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九零章:剧变(四)

第一九零章:剧变(四)

    别墅外到处都是人影跑动,原本平整地面的工人,也被迅速解散。

    炮火的声音时停时续,断断续续,每次炮声持续的时间,短则只有半分钟,长则三四分钟,同样间隔时间也是极短。

    他时而在床上坐下,时而站起来来回走动。

    心中满是忐忑不安。

    虽然他没亲眼所见,但听着那断断续续的炮声,他仿佛依稀看到,一个可怕的存在,正飞快拔除河东市的防御,而且正以极快的朝这边而来。

    他心头仿佛笼罩了一层浓密的乌云,压抑的让他有些喘不气来。

    这时,门剧烈的敲响。

    “哥、哥!开门,快开门!”

    是陈星月声音。

    陈守义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脸上的焦躁已经彻底消失,换成一副镇定自若的神色。

    他现在已经成了家里的主心骨,别人可以慌乱,他却不可以。

    他走过去打开门。

    “妈叫我来喊你吃饭!”陈星月说道,随即忍不住心中的不安问道:“哥,我们这里不会有事吧。”

    “别胡思乱想,安全区是重点防御区域,不是其他地方能比的!”陈守义安慰道。

    随着这些天军队连日连夜的调动,安全区外面几乎已经布置成一片铜墙铁壁,陈守义估计整个河东市近半的军事力量,都已聚集到这里。

    只是即便如此,他对是否能杀死那个疑似蛮神的可怕存在,也没多少信心。

    ……

    吃饭时,气氛一片压抑,每个人都默默的想着心事。

    “家里米还有多少?”陈母突然打破沉默向陈大伟问道。

    “应该五百多斤吧!放心,每隔几天,我都要买一袋。”陈大伟说道,饭几乎都是他烧的,有多少米,他最了解。

    有了两个大胃王在,家里粮食消耗极快,一袋五十斤装的大米,不用几天就吃完了,光大米的消耗每月就需要用上三四千块,若不是陈守义工资和补贴可观,换成普通的工薪家庭,恐怕一家人只能喝西北风,领救济粮了。

    “炮声又停了!”这时陈星月提醒道。

    餐厅墙壁上的机械时钟,指针一格格的跳动。

    发出清脆悦耳的哒哒声。

    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连吃饭都慢了下来,每个人似乎都在等待着下一次炮声的到来。

    但这次间隔的时间格外的长,足足持续十几分钟,连晚饭都已经吃完,也没有炮声传来。

    “是不是被杀死了?”陈星月有些希冀说道。

    陈父和陈母闻言不由微微松了口气。

    “我就知道没事,那么多军队和大炮呢,怎么可能打不过呢,外面传的也太夸张了。”陈母道。

    然而话音才刚落,所有人都感觉地面一震,

    与此同时,“轰”的一声巨响,从远处传来。

    仅仅几秒的时间,炮声就越来越密集,几乎连成了一片,天花板上的灰尘,都开始簌簌抖落。

    这么近的炮声,恐怕只有安全区外的驻守部队了。

    听着外面惊天动地的巨响。

    恐惧笼罩每个人的身影,想起传言中蛮神的恐怖,众人心中越发不安。

    这时陈守义快速说道:“爸、妈、星月,你们现在都去地下室。”

    现在的别墅项目,地下室基本是标配,空间足有上百平,如今除了其中一个房间,被当成储藏室使用,大部分都是闲置着。

    “哥,你呢?”

    “我去拿一下武器,很快就过来。”陈守义说道。

    “那我也去拿。”陈星月说道。

    陈守义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走出餐厅,一个蹿步就跨上二楼。

    他打开卧室门,一个箭步走到窗户前,拉开窗帘,朝远处观望。

    此时时间已经是五点,天色已开始暗了下来,透过窗户,不远处的天边一片的火光和硝烟,他甚至可以隐约看到一枚枚火箭炮,喷射着汹涌的火焰,在空中急速飞行。

    战争的前线离这里只有十几公里,在这种战争中,这点距离,几乎已经处于战场中。

    就连他从这里抵达战场,也只需几分钟的时间。

    早在服用神血前,他全力冲刺的速度就可以达到五十米每秒,而如今已经能达到近百米每秒。

    奔跑的速度,取决于步频和步幅以及风阻,步频自然不用多说和敏捷(反应能力)息息相关,以他七倍与常人的敏捷,在奔跑中甚至还有余心等待一下另一只脚落地的时间。

    而步幅和腿部力量有关,他的力量足以让他在奔跑中一步跨出十五六米。

    至于风阻的因素,对他这种拥有控风能力的人而言,影响若有若无。

    当然,奔跑的速度,并不是步频越高越快,同样也不是步幅越大越快,两者彼此平衡,相互妥协,有个最大的中间值。

    否则的话,陈守义的速度就不是常人的十几倍了,而是常人的五六十倍(敏捷*力量)

    当然,这是全力爆发的速度,最多持续个半分钟就会彻底力竭。不过哪怕是普通的奔跑速度,对于陈守义而言,跑个十几公里,也就几分钟的事情,还根本谈不上多少体力的消耗。

    ……

    陈守义看了一眼,就迅速的拉上窗帘,把箭包的箭矢取出来一部分,一根根的装在三个背负式的箭袋中,其中一个箭袋,专门放置破甲箭。

    然后他又把挂在墙壁上的战弓取下上弦。

    等忙完一切已经过去了一分钟,他再次回到窗户前,远处硝烟弥漫,已经完全看不清视线。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外面的炮声的似乎稀疏了不少,再也没有的先前的密度。

    事实证明,这并不是错觉。

    随着时间的推移,炮声越见稀疏。

    卧室的门用力敲响:

    “哥,妈叫你快回地下室。”陈星月在门口大喊道。

    “我知道了,你先过去,我马上就来。”陈守义说道。

    “那你快点!”

    陈星月很快就离去了,陈守义又失神站了几分钟,炮声终于彻底沉寂。

    死一般的沉寂。

    陈守义仿佛石化一般一动不动,浑身僵硬。

    直到门口再次传来陈星月激烈的敲门声,他才浑身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这里不能待了!”

    他立刻取过放着贝壳女的公文包和长剑,打开卧室的门。

    ps:感谢拂晓之空的打赏。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