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九九章:伤亡

第一九九章:伤亡

    云山的一处新开辟的巨大山洞内。

    大量珠宝首饰、大小不一玻璃球,色彩艳丽的地毯,各种不明觉厉,却又说不出来什么用来的各种电子产品,以及还有大量漂亮的图册,已经堆积成一座小山。

    在这座小山后面,一个身高约有两米五,体格雄壮的巨人,压在一个年轻的人类女性身上,下身不停的耸动。

    骨骼碎裂的脆响接连响起,血水慢慢的从地面蔓延出来。

    除了一开始那女人还发出微弱痛苦的呻吟声,没过多久,就彻底没有了声息。

    几分钟后,两个强壮蛮人,迅速的把堆血肉模糊肢体扭曲的尸体抬走。

    “这些该下地狱的人类!”巨人烦躁咒骂了一声。

    发泄了**后,还带着血水的驴物无力的耷拉着,他也没有清洗,只用兽皮一围,就坐在一张大床上。

    床发出一声不堪承受的呻吟,仿佛随时都会散架。

    他拥有火焰巨人的血统,比起普通蛮人而言,他体格更加高大雄壮,实力也远超普通蛮人,甚至在所有历代蛮人王中,也是最强的一位。

    已经足足二十几年没有哪个部落的勇士,敢于在历年神诞日的各部落会盟中挑战他了。

    蛮人的国度虽然勉强可以说是国度,但事实上,却是各个松散部落的联盟,由于生产力低下,自然资源的产出有限,根本无法容纳高密度的人口,很多部落相隔着数十公里,甚至数百公里,唯一的联系就是共同的信仰和教会,除了对外发动战争和每年的神诞日,平时彼此之间基本没什么联系。

    只是不知为何,他今天很烦躁,仿佛即将有什么大事发生了一样,为此,一大早他就已经发布命令,处死了数百个懈怠的奴隶。

    这时一名老者一脸快步闯了进来,

    巨人刚想发怒,一见之下,顿时连忙站起来,低头俯首,以示敬意。

    来的是勇气之神教会的教首。

    他虽然是蛮人王,力量强大,但对于教首心中依然敬畏,丝毫不敢怠慢,没有哪一个蛮人王敢于忤逆教会的意志。

    因为忤逆的都已经死了。

    教会不仅事实上掌握的部落,而且背后还站着一位神明。

    只是一向睿智洞察一切的教首,此时却面色慌乱,一脸惊恐,一走进山洞,就大声命令道:“王,你必须立刻准备起来了,战争将临!”

    “尊敬的教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昨晚夜里,我入睡前,得到一个不好预兆,我立刻起来祈祷,试图得到神的启示,但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我原以为,是这个世界的阻隔,是暂时的,但今天早上再次祈祷,依然没有感应……”

    他六神无主,仿佛天都塌下来了一样,咽了下口水,继续道:“后来,不少祭司向我汇报,结果同样如此。”

    巨人闻言色变,心中生出一丝恐慌,压低声音道:“尊敬的教首,您怀疑我主……”

    “禁言!”

    ……

    这次出动的士兵并不多,大约只有一个旅,没有携带丝毫重武器,唯一勉强可称得上重武器的也只有火箭筒和重机枪。

    由于大量的士兵,化整为零,融入整个城区,对入侵蛮人不时的进行偷袭猎杀,这些蛮人至今依然被困守在云山脚下,对四周危机四伏的人类建筑,也没有丝毫侵占。

    从建筑射出来的神出鬼没的子弹,神秘的死亡,已经让蛮人对人类建筑有了强烈的心理阴影,谁也不知道一住到里面,死亡会不会如期而至。

    ……

    到了上午八点,数千士兵,以连为单位,开始向云山合围。

    陈守义和几个武者跟随其中一个连的士兵,沿着一条小巷小心翼翼的前进,城市环境复杂,犹如一片钢铁森林,在建筑的遮挡下,一路很是顺利的接近到千米内。

    山脚下已经化为一片巨大的工地,无数衣衫褴褛神色的人类,在蛮人的监视,麻木的搬运着石块,另一边还有数百的蛮人和正在把这些搬来的石头进行细心打磨。

    附近一座直径足有三四十米米,完全由石块堆磊而成的圆形建筑,已经逐渐成型,也不知是什么建筑。

    “这蛮人真是该死。”连长张春晓把望远镜放下,义愤填膺,小声咒骂了一声。

    七八百米的距离,已经相当遥远,普通人不借助望远镜,肉眼也只能看到一个小黑点。

    “什么时候行动?”陈守义问道。

    “等狙击手把山顶了望的蛮人干掉后,就立刻动手。”

    陈守义看了眼在远处山顶上几个向四周了望的蛮人,点了头不再说话,留在山脚的蛮人只是少数,更多的蛮人,则是在山上。

    队伍的武者只有三人,除了他之外还有宋洁莹和另一个男性武者薛有成,薛有成身材高壮,一道泛红的巨大疤痕,从脸部一侧直接延伸到下巴,让他看上去显得相当狰狞和凶狠。

    不过人不可貌相,事实上,他性格和善,做事勤快,说话也好听,昨天留在医院的就有他。

    大约等了十几分钟,陈守义忽然注意到,山上的蛮人似乎有些骚动,大量蛮人从山洞中涌出。

    “怎么回事?难道暴露了!”他心中暗道。

    就在此时,沉闷的枪声骤然响起,山顶的几个蛮人应声而倒。

    动手的是早已潜伏到近处的狙击手。

    “行动!”一听到枪响,连长张春晓,就大喝一声,从隐藏的建筑背后,立刻窜出。同时大量的士兵,也从各个角落,四面八方涌来。

    巨大的枪声,让山脚下的蛮人警惕的左右张望,一些有经验的蛮人,开始四散躲避。

    狙击手不停的开枪,把人群中的一个个蛮人打倒在地。

    被蛮人抓来的人,一开始听到枪声下意识的有些惊慌,但很快脸上就露出强烈的惊喜。

    “逃,快跑!”不知谁喊一声。

    人群微微一愣,开始四散狂奔,拼命的逃跑,一个蛮人脸色一狞,举起鞭子,试图阻止奴隶的逃亡,然而鞭子还没挥下,胸口就猛地爆开一团血雾,倒在地上。

    然而这只是少数,更多的蛮人被奔跑的人群遮挡,让狙击手再无法瞄准,大量人类在奔跑中,被蛮人杀死,倒在获救的黎明前。

    血腥味开始弥漫,这完全是场屠杀,一些蛮人在恐惧下,疯狂的杀戮。

    “该死!”陈守义暗骂一声。

    他受不了队伍慢吞吞的前进速度,脚下猛地一蹬,瞬间窜出十几米远,开始狂奔,几秒后,他就已被人群淹没,他抽出剑,逆着人群,如游鱼一般飞快前进。

    一个身上满是鲜血的蛮人杀起了性子,一拳把一个中年人的胸口打穿后,抓着尸体,用力的往人群一砸,密集的骨裂声清脆的响起,人类倒下了一片。

    随即他一脸凶狠的朝陈守义而来,然而还未靠近,剑光瞬间一闪,一颗头颅冲天而起。

    陈守义长剑一抖,嗡嗡作响,然后迅速朝附近另一个蛮人接近。

    已经有士兵在声嘶力竭的大喊,让人群趴在地上,不要乱跑,以免误伤,然而此时此刻,人的理智早已被狂喜或恐惧的情绪完全淹没,根本没人停下来。

    甚至不少人看到士兵,还拼命的往士兵方向跑。

    ps:今天状态有些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