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八八章:怒火

第一八八章:怒火

    2016年,3月7日,天气阴。

    云山脚下的公园,数千个衣衫脏乱的人类,在四周蛮人监视下,清理着从山脚滚落的巨石。

    一个二十多岁左右的胖子抱着一块石头,挺着大肚子,脚步踟蹰的前进,气喘的像是老旧的风箱。

    他感觉真的撑不下了,这样还不如死了算了。

    从小到大,他都没这么受累过。

    满手的血泡,酸软的胳膊,几乎断掉的腰板,这两天来,他几乎每天度日如年。他能感觉到,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乃至每一个脂肪分子,都在他强烈的抗议。

    休息!

    休息!

    他迫切的休息!

    短短两天时间,他感觉都瘦了一圈,那些心爱的脂肪正飞快的离他而去。

    他抱着石头,艰难走到远处的山脚下,扔下石头,走到一个隐蔽的角落,终于支撑不住,双腿颤抖着,一屁股坐在地上。

    强烈的舒畅感,传遍全身,他感觉浑身都有些酥麻,忍不住呻吟出声。

    “真想一辈子都坐下去啊!”

    才坐了没多久,胖子就敏锐的注意到周围不少人,频频对他使眼色。

    胖子立刻感觉到不对劲,慌忙四处观望。

    只见远处一个蛮人,正大踏步朝他走来,他面色冷厉狰狞,锐利如鹰隼的眼中带着一丝强烈杀意,胖子吓得浑身一个哆嗦,立刻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

    然而还是迟了。

    “该死的贱种!”蛮人面色憎恨的用通用语低沉的咒骂了一声,长鞭一挥,手中丝毫没有留力和顾忌。

    鞭子发出一声渗人的厉啸声,下一刻胖子身上的衣服瞬间爆开,白皙的背部上,出现一道深深的伤口,黄色的脂肪和鲜红的肌肉都朝两边翻卷,甚至隐隐可见森白色的肋骨。

    遭遇如此重击,胖子双眼如灯泡般鼓起,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血中还夹杂着内脏的碎末,直挺挺的扑倒在地,只剩下浑身抽搐。

    这个蛮人抽了一鞭还不解恨,又用力的反复抽了十几鞭,衣服碎片夹杂的无数肉沫,漫天飞舞。

    蛮人最后一脚踢飞已被鞭打成一堆烂肉惨不忍睹的尸体,冷冷的扫了这群低贱的奴隶一眼,大踏步离去。

    ……

    “该死的老鼠!”

    达波诺挥舞的巨斧,对着一栋几十层的办公楼,凌空一劈,狂风乍起,一道红色能量一闪而逝,整栋大楼微微一震,楼体出现了一道斜斜的仿佛被激光切割过的细缝,没过多久,上半部的大楼便顺着细缝缓缓滑下。

    “轰!”的一声巨响。

    地面激烈震动,近万吨的重量砸落在地,发出一声巨响,烟尘如蘑菇云一样冲天而起。

    达波诺气喘吁吁,眼神的怒火,已经几乎化为实质。

    这些天来,勇气之神达波诺变得越发烦躁,这个世界无休止的偷袭,让祂心中邪火直窜。

    在踏入这个世界前,信徒组成远征军队数量还足有近六万,如今在反复打击下,竟只剩下三千都不到,当然绝不大部分死于刚进入这个世界时,这里的土著铺天盖地的反击。

    不过对勇气之神来说,那种正面对抗而伤亡的,祂最多只是心痛,还不至于愤怒。

    在入侵这个世界祂就已经做好失败甚至陨落的心理准备的,若是这个世界这么容易征服,又哪里轮得到祂。

    真正让祂愤怒是那些懦弱、卑鄙、无耻、东躲西藏的老鼠。

    他们躲在阴暗的角落,用那些奇特的武器,把他们一一偷袭杀死,他们的装束伪装成这个世界软弱的平民一样,就连身体素质都强不了多少。

    哪怕祂亲眼也无法分辨,哪个是这个世界的战士,哪个则是平民。

    这让原本以为已经顺利在这个世界站稳脚跟,可以开始传播收割信仰的达波诺当头一棒。

    如今巨大的损失,已经让所有蛮人都开始畏惧不前,再强大的勇士,面对这种杀人于无形的攻击,也心中打鼓。

    “卑微的渎神者,原本我还准备仁慈等着你们臣服于我,成为我的眷属,但显然你们放弃了最后宝贵的机会。”祂眼中闪烁着怒火,低声自语。

    作为一名高智慧生物的神明,祂自然不会犯下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错误。这些偷袭的战士,显然来自这个国度的命令(在祂看来这个城市就是一个强大的国度)

    只要沉重的打击这个国度的反抗力量,让他们彻底明白和深深绝望,他们为之反抗的是何等的存在,然后再控制这个国度的国王,那些偷袭的战士,自然就不再是问题。

    下一刻,祂猛地一蹬地面,街道布满蛛网般裂缝,一圈次声波瞬间扩散。

    与此同此,身体如火箭般冲天而起。

    十几秒后,祂站在数千米高空,看着远处一群群这个世界神奇的战争机械,狞笑一声,俯冲而下。

    ……

    “欢迎光临!”商场内部冷兵器店专柜,一名漂亮的导购小姐微笑道。

    “箭矢在哪里?”陈守义问道,提着一个公文包。

    “请跟我来!”导购小姐微笑道。

    陈守义来到箭矢专柜,看向常用的普通箭矢:

    “怎么价格涨价了?”

    像这类普通金属箭,差一点的十几元一根,好一点也就二十多,如今却已经涨到四十多?

    “实在不好意思,最近粗钢价格暴涨,加工的成本也在飙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导购小姐连忙解释道。

    陈守义心中了然:“拿一根箭矢给我看看。”

    导购小姐取出一根,递了过去。

    陈守义拿起箭矢,查看了一下,发现加工品质和以前有些下降,箭身也粗糙的许多,好在平衡和重心都没什么问题。

    “我要三百,不五百支吧!”

    “多……多少!”导购小姐瞪大眼睛,有些结结巴巴道。

    现在可不比以前了,有钱的人少的可怜,能拿出一万,已经大款了,她原以为只是采购个十几二十支的小生意,没想到确实个大客户。

    “五百支,有问题吗?”

    “没问题,没问题!”导购小姐连忙说道。

    “这种破甲箭,也给我来二十支。”接着陈守义又指着箭头色泽黑沉的破甲箭说道。

    这种破甲箭用的钨钢箭头,相当坚硬,据说三百磅的战弓在十米内,就可以射穿两公分厚的标准钢板。

    “一共多少钱?”陈守义问道。

    “共两万六五百!”

    ……

    陈守义付完钱,拎着重重的箭袋,走出商场,抬头看了一眼阴沉的天空。

    推出自行车,骑上上,脚一蹬,迅速朝家里飞速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