那女人被音浪震得七荤八素,等回过神来,陈守义早已消失在原地,他逆着人群如鬼魅般穿梭,不时出剑把一个个蛮人斩杀在地。

    一个蛮人混杂在人群,试图偷袭,陈守义看了不看,拧身一脚,重重踢在他头颅。

    嘭的一声,头颅爆开,尸体腾空而起。

    短短十几秒,就已经十五个蛮人,死在他手上。

    这些蛮人分布的很散,几乎都在人堆里,眼睛在这里几乎没有作用,因为四周到处都是奔跑人,他只能依靠敏锐的听觉,才能找到那些隐藏着蛮人。

    这时一发炮弹从数公里外打到山头,发出一声激烈的爆炸声。

    陈守义迅速抬头看了一眼。

    ……

    炮弹并没有轰中山上的蛮人,爆炸的中心,距离最近蛮人还有上百米远,但也引发的蛮人剧烈的骚乱

    蛮人王脸上闪过一丝惊恐,炮弹巨响,让他忍不住回忆起那晚天火降临的恐惧,心中的战意瞬间消退。

    “所有族人,撤!”他大吼一声。

    “大胆!你敢违逆我主的旨意。”旁边的教首愤怒指着蛮人王大声道。

    神明的威势,让蛮人王心中闪过一丝迟疑,但下一刻,脸上就化为一片狰狞,他大手瞬间抓住教首的脖子提了起来:“尊敬的教首,那你告诉我,神在哪里?”

    所有蛮人愣愣的发呆,对眼前突变的情况有些反应不过来。

    教首脸色涨的通红,身体剧烈挣扎,嘴巴大张,努力的想要说什么,但蛮人王丝毫没有给他机会,大手猛地收紧,擦咔一声,就像被捏断一根黄瓜,头颈被直接捏断,头颅和尸体分离。

    他看也不看一眼,大声喝道,声震如雷:“勇气之神已经陨落了,这里是个魔鬼的世界,留在这里的人都会死,现在所有族人全部撤退。”

    期间又有数发炮弹,落到附近,给了他话最好的注脚。

    人群顿时一片骚乱。

    有的愤怒、有的恐惧、有的迷茫……

    不少蛮人迟疑了下,陆续跟上蛮人王,然而数量连三分之一都不到,大半蛮人依然留在原地。

    文明越是野蛮落后,对信仰就越是盲目,王权在神权面前完全不堪一击,根本没多少人跟随蛮人王逃离。

    等蛮人王一走,副教首立刻站出来,大声喊道,一脸癫狂:

    “信徒们,王已经背叛了我主,他亵渎了神明,是部族的罪人,他已不再是部族中的王。

    所有我主的信徒们,考验你们虔诚的时候,为了我主的伟业,为了死后入神国永生,杀光这些低贱邪恶的奴隶。”

    蛮人们从迷茫恐惧,慢慢变得坚定无惧,甚至出现了一种狂热。

    “轰!”的一声巨响,一枚炮弹终于在人群当中炸开,数十个蛮人,当场被炸得支离破碎,残肢飞舞,然而所有蛮人脸上丝毫没有畏惧,或狂热或麻木的乱哄哄朝山下狂奔。

    炮弹不时的落到蛮人群之中,大量的蛮人尸体,被炮弹炸飞半空。

    ……

    陈守义一剑把一个蛮人斩成两段,此时四散奔跑的人群,终于逐渐跑空,地面留下满地的尸体,有被俘虏的人类,有蛮人,同样也有士兵。

    不少士兵被混杂在人群中的蛮人,冲入队伍,大量伤亡。

    若不是队伍里有武者存在,再加上留在山脚的大都也只是普通蛮人,恐怕伤亡还会更多。

    本来这些伤亡可以大大减少,然而人在极度恐惧中,几乎完全丧失理智,就像溺水者,强烈的求生**会让他们本能的抓住可以抓住一切。

    随着战场上俘虏的民众逐渐消失,子弹终于密集起来。

    机枪开始激烈扫射,火箭筒也开始发威。

    陈守义不敢再继续往前冲,在子弹如雨的战场上,这种行为无疑找死,他立刻退回原来的队伍。

    “你受伤吧?”宋洁莹问道。

    “没事!”陈守义说道。

    “陈总顾可是堂堂大武者,怎么可能受伤!”薛有成狰狞的脸上,笑出一朵菊花,连脸上长长伤疤都带着谄媚的表情

    陈守义插剑入鞘换为战弓,有一箭没一箭的射着,战斗到现在基本已经没什么悬念。

    大量的蛮人,从山上跑下,还未靠近,就被如雨的子弹击中。

    只有少数强大的蛮人战士,才能些许抗衡之地,这些蛮人身体素质都堪比陈守义,有几个甚至更强,依靠惊人的速度和对危险敏锐的直觉,所有子弹都全部落空,甚至还有余力反击,用原始的弓箭或者短矛,杀死了不少士兵。

    然而当引起所有士兵注意,开始调转枪头,特别那十几架数十架重机枪无死角的扫射时,面对如雨幕般子弹,最终依然饮恨。

    不是蛮人不够强大,而是对人类的武器,根本不够了解,也缺乏相应的作战思维。

    换成一个人类的大武者,第一反应就绝不会和做好战斗准备的成建制军队硬撼,而是暂避锋芒,依靠地形、自身速度以及反应,或偷袭、或暗杀、足以让军队焦头烂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