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八二章:剧变(二)

第一八二章:剧变(二)

    陈守义看了好一会,才回到床上坐下。

    听着密集的炮声,他怔怔的发呆。

    他没有收到演习的通知,也没听到任何的风声,况且就算演习,也不会放在四五点的凌晨。

    这绝对出事了。

    ……

    炮声足足响了半个小时,就变得逐渐稀疏起来,又继续过了一个小时,便彻底停歇,只有零星的炮声偶尔响起。

    不知为何,听到炮声变得沉寂,他心中反而升起一丝不安。

    外面的天色已经开始放亮。

    新的一天又已经来临。

    陈守义站在窗户前,看着别墅区里大量脚步匆忙,面色沉重的行人,他心中仿佛压着一块巨石。

    这里是安全区内的别墅区,里面住的无一不是军政高层,最不济也是武者。

    其中一位陈守义还认识,是河东市的二号领导,不久前还专门代表市政府特意来陈守义家过来慰问拜访。

    那时候他笑容和煦,一脸亲和,然而此时他脸上却乌云笼罩、面色凝重,在两名通讯员的陪同下,一路小跑着朝远处走去。

    ……

    云山位于河东成安区内,海拔两百二十多米,垂直高度一百八十三米,东西长七公里,南北宽三公里,是河东市著名的风景区,也是最大的自然公园。

    此刻此刻,原本风景秀丽的云山,已经凭空矮了一截,到处都是碎石和横七竖八树木,尸体的残骸漫天遍野。

    硝烟弥漫,一片狼藉和血腥。

    一只浑身血肉模糊巨兽无力趴在地上,发出无力的哀嚎,它腹部已经被炮弹撕开,大量的内脏和肠子淌落一地,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一个蛮人少年僵立在巨兽尸体旁,一脸惊魂未定。

    先前那仿佛末世一般天崩地裂的场景,深深震撼他的心灵。

    他亲眼看到,部落中强大的勇士,被天火轻易的撕成碎片,飞入半空,也亲眼看到他负责驯养的庞大巨兽,哀嚎的倒地,无力挣扎。

    虽然自从异变后,人类实力已经削弱千百倍不止,几乎一夜间,从现代几乎退化到近代,若不是没有勇气之神,在最后关头出现,力挽狂澜,这次战争完全是场屠杀。

    这支庞大蛮人军队才露面没多久,就被浮在半空的侦查飞艇发觉。

    半小时后,还没等蛮人军队全部从通道出现,铺天盖地的炮弹和火箭炮就已经开始洗地。

    离第二次异变已经过去数个月,这么长时间足以对一些不再适用当前环境的武器进行紧急改装,比如原本是电子火控的武器,被改造成机械控制,同时也把原本异变后变得疲软的炮弹发射药,掺入威力更大tnt和黑索金混合物。

    在黑火药时代时,发射药和炸药还是相同的成分,也就是黑火药。

    但到了近代后,炸药和发射药就开始分开了,现在火炮的发射药一般为无烟火药,而炸药则是爆炸威力更大的tnt和黑索金的混合物。

    两者无法替换,发射药需要的相对稳定燃烧,通过空气膨胀推动炮弹在炮膛前进,而炸药则燃烧迅速,几乎瞬间爆炸。

    如果放在异变前,把炸弹取代发射药,唯一的结果,就是先把炮膛炸碎了。

    不过自从异变后,化学反应速度开始下降,火药武器威力削弱,只要控制药量,炮管已经足可以承受这种膛压,发射距离甚至变得更甚以前。

    当大量的炮弹和火箭炮,从数公里乃至十几公里外,呼啸而至时,蛮人军队瞬间遭遇重创,彻底被打懵,这时候任是再强大的个人力量,面对这种天崩地裂的景象,也如待宰的猪羊好不了多少。

    ……

    从战争开始到现在,蛮人少年都如石化般站在原地,脑子一片空白,久久回不过神来,直到一道长鞭猛地抽中他的身体。

    感觉着背部火辣辣的剧痛,他顿时灵魂归位,一个激灵彻底清醒过来。

    回头一看,他连忙跪伏在地:“祭司老爷!”

    “信徒,愣在这里干什么,回去营地集合,伟大的勇气之神已经真身降临,所有的反抗,都如长矛戳入软泥,轻易就会被洞穿,我主必将占领这个世界。”祭司一脸狂热的鼓舞道。

    “是,祭司老爷!”蛮人少年立刻站了起来。

    伟大的勇气之神降临了吗?

    他先前早就吓懵了,根本没看到。

    想起勇气之神的伟大,他原本惊惶的情绪迅速的退去,立刻变得振奋起来。

    但很快,他心中振奋的心情,便迅速的沉寂下来。

    他看到战场上到处都是伤员和尸体的残骸,痛苦的呻吟声,此起彼伏。

    这时他看到熟悉的身影,面色一白,连忙跑了过去:“思里德大叔,你怎么了?”

    他看到思里德大叔强壮的胸口已经被破开了一个大洞,鲜血止不住的汩汩冒出,口中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思里德大叔,坚持住,我去叫求祭祀老爷!”

    “是你啊,小……小赛奇,别去叫祭祀老爷了,没用的……别伤心,我这……这是要去神国享福了!”他一边吐血,一边艰难的说道,脸上扯出一丝僵硬的笑容。

    “是,思里德大叔,我没有伤心,听祭司老爷说,那里是流淌着奶和蜜的国度,你会幸福在那里生活,没有痛苦,也不会死,到处都是食物,还可以每天都吃肉,油汪汪香喷喷的肉。”话虽然这么说,但小赛奇泪水就止不住的流。

    从小到大,就思里德大叔对他最好,每次他狩猎回来,总会分给他一点,迷惘无助的时候,思里德大叔也会过来安慰他。

    就连他成为部落的驯兽师,也是思里德大叔花费了十几张兽皮,才打通关系,把他塞了进去,否则他一个孤儿,又怎么可能成为一名令人羡慕的驯兽师。

    在他眼里,思里德大叔就是他最亲的亲人。

    “是……是啊,我早就想去神国了。”思里德说着,仿佛回光返照,脸上闪过一丝不正常的红晕:“小赛奇,这次战争非常危险,你要机灵点,千万小心,我感觉……伟大的勇气之神……”

    他话还没说完,一口鲜血猛地喷出,他眼睛一瞪,就在再无声息。

    “思里德大叔!”小赛奇猛地悲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