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九五章:记忆空间蜕变

第一九五章:记忆空间蜕变

    陈守义忽的惊醒,一脸惊恐。

    “做噩梦了吗?”

    此时他虽然感觉头痛欲裂,但一直浑浑噩噩的思维,却彻底的清醒过来。

    他打量了四周,惊愕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进入灰雾空间,等看向世界树时,更是吓了一跳。

    只见世界树枝枝叉叉之间弥漫着一股黑暗的气息,给人以一种不详和邪恶之感。

    只是多看了几眼,他就开始杂念丛生,耳边仿佛有无数微弱的声音在耳边怨毒的咒骂,不停的诅咒。

    陈守义避开视线,不敢再看,心中有些不安。

    “看来这不是单纯的噩梦,只是这到底怎么回事?”

    他记得和蛮神战斗结束后,自己就有些虚脱坐倒在地,看着众人大声的欢呼,甚至还被热情的宋洁莹拉起来拥抱了下,而接下来他的记忆则发生了中断,他就彻底的陷入了噩梦中,一切变得古怪离奇,荒诞不经。

    想起那的可怕场面,以及逐渐步入的死亡的经历,他此时想起来依然心有余悸,心中发寒。

    那噩梦实在太真实了,到现在都依然历历在目,如果没有知识之书把他拉到这里,挣脱这个噩梦,他怀疑自己真的会死。

    他曾在网上看过一个著名的割腕实验。

    该实验据说发生了1936年的南印,实验对象是个死囚,在面对失血过多而死和吊死之间做出选择时,死囚选择了前者,实验过程中死囚被蒙住眼睛,捆绑在床上。

    然后割开手腕的皮肤,但只是一些皮外伤,根本没有割断手腕的动静脉,科学家让他相信旁边滴的水声事实上是他的血,而实验结果就是过了一段时间,死囚真的死了。

    大脑是生物的中枢,当你心理暗示认定一切都是真实的,自己正逐渐步入死亡,那最后可能真的会死。

    “毫无疑问,这种像是诅咒一样的噩梦,绝对是那死去的蛮神做的!也只有这样的存在,才有这种神秘的手段。”

    “更何况祂临死前似乎认定自己就是国王,还说了句威胁的话!”

    想到这里,陈守义不由心中暗骂。

    真是遭遇无妄之灾!

    是什么让祂觉得自己就是国王,因为自己是所有人中最强大一个。

    果然是愚昧的异世界生物。

    ……

    这时他注意到世界树弥漫的黑雾,变得越来越淡,仿佛正在被世界树缓缓吸收。

    他心中长松了一口气,他最怕这些不详气息无法清除。此时看来,世界树比想象中的强大的多,果然不愧为传说中支撑异世界的神树。

    不过想想也是,树毕竟就有净化空气的效果,对于世界树而言,这些黑雾估计也就和雾霭差不多。

    陈守义干脆坐在地面,耐心的等待。

    他虽然有些担心身体的情况,但为了避免再次遭遇噩梦,只能在这里耐心等着黑雾被彻底吸收,好在记忆中断前,周围到处都是人,倒是不用担心,身体没人照顾。

    不过没有让他等多久,约莫半小时后,最后一丝黑暗的气息,也被世界树吸收殆尽。

    和上次吸收神性不同,这次吸收了黑雾,世界树丝毫没有长高。但陈守义却发现翠绿色的记忆树叶变得莹润了不少,原本看着还有些虚幻的感觉,此时却多处一丝物质的质感。

    ……

    许是看的太过投入,空间一阵变幻,等再次看清时,陈守义发现自己正席地坐在东宁老家的客厅地板上,对面是看着只有五六岁大小的妹妹。

    她梳着两角辫,穿着粉红的小裙子,一张肥嘟嘟的小脸看着粉雕玉琢。

    两人中间摆了一堆积木。

    这显然是他小时候的记忆。

    他搭的是一个变形金刚,妹妹则是在搭城堡。

    不过玩着玩着,两人就为争抢一个积木构件吵了起来。

    “这是我先拿到的!”妹妹稚嫩的声音气呼呼喊道,胖脸都嘟着起来。

    小守义吸了吸流出的鼻涕,哼哼道:“但这是我早就看到的,给我。”

    “不给!”

    两人开始争执,大两岁的小守义力气明显比陈星月大,他最后一把抢过妹妹手中的积木,取得最后的胜利。

    小星月瘪了瘪嘴,委屈的哇的一声大哭:“坏哥哥,我……我要告诉妈妈去,叫她打你屁股!”

    说着,她愤愤的站起来,一边抹泪,一边迈着小腿,朝楼梯跑去。

    心神入驻小时候的陈守义这时,有些想起来接下来的一幕,他先把妹妹打了一顿。当然最后结果,毫无意外,他也被陈母狠揍了一顿。

    他不想看小时候自己欺负妹妹的闹剧,正准备退出来。

    就在这时他脑海忽然传来一丝信息,等消化完后,他心中顿时满是不可思议。

    自吸收了那蛮神的诅咒后,记忆空间了发生了某种蜕变,只要付出一定的能量,他竟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

    “要不试试!”陈守义暗道。

    念头才刚动,一种奇特的感觉顿时从心头传来。

    小守义的意识顿时彻底消失,或者说已经和他以前的重叠,主宰这具身体的已经成为他的意志。

    他试探的活动了下小手,肌肉生涩而又迟钝,弱的像是战斗力不到五的菜鸡,见小星月快要跑到楼梯,陈守义连忙站了起来招了招手,喊道:“星月,过来过来。”

    “坏哥哥,你喊我干什么,你是想向我道歉吗?”小星月闻言顿时停下脚步,小腿走了过来。虽然她脸上满脸泪水,却像是击退了情敌的大公鸡,一脸骄傲的扬起下巴。

    陈守义看着这场景,有些不可思议,记忆中可没有这一幕,这是知识之书的推演效果吗?

    简直就像真实的一样,自然而然,无论对话还是事件的演变,丝毫看不出生硬感。

    “想要我不告状可以,除非你当小马让我骑!”

    果然妹妹从小就这么讨厌。

    想起先前噩梦中那陈星月黑化的那一幕,陈守义就气不打一处来。

    看着近在眼前的小星月,他忍不住伸出双手,掐住她肥嘟嘟的胖脸,用力的一拉。

    “哇!”更嘹亮的响声,在客厅响起。

    “妈!妈!哥哥……他掐我!”

    陈守义见状连忙溜之大吉,离开记忆空间,至于年幼的他下面会不会挨打,他可管不着,反正就算他什么不做,记忆中也难逃揍一顿的命运。

    随着念头闪过,他面色微微严肃,快步走到世界树面前,查看先前进入的那枚记忆树叶。

    树叶上记忆的影像流转,犹如正在迅速快进的电影。

    很快就记忆就来到刚才那一幕。

    陈守义顿时心中松了口气。

    “果然记忆依然是记忆,并没有因为我的扰动而做丝毫改变,先前的一幕都是知识之书推演的效果。”

    随即他心中隐隐激动,起来这样的话,自己以后岂不是可以在记忆空间里为所欲为?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