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八九章:剧变(三)

第一八九章:剧变(三)

    安全内的小城区已经开始在平整地面。

    陈守义视线所过之处,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工人。

    这些工人不少都大腹便便,一看就没怎么干过苦力的人,这些人基本都是最近才迁移过来的难民。

    自从异变后,失业率就一直高居不下,也只有新设的安全区,就业率能达到异变前的水平。

    而除去安全区,整个河东市,十个人中能找到工作的恐怕也就一两个左右,绝大部分人都处于失业中,只能去救济站维生,

    要说现在市政府有没有钱?

    那绝对很有钱,相当有钱。

    自从银行无法正常营业后,巨量的资金就堆积在银行,接下来又被市政府保管。如果把这笔钱平均分发给民众,恐怕每人都能拿到一两百万。

    然而任何一个稍有理智的当权者都不会这么做。

    钱本质上是一种所有者与市场关于交换权的契约,根本上是所有者相互之间的约定,如果剥离货币的本质,钱也就是一张纸而已,除了看着精美外,毫无价值。

    在如今的形势下,市场上物资供应紧缺,一旦把巨额的货币平均分配给民众,所有的民众第一件事,恐怕就是大量购买粮食等物资,如仓鼠过冬一样囤积起来。

    结果就是市场通货膨胀,货币贬值,物价飞涨。

    整个社会只会变得加剧混乱。

    如今物价还能相对稳定,市场供应平稳,还要多亏了民众手中根本没多少现金,哪怕就算以前是富豪,手上的现金加上黄金之类的保值品,也不会太多。

    陈守义把自行车放到车库,拉下铁拉门。

    他提着沉重的箭包,走进客厅,陈星月就好奇的凑了上来:

    “哥,买了什么东西啊?”

    “没什么,箭矢!”陈守义扬了扬箭包,示意了下。

    “这么大一个包,买了多少?”陈星月问道。

    “六百多支!”

    陈星月闻言惊愕的张了张嘴,随即立刻抱过陈守义的胳膊,用从所未有的甜腻声音撒娇道:“哥,你最好了,分给我一些呗!”

    “停,能不能给我好好说话,你都没有弓,要箭矢干什么?”陈守义听的一阵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连忙道。

    陈星月炸了眨眼,继续撒娇道:“哥,你不是还有把弓吗,你又不用了,能不能送给我了。”

    随即又补充道:“从小到大你都没送过我礼物呢!”

    陈守义闻言脸上却丝毫没有不好意思。

    说的好像你送给我过似得。

    他心中腹诽。

    “行行行,不就是一把破弓吗,给你给你!”陈守义说道,

    他本来还打算,等过几天这个月的工资发下来,给妹妹买一把女性的武者战弓。

    如今看妹妹这么节俭懂事,显然是不用了。

    由于男性在力量上拥有天然的优势,所以女性武者和男性武者的标准是不同的,男性武者级战弓标准是五百磅,而女性则只需要四百磅。

    五百磅虽然对勉强已经有武者身体素质的妹妹而言,可能有些重了,不过又不是去实战,平时练习练习那是完全没问题的,最多拉上几次,胳膊就酸软了。

    “哥,你真是太好了!”

    看着妹妹抱着自己的胳膊蹦蹦跳跳,一脸激动的样子,陈守义把本来想说出口的残酷真相咽了下去。

    算了,还是不刺激他了,就让她蒙在鼓里吧。

    毕竟作为一个哥哥,还是要有哥哥的胸襟和气量的。

    “你等一下,我给你拿过来!”陈守义放下箭包,走到二楼卧室,拎来一个弓包。

    陈星月迫不及待的打开弓包的拉链,没过多久,战弓就已经组装好。

    这种武者级的战弓向来经久耐用,适应各种战场环境,即便陈守义根本没多少保养,看的也依然像新的一样。

    陈星月越看越是欣喜,兴奋道:“箭呢,给我支箭。”

    看着见猎心喜的妹妹,陈守义无语,从箭包里取出一支递了过去,提醒道:“你小心点,不要松手了,要是射到墙壁上,你就惨了,到时候肯定要被骂一顿。”

    陈星月闻言心中暗道,从小到大每次在家里搞破坏的都是你吧,我都不兴说你了。

    有一次在房间里玩火,差点把家里都点着了。

    不过这话也只有心里想想,此时万万不敢说出口,万一她哥听得恼羞成怒,小气的收回战弓,那就糟了。

    她娇声说道:“放心,我又不是初学者!”

    武者学徒考试其中一项就有箭道考核,若论起来,陈星月学箭的时间,比陈守义可长多了。

    只见陈星月用标准的手法,用力的拉开弓弦,白皙修长的脖子,几根青筋隐隐冒出,脸色憋得泛红,随即又缓缓松开。

    陈守义估计,以她的力量和体力估计能拉个六七次就已经到了极限了。

    见她撑得住,陈守义就不在管她,从箭袋中数出五十支普通箭矢,拎起箭包就准备回卧室:“你一个人慢慢练吧,箭矢我给你五十支,不够了再向我要。”

    “哥,你最好了,谢谢哥。”

    “这把战弓我已经用过不短的时间……”陈守义说道,还没说完就被妹妹打断道。

    “哥,放心吧,我知道,这是你的第一把战弓嘛,我一定会好好爱护的。”

    陈守义站在原地,张了张口,把接下来那句“随你怎么折腾”的话,咽了下去。

    ……

    陈守义回到卧室,把箭包放好,取出一支破甲箭,手指摸索着锋利的箭头。

    破甲箭比普通箭矢要沉的多,钨的密度比黄金还高,当然箭头不是纯钨,而是钨钢,不过密度也是普通钢铁的两倍,整个箭头,都有一斤重,流线而又锋利的箭头,色泽黑沉,寒光闪闪,显示出可怕穿透能力。

    用八百磅搭载这样的重箭头,在近距离下,威力估计远比反器材狙击枪更大,军用装甲车的装甲,都可以轻易射穿。

    他看着心痒难耐,忍不住就想要试验一下,但一看周围的环境,就竭力按捺下心来。

    不急!

    还是等晚上再去试验。

    陈守义把玩了一阵,把这枚箭矢放到书桌上,准备趁着晚饭前,修习几遍炼体三十六式活动下身体。

    然而他才刚摆出一个起手势,炮声再次从遥远处传来,他心中咯噔了一下,连忙停了下来。先是相对清脆的防空炮,很快又变成沉抑如闷雷的重炮。

    他一个箭步,就走到窗前,迅速拉开窗帘。

    如今他视力已经相当不错,只见遥远的天边,无数防空炮凌空爆开形成的黑色烟雾,还未彻底消散,如一个个阴影一般悬浮在空中。

    持续了两三分钟,所有炮声就嘎然而止。

    但陈守义不仅没有松一口气,心中反而越发不安。

    果然,没过多久,炮声又重新响起,这次变得更加密集,声音似乎也更加接近。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