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九一章:国王

第一九一章:国王

    一处硝烟弥漫的战场上。

    化为废墟的哨所,切成两半的坦克,扭曲的炮管,尸体的残骸,横七竖八的撒了一地。

    一个庞大的巨人,踏着白磷燃烧弹遗留的火焰,大步前行,随着祂经过,火焰自动朝两边避开。

    此时祂腰上围着的那块即便在地球依然氤氲生辉的兽皮已经破破烂烂,身上也黑一块灰一块,嘴唇和鼻孔甚至耳朵,都出现丝丝的金色血迹,看着相当狼狈。

    这是祂误入这群亵神者的一个陷阱而造成的。

    强烈的爆炸,让祂当场被可怕的气浪掀飞,若不是祂敏锐的感觉到危险,在外围果断的停了下来,此时恐怕已经重伤,甚至陨落了。

    不过即便如此,祂也感觉到极度的虚弱。

    神明作为不朽的高层次生命,和普通生命是截然不同的。

    在祂成为半神那一刻,,接触位面本源,接受原力灌注,会根据各自感悟的法则凝聚成一具神化的躯体。

    这种身躯带有一丝能量的性质,拥有不朽的特性,不再需要通过进食这种低级手段来获取支撑生命活动的能量,而是依赖于神火的供给(神力能少用就少用,对于任何神明来说,神力都是珍惜的)

    然而这种借助位面本源凝聚的神化身躯强大是强大,却不是没有弊端,一旦受伤就极难恢复,严重的甚至需要数十年甚至数百年的沉睡,才能一点点的恢复过来。

    当然,如果神力充裕的话,时间也会大大缩短。

    也正因为此,只要一成为真神,所有神明都会耗费大量的精力和神力构造自己的老巢,打造成铜墙铁壁,同时真身也不会轻易的外出,以免遭遇无妄之灾,大都以化身进行活动。

    ……

    这时祂头微微一偏,避开一枚狙击子弹。

    祂目光锐利的迅速看向左侧,远处五六百米处一个慌乱的身影,去掉伪装,转身开始逃跑,祂咒骂一声:“该死的渎神者!”

    下一刻,“轰”的一声音爆,祂的身影就已经瞬间消失。

    祂奔跑的速度已经慢了不少,但依然可以轻易的超过音速,只是两秒不到的时间,那士兵就已经被祂抓在手中。

    只是那士兵浑身鲜血,早已没有声息,让祂一腔怒火无处发泄。

    这时祂耳朵敏锐的听到呲呲声,这才发现,这名凡人战士的胸口,绑满了数十多个的铁疙瘩,祂刚感觉不对,正准备扔掉身体,祂的大手就猛地爆开一团汹涌的火光,士兵的尸体也被瞬间粉碎,血肉横飞。

    祂摊开已经被炸得乌黑的手,祂脸上露出一丝狰狞,强烈的怒火,从心头升起,直窜脑门,祂愤怒仰天咆哮一声,音浪滚滚。

    “愚蠢而又卑鄙的凡人,我的仁慈和宽容已经彻底耗尽……”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串如雨般密集如雨的机炮炮弹打断。

    远处一处半倒塌的哨所内,一个被砸晕在地的士兵被巨人咆哮声惊醒,挣扎着站起来,操纵一把半人高的巨型双管机炮,对准巨人拼命的射击。

    炮弹夹杂着零星的曳光弹,把弹道点缀成一条挥舞的长鞭。

    然而神的反应能力和思维速度何其之快,这些密集高速的炮弹,在祂眼中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进行躲避,微微一晃身体,就躲开最前面的几发炮弹。

    随即祂逆着炮弹的方向,以蛇形高速前进。

    几秒后,轰的一声,那架双管机炮连带士兵尸体的已经一分为二。

    祂脸色黑沉的提着战斧,站在废墟中,呼呼喘气,身体一个踉跄,差点跪倒在地,连续的高强度运动,终于让祂有些支持不住了。

    “这该死异世界!”祂低声咒骂了一声。

    “好在,大部分反抗力量,已经被我解决,接下来已经不需要多少战斗了。”

    祂准备一旦控制了这个国度,走入正轨,就返回塔姆世界,尽快恢复伤势。

    祂在原地站立了几分钟,稍稍恢复了下力量,然后一个跨步,就迈过数百米远,在冥冥的指引下,迅速的朝安全区高速前进。

    祂能感觉到这个强大国度的中心,就住在那里。

    ……

    陈守义和妹妹走入地下室,然后关上门。

    苍白的汽油灯,把地下室打的雪亮。

    “怎么来的这么慢?”陈母小声说道。

    “有事情耽搁了!”

    房间是茶室的布局,陈守义放下公文包和武器,在沙发上坐下,身体无力靠在背上,一动不动。

    待在这个地下室,他浑身都有些不自在。

    在以前他一直觉得自己很勇敢,无所畏惧,杀人无数,但直到此时他才清楚,自己也只是普通人,面对这种超乎想象的强敌,他也会恐惧,也会惊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零星的枪炮声,依然在不时的响起,又短促的结束,声音似乎越来越近。

    在某一刻,外面忽然彻底的静谧下来。

    一丝微弱而又压抑的气息,弥漫开来,胸口仿佛突然堵住了一块大石,沉甸甸的让人喘不过起来。

    地下室安静的可怕,只有呼吸声急促的响起。

    渐渐的压抑的气息变得越来越浓,陈守义甚至能感觉到,那个可怕的存在,就在附近不远处。

    就在这时,轰隆一声巨响,地下室剧烈一震,无数的灰尘簌簌掉落,几人面色一白,眼睛散发惊恐的光芒。

    陈守义面色凝重,死死的握住弓身,猛地抽出一根箭矢,正当所有人都忐忑不安时,一个宏大沉闷又生涩的声音,穿过外面的墙壁,传到这里。

    “凡人的国王,不想死的话,就出来吧。”

    达波诺提着战斧,悬浮在数十米的半空,低头下方已经削掉一半的别墅,嘴角露出一丝讥讽和戏谑。

    有时候这个世界让祂感觉很奇怪,祂曾以为,这个国度最高最华丽的建筑便是国王的居所,但事实证明,那根本不是,那栋庞大的建筑,甚至空无一人。

    不过这难不倒祂,最多只是麻烦一点。

    国王必然是一个国度最强大的勇士,只要在附近,祂就能轻松的感应。

    ……

    “这在跟我说话?”

    地下室里,陈守义惊恐的睁大眼睛,有些发懵,那声音说的是汉语,虽然有些生涩,口音也很古怪,但并不难听懂,只是“国王”是什么意思?

    他什么时候成为国王了?

    然而对方似乎已经认定自己是国王,完全已经退无可退,现在还只是别墅坍塌,若是在躲在里面,接下来就所有人包括他爸妈妹妹,都死无葬身之地。

    他咬了咬牙,毅然站起来,背上箭袋。

    “守义,别出去!”陈母连忙拉住陈守义道,眼泪都下来了。

    “哥!”陈星月也担心的喊了一声。

    “我不出去,大家都要死,出去反而有一线生机。”陈守义用手轻轻掰开陈母的手,拿起战弓,迅速的离开房间,随即就走出地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