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八七章:从犯和主犯

第一八七章:从犯和主犯

    十几分钟后,陈守义就离开江南大学的新校园。

    “啪”的一声。

    他脚下踩到一个泥水坑,冰冷的泥水,溅的满腿都是。

    陈守义回过神来,暗暗咒骂了一声,连忙抖了抖腿,把多余的水迹甩干。

    时间到了三月份后,气温已经明显回暖,不再像二月份那么冰寒,除了晚上依然还在零下,白天有太阳的时候,已能基本保持零度以上。

    除了外面的公路,小城区内都是泥石路,到处坑坑洼洼,自冰层解冻后,便成了水坑,稍不注意踩在上面,就会溅上一身的泥水。

    陈守义摇了摇头,把多余情绪驱逐出脑海,他打开属性面板,查看现在的能量积累。

    “已经有5.7,想要短时间内提升实力,只能拿它想办法了。”他心中暗暗沉吟。

    他视线掠过能量积累,看向技能栏中的“箭道”

    “箭道:熟练16”

    这是他所有战斗技能中熟练度最低的一项,“熟练16”的技能水平,比已经达到“精通12”的剑术相比,天差地别。只能说普普通通,勉强够用,

    但这个最弱的一项,又却是威力最大的一项,在中短距离内,一个优秀的神箭手,完全可以越阶杀敌。

    “优化炼体三十六式,只能再往后延了,好在这种第一次优化,消耗不多,只有1点而已,以现在的能量积累速度,也就六七天就能补上。”

    ……

    晚上!

    新城区新安装的汽油灯散发苍白的光芒,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不停的来回巡逻。

    陈守义提着弓包,在路上,被接连被盘问了数次,才总算顺利离开新城区。

    走到外面公路上,两旁的工厂机床有节奏的轰鸣声,在这个寂静的深夜中,显然震耳欲聋,路上不时有一辆满载着货物的蒸汽卡车缓缓的开过。

    如今的这里工厂基本都是二十四小时轮班倒,不过即便如此,陈守义估计现在生产效率连异变前的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都不到。

    异变前所有设备都是自动化,半自动化,数控机床已经完全普及,而现在一切几乎倒退回一战前后的水平,虽然可能某些方面会更先进些,但也相差不了多少。

    他行走的速度开始加快,脚腕只是稍稍用力,每步便如缩地成寸般跨出五六米远,只是十几分钟后,身影就已经掠过最边上的一座工厂,走出将近十公里远。

    紧接着,陈守义离开公路,走上一条通往前面山丘的小路。

    看着左右无人,他拉开外套的拉链,很快一个比手指稍大的小小人儿就从里面迫不及待的钻了出来,大声抱怨道:“好巨人,再晚一点,我要被你闷死了。”

    “这怎么会闷死?”

    “笨巨人,我是说差一点就闷死。”贝壳女娇嗔道,说着,她抓着陈守义的衣服,连抓带爬迅速的翻到陈守义的肩膀上,兴致勃勃的左张右望。

    ……

    陈守义手如幻影,如一阵清风在弓弦拂过,一根箭矢就迅疾飞出百余米远,重重的穿透一颗碗口大小松树,在正中心留下一个大洞,箭头又余势不止的插进一块岩石,尾羽剧烈的震颤,嗡嗡作响。

    这时松树摇晃了几下,很快就慢慢从中折断,轰隆倒下。

    巨大的动静,让躲在洞里的一只老鼠,吓得立刻逃了出来。

    “好巨人,这里有只坏老鼠!快打死它。”贝壳女眼尖,激动的大声道,自从上次被老鼠吓了一跳,她就对这种丑陋凶恶的生物恨上了。

    陈守义没有说话,迅疾的从后背的箭袋摸出一支箭,轻轻一抚弓弦,箭便已电闪射出。

    下一刻,箭矢以三倍音速重重的射中老鼠的身体,整只老鼠都被彻底炸开,血肉横飞。

    “巨人,你好厉害,老鼠被你打烂了!快,快看,那里还有只好凶的鸟。”贝壳女兴奋的满脸红晕,随即又指着远处正老老实实栖息在树上的麻雀大声说道。

    陈守义得意的一笑,又抽出箭矢。

    下一刻,一支箭矢瞬间飞过**十米,把这只遭遇无妄之灾的可怜麻雀撞的粉碎,大量的羽毛飞舞。

    “用箭术优化后的手法进行射箭,我的持弓的手臂变得更稳,不易颤动,射出的箭准了许多,而且抛却了多余的动作,手法变得无比的简洁高效,如果熟练的话,我的开弓速度可以提升一到两成。”他心中暗道。

    箭术的优化,主要体现在拉弓时各条肌肉发力的协调和技巧上

    早在服用神血前,他开弓速度,就能达到每秒七八箭,超水平发挥时,甚至能达到每秒十箭,而服用神血后,已经基本能稳定每秒射出十箭的水平。

    如今箭术优化,只要熟练下来,他的射速将更上一层楼。

    ……

    直到凌晨四点,从犯兼刽子手陈守义和主犯贝壳女,才兴高采烈的踏上归途。

    此次大屠杀,共计杀死了三十多只老鼠,五十多只麻雀之类的各种鸟类,还有两只野鸡,可惜那两只野鸡,已经被三倍音速箭,炸得四分五裂,因此没有任何战利品。

    损失则是,所有的箭矢都耗光了。

    这些箭矢不是射入山林中再也找不到,就是穿入泥土,很难再挖出来,一些箭矢穿入泥土甚至都深达半米,有这个功夫,还不如重新再买一批。

    “好巨人,等明天日落后,还来吗?”贝壳女余兴未消,小脸带着两坨红晕,兴致勃勃的问道。

    看着这些平时能威胁到她的生物,在她的指挥下,血肉横飞,实在太刺激了。

    贝壳女在陈守义发现前,就孤零零的一个人过着东躲西藏的生活,对她而言,是没有多少善恶观念的,只要对她有威胁的,自然都是坏的,最好就是全部死光光。

    这样一切都美好了。

    “来!”陈守义说道。

    “啵啵啵!”贝壳女激动下,连亲陈守义好几口:“巨人,你真好。”

    陈守义抹了下脸上细微的唾沫星子。

    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走进工业区,陈守义就抓起贝壳女,在她抗议声中,把她塞进怀里,然后拉上拉链,迅速的往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