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九六章:毫无节操的哥哥

第一九六章:毫无节操的哥哥

    安全区医院。

    此时医院已经爆满,到处都是伤员和脚步匆忙的医生护士。

    随着战争结束,前线大量受伤的士兵,简单处理后就陆续被运到后方,医院有限的病床早已不敷使用,更多的伤员甚至只能被暂时安置在医院附近的一家商场。

    不过即便在战地医院,受伤的军官和士兵的待遇,也是截然不同。

    一间vip病房内,一个青年躺在病床上,四周站满了人,里面不是武者就是政府的高层。

    “情况怎么样?”一名代表市政府过来探视的副市长,询问道。

    “暂时还看不出什么!”一个年龄四十余岁中年医生小心措辞的说道,现在电力已经中断,好多仪器都无法使用,检查也无法细致入微:“就初步的诊断来看,身体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很健康!”

    副市长闻言忍不住看向病床旁边的那名捏着抽血针徒劳而又绝望的在对方手臂滑来滑去的护士,嘴角微微抽搐,何止是健康,简直是变态。

    这名五大三粗急的满头大汗的护士大妈,此时心中是崩溃的。

    作为从业二十几年一直在一线工作的资深护士,扎过的手臂,有老的小的;男的女的;丑的帅的;普通人的以及武者的,什么人没见过。

    如果砍断连接起来,虽然不能绕地球一圈,但绕个安全区还是没问题的,若是堆积在一起,足以装满一个仓库。

    然而却从没碰到过这种情况。

    这名青年不仅皮肤坚韧的像是高强度复合材料,而且皮肤下的肌肉也像老鼠一样滚来滚去,落针时混不受力,简直都让人怀疑不是人类。

    “那为什么还没醒?”副市长问道。

    “这里面有多种原因,也许太过疲惫的补偿性睡眠,也许是情绪剧烈变化产生暂时性休克。”医生想了想说道。

    ……

    副市长探视了一会就离开了,战争虽然已经胜利,但还有更多焦头烂额的后续工作都需要处理和安排,作为市政府的高层,他显然不能在这里久待。

    副市长走后,很快大部分武者也陆续离去。

    等陈守义醒来时,病房内已经只有六人,除了宋洁莹外,其他五人都有些面生。

    “你醒了?”见陈守义醒来,宋洁莹惊喜道。

    其他人见状也连忙如弹簧的一样迅速站起来,七嘴八舌的慰问。

    “陈总顾,你没事吧?”

    “陈总顾,要不要喝水?”

    “我去叫医生!”

    ……

    一个大武者,对武者而言,是足以令人敬畏的大人物。

    他们留在这里,不就是为了博个好印象吗!

    就算现在没什么帮助,万一以后像这次那样进行危险任务,有一份交情在,对方在能力范围内也会多照应一二。

    陈守义从床上坐了起来,感谢道:“谢谢各位照料,不过不用了,我没什么事。”

    说着他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就九点了,离战斗结果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他连忙床上站了起来,说道:“都这么晚了,你们家人估计也等急了,大家都回去吧!”

    虽然他还只是一个十八岁小青年,比这里最年轻的宋洁莹都要小上七八岁,年纪大的甚至能当他父亲了,但这话说出来,其他人却丝毫没感觉别扭,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

    陈母一脸焦虑的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时而走出门口,向路上张望,外面到处都是热闹狂欢的人群,然后此时此刻,她却根本感觉不到欣喜。

    “怎么还不来,不是已经结束了吗!”陈母忧心忡忡的说道。

    陈大伟坐在沙发上,双手抵着额头,沉默了一会,说道:“别急,估计是被什么耽搁了,和其他人在庆祝也说不定。”

    “捎个口讯也好啊,都这么大人了,还一点都不懂事,等回来后,看我不收拾他。”陈母说着眼睛就微微发红,随即连忙掩饰的偏过头,擦了擦眼睛。

    “妈,哥是大武者,一定没事的,我再去外面看看!”陈星月眼睛也有些发红。她迅速跑出门口,还没走多远,就看到陈守义正快步朝这边走来。

    陈星月啊了一声,便兴奋迅速的往回跑,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爸,妈,哥回来了!”

    ……

    陈守义一走进客厅,就被陈母熟练的揪住耳朵。

    “你还知道回来啊,看看几点了!”

    陈守义看着眼睛发红的陈母,丝毫不敢躲,只是不知为何他有些胆战心惊,生怕她突然从哪里抽出一个榔头,朝他头敲来。

    或者站在背后的陈父,突然从背后拎出一把菜刀。

    这该死的噩梦,都有些心理阴影了。

    他心中些许思绪一闪而过。

    “妈,疼!别揪了。我这不是同事受伤,陪着去医院探望了嘛!”他在路上早就找好了借口。

    陈星月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他哥龇牙咧嘴,真是活该。

    “你同事怎么了?”陈母闻言松开陈守义,连忙问道。

    “没什么大事,只是被爆炸震晕了,修养几天就没事了。”陈守义说道。

    见两老很快就糊弄过去,陈守义松了口气,随即他看向陈星月问道:“我交给你的公文包呢?”

    “还放在地下室呢!”陈星月说道,说着脸上露出一丝狡黠道:“等等,哥,你不是说把东西都送给我了吗?”

    她想起来了,先前他哥离开前就好像说过,里面给她留了个礼物,还要给它喂蜂蜜的,显然,这绝对是他哥偷偷养的宠物!

    “什么送你,你肯定听错了,我根本没说过。”陈守义矢口否认道,贝壳女可是他小宝贝,既然他回来了,怎么可能送人。

    他看着妹妹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打开过公文包,没见过贝壳女,他心中暗松口气,这样再抢回来就轻松多了。

    “妈,你看哥说话不算数!”陈星月道。

    “我可没说?”陈守义连忙说道。

    “你说了。”

    “我没说!”

    “谁说谎,谁是小狗!”

    “你幼稚不幼稚,我懒得跟你吵!”

    “妈,你看,哥心虚了!”

    陈母被两人吵的头疼,叫起陈大伟,说道:“你们两个吵吧,我们去睡觉了!”

    陈守义不再理她,走到地下室,很快就提着公文包出来了。

    陈星月本就没报多大希望,她只是心中好奇而已,从来就对小动物没什么爱心的哥哥,竟偷偷养起了宠物,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她跟了上去撒娇道:“哥,你养的是什么?就让我看一眼!”

    “不行!”陈守义态度坚决拒绝道,贝壳女这样漂亮的拇指姑娘,对小女生的吸引力完全max,一旦被妹妹看到,以后还有安生日子吗?

    若是妹妹再对贝壳女好一点,再用大量玻璃珠诱惑,万一被勾引走了,陈守义哭的都来不及了。

    而且以贝壳女对玻璃珠的迷恋程度,这事十有**会发生。

    这事绝对没得商量!

    陈星月一路死缠烂打,跟到陈守义卧室门口,还跟着想进去继续磨,结果被陈守义推出门外,门被迅速关上。

    陈星月看着紧闭的房门,跺了跺脚,恨恨道:

    “真是小气,不看就不看。”

    ps:偷懒一下,明天一定两章。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