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八五章:奴隶

第一八五章:奴隶

    河东成安区,一栋住宅楼内。

    薛松杰右手拿着一根棒球棍,左手拿着一个望远镜,身体蹲在窗帘后,透过一条窗帘的小缝小心翼翼向外面观察。

    他长得五大三粗,一脸虬髯,若是忽略他白的像面团一样的皮肤,以及如怀胎六甲的肚子,简直就像张飞在世。

    但薛松杰却感觉自己快要吓尿了。

    自从昨天凌晨突然被传来的炮声惊醒,他就感觉强烈的不安,而接下来的发展,也证明了自己猜测。

    一个可怕庞大的身影,如飓风一般在城市中游荡。

    所过之处两侧大楼的玻璃纷纷粉碎,柏油地面也犹如大炮轰过一样,短则每隔百米,远则每隔数百米,出现一个深坑。

    他亲眼看到,不远处一座哨所,还未来得及攻击,就已瞬间化为一堆废墟,里面一根炮管也飞天而起,如今还如烟囱一样,插在附近的一栋大楼四层的墙壁。

    他感觉就像在做噩梦,而残酷的是,这根本不是噩梦。

    一群胆大的市民成群结队,骑着自行车,从街上的飞快的驶过,从昨天到现在,他已经看到好数十次了,每次看着人群慌乱逃难的背影,薛松杰都替他们捏一把冷汗。

    真是不要命了,要是碰到那个可怕的身影,恐怕瞬间就会碾成肉酱。

    但看着他们越骑越远,他心中又渐渐的有些坐立不安。

    好像那可怕的身影,自早上开始,就再没出现过。

    万一……运气好真能逃出来呢

    成安区不安全了,别的区可说不定,再不济跑的更远一点,离开河东,总有安全的地方。

    薛松杰心中有些挣扎。

    一边是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一边是暂时的安定,两种的选择,让他迟迟下不定决心。

    在他胡思乱想中,又有一群接着一群的自行车在对面街上飞快的驶过,连小区内的居民也离开不少。

    他眉头紧锁,从口袋摸出一包皱巴巴烟盒,抽出一支同样是皱巴巴的香烟,用柴火点了几下,就着微弱的火苗,深深吸了一口。

    刺激的烟气,在肺部转了几圈,重重吐出。

    半分钟后,他把还剩下半截香烟扔在光洁的地板上,用脚狠狠碾了碾,咬了咬牙,脸上闪过一丝狠色。

    “妈的,必须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薛松杰看了一眼窗外,立刻回房收拾东西,现金自然要带,衣服当然也要带上几件,一旦离开,以后短时间内恐怕是回不来了,另外吃的喝的也要带上一些,若是路上不顺利,也不至于挨饿。

    等他忙完,已经是十几分钟后了。

    他提着大包小包,在走出家门前,心中又忍不住看了一眼窗户。

    然而只是一看,一股寒意从尾椎骨升起,传遍全身,浑身一阵发冷。

    他手一松,行李便掉落在地。

    一群数十个或是穿着兽皮或是穿着像是乞丐,长相奇形怪状的人类走入小区。

    这是蛮人!

    虽然他从没亲眼见过,但以前在网络和新闻却见过不少,此时一看这种特殊的穿着,便一眼便认了出来。

    不少人身上还带着血迹,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人类的。

    但薛松杰觉得是人类的。

    想起传言中这些蛮人的可怕,他忍不住尿意更急了。

    这时他注意到一个领头的蛮人似乎说了几句话。

    两人蛮人顿时留在了门口,其余蛮人开始四处分散,三三两两的朝小区各栋大楼走来,没过多久,其中两个蛮人,便已走入他家所在的住宅楼的门口。

    他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慌乱的捡起被他扔在地上的棒球棍,不停的做着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然而持着棒球棍的手,却依然不争气的抖个不停。

    ……

    天色阴沉。

    数小时后,一队上千人组成的长龙移动着脚步,离开小区。

    有人恐惧不安,有人麻木绝望。

    小孩和女人的哭声,喧闹成一片。

    薛松杰在人群中,目光直视,努力的不去看旁边那个矮壮的蛮人。

    蛮人那黑的发沉的长矛上,戳着一颗满脸扭曲的头颅,鲜血顺着的木杆流淌,浸的满手都是鲜血。

    这是先前不少人试图逃跑的结果,不仅被杀鸡一样杀死,连头颅都被扭断,戳在长矛上,以示威慑。

    整个队伍里没有一个老人,因为所有老人早已经在赶出来之前都已经被处死。

    蛮人少年赛奇和其他蛮人一样,左手拎着一大包袱的战利品,右手的长矛同样挑着一颗头颅。

    来之前他还相当紧张,心中充满恐惧,但此时心情舒畅像是吃了一大块油汪汪冒着油脂的肥肉一样。

    这群异世界的奴隶,相当温顺,没有遭遇到多少反抗,只是杀了数十个奴隶,把头颅一摆,就乖巧温顺就像家畜一样。

    当然就算反抗也没用,就连他这个小身板,只要时间足够,都能轻易的杀死这里的所有异族人奴隶。

    这异族人实在太脆弱了,就像柔嫩的草茎,轻轻一折就能折断。

    然而这样弱小的部落,却拥有着数不尽的食物和肉,住着远比神庙更恢弘漂亮的房子,还有各种让他眼珠都无法转动的漂亮装饰品。

    一想到这些,赛奇心中就忍不住就升起一阵愤怒和嫉妒。

    这里的一切,都是如此是新奇和震撼,是如此的美好,他那贫瘠大脑所能幻想的一切美好的神国,也就如此了。

    好在现在这里的一切,都是他们的了。

    想到以后自己也能拥有这一切,特别是吃不完的肉,赛奇的脚步顿时变得轻快起来。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巨响。

    走在他前面的同伴,忽然捂着胸口倒下。

    听到这种巨响,赛奇浑身一阵哆嗦,心中下意识的回忆起昨日噩梦般的场面,还在愣神中,这种沉闷的巨响就以一种独特的节奏接连传来。

    ……

    砰!砰!砰……

    每一声,都有一个蛮人倒下。

    面对这种超距离攻击,很多蛮人都傻乎乎站在原地,疑神疑鬼的东张西望,完全没有应对的手段。

    恐惧开始弥漫!

    当,第六个蛮人倒下后,剩余的蛮人终于克制不住心中恐慌,开始崩溃的四散逃离。

    只是短短几秒,这群数十个蛮人,便一散而空。

    薛松杰随着人群蹲在地上,看着迅速消失在视线中的蛮人,恍惚感觉在梦中。

    ……

    七八百米外,一栋大楼内,两个身穿便装的狙击手,立刻收起武器,装入行李箱,迅速的转移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