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九三章:屠神

第一九三章:屠神

    飞在半空的巨人离陈守义的距离还足有一百二三十米,远超过他最佳攻击距离,不过这般庞大的目标,自然没有射不中的可能。

    十三米高的巨人,光看数字似乎并不形象,但你要知道一般四层楼民用住宅建筑也就十二三米高,同时身板宽也堪比一辆中巴车。

    要是走到近前,光是祂庞大的体型,就足以震慑人心,望而生畏。

    陈守义迅疾的抽出一支箭,手化为残影轻抚弓弦,拉开就已射出,随后又从背后的箭袋抽出另一支箭矢。

    时间争分夺秒!

    他注意到虽然巨人的身体被激烈的爆炸正面击中,却估计还谈不上致命,除了身上大量的金红色鲜血外,身体还依然保持完整。

    要是等巨人缓过神来,一切恐怕都将功亏一篑。

    初速超过千米每秒的箭矢,还在空中急速飞行,第二箭就已经电射而去。

    直到陈守义摸向第三支箭矢时,第一支才刚刚射中目标。

    然而造成的可怜伤害却让陈守义看的心中发寒,箭矢射中祂后背,瞬间就被撞击的粉碎断裂,除了破了点皮外,留下一个浅坑,竟毫发无损。

    这时他突然醒悟过来,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

    战斗的气氛实在太紧张,肾上腺素激烈分泌,神经高度紧绷,再加上先前距离太远,他用的都是普通箭矢用来压制祂前进的速度。毕竟破甲箭数量不多,以他射箭的速度,无需两秒时间就射光了。

    以至于陈守义在这个时候都忘了用破甲箭。

    “该死!”

    他本来摸向箭矢的右手微微的一顿,迅速摸向最右边的箭袋。

    这一切说来话来,实际上也就耽搁了不到0.1秒,而此时旁边的秦柳源才刚刚射出第一支箭。

    陈守义瞬间拉开弓弦,一枚破甲箭就已经激射而出。

    ……

    此时此刻,达波诺终于从激烈爆炸的失神中清醒过来,感觉神体更严重的伤势,一股强烈的怒火,在胸腔中熊熊燃烧,一脸狰狞!

    自从到了这个世界,祂就感觉诸事不顺,仿佛所有的幸运都离祂而去,每前进一步都布满荆棘和泥沼,到处都是偷袭和陷阱。

    这些该死的凡人比起祂那些心思淳朴的信徒,简直奸诈而又狡猾,卑鄙而又无耻,满肚子都是阴谋诡计。

    这时祂忽然感知到一个高速细小的物体,正迅疾的朝祂背后飞射而来,身体下意识准备躲开,然而念头才刚动,一种强烈的虚弱感就从心头传来,动作不由顿了顿。

    随即后背就一阵刺痛。

    这时候机炮的炮弹也开始朝向这边扫射,如一道道挥舞的长鞭,很快就有零星的炮弹击中祂的身体。

    “啊!”达波诺痛的怒吼一声,吼声中除了愤怒外,还带一丝恐慌。

    虽然造成伤势并不严重,对祂而言,也只是一些皮外伤,但对本身已经严重的伤势无疑雪上加霜。

    祂奋起余力,迅速的朝地面俯冲,在空中不仅祂的灵活性大大下降,同时消耗也更大,更不用说如今祂已经无比的虚弱。

    陈守义面色凝重,锁定目标,不停的开弓拉箭。

    这巨人的防御简直不可思议,简直比钢铁还要强韧几分,就连破甲箭也只能堪堪射入一个箭头,不到五公分的距离,以祂的体型,也就是堪堪破皮。

    至于机炮的威力就更弱一些,连他都不如。

    此时所有武者都已经拼命射箭,一时简直箭如雨发,然而除了陈守义和秦柳源能对祂造成些许伤害外,所有的箭矢对祂而言,都只是饶痒痒,

    “轰”的一声,巨人直坠落地。

    市政府前面的广场,瞬间出现一个大坑,无数的碎石飞溅。

    祂站了起来,似乎准备逃离这里,然后才刚迈出一步,身体却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剩余的几辆自爆卡车正拼命的调转方向,朝巨人行驶,还未靠近五十六米,最前面的一辆就开始自爆,爆炸的火焰和冲击波,又瞬间把祂飞出数十米。

    连续两次的自爆,让祂终于达到某种极限,庞大的身躯挣扎的站起来,才刚站立,就猛地喷出一口金红色鲜血,下一刻无数的机炮炮弹疯狂的击中祂的庞大的身躯,细碎血肉四处飞溅,身体被炮弹冲击的摇摇晃晃。

    祂心中终于升起一丝绝望。

    注意到那些古怪的自动行走机械,又再次朝它冲来,祂清楚自己已经注定逃不掉了。

    祂脸色露出一丝疯狂,只是用手挡住眼睛,便顶着密集的炮弹一步步朝市政府大楼前进。

    祂步伐不快,比常人还要不如,但配合着巨大的体型,却也达到每秒十几米,只是短短时间,祂离市政府大楼,已经不到五十米。

    神明的威压越来越浓,令人心中悸动,恐慌弥漫。

    陈守义拼命的射箭,此时他的破甲箭,早已全部射完,已经只剩下普通箭矢了。

    巨人突然抬起头,锐利怨毒的眼睛看向八楼:“凡人的国王……你以为你胜利了吗,你也将付出死亡的代价……”

    生涩的汉语,低沉的响起,响彻四方。

    陈守义对上祂的眼睛,心中生出强烈的不安感,不知为何,他有种感觉,对方似乎在对祂说话。

    只是这国王是什么意思?

    心思闪念间,他松开弓弦,一支利箭径直的穿入祂的眼睛,直没箭羽。

    祂身体晃了晃,闪过一丝狰狞,下一刻,祂鼓起残余的力量,用力一跃。

    然而祂真的是不行了,庞大的身影,在空中跃过了不到二十余米,就在离大楼前,重重摔倒在地,祂挣扎了几下,这次就再没有机会站起来。

    数十门机炮,齐齐对准巨人开火,每秒都有近万枚炮弹,疯狂击中祂的后背。

    祂身上的血肉,四处飞溅,迅速的消失,几分钟后,就露出晶化的骨骼,以及蠕动的内脏……

    这种疾风骤雨般的攻击,足足持续十几分钟,才终于停息。

    一堆只剩下烂肉的庞大尸体,横亘在广场上,周围无数碎肉和神血铺满浅浅的一层。

    激烈的欢呼声,响彻大楼。

    劫后余生的士兵和武者发泄的大吼大叫,很快又传染到整个安全区。

    陈守义彻底放松下来,扔到战弓,毫无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过此时已根本没人在意。

    ps:不好意思有些晚了,每次写战斗,都感觉好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