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八一章:剧变(一)

第一八一章:剧变(一)

    异世界,大草原。

    数万的蛮人军队排成一条五六公里长的长龙,缓缓的前进。

    长龙中上百只形似科莫多巨蜥,却足足大上数倍的巨兽,显得尤为引人注目,放在地球上,都是当之无愧的最庞大的陆地。

    巨兽背负着如山一般的物资,每迈一步,地面都有些微微震动。

    相比于其他如野人一般的同族,这些蛮人文明度要高了许多,这些蛮人手上的武器已经出现原始弓箭以及盾牌,大部分蛮人穿在身上的已经不再是兽皮,而是粗糙的用藤麻编织的衣服。

    不过穿这种衣服的,都是地位低下的蛮人。

    那些祭祀,或者强壮的战士,身上依然是兽皮。

    这并不奇怪,兽皮穿在身上也远比藤麻编织长满毛刺的衣服要舒适的多,在某些时候,也是个人武力的象征。

    而且一些强大猛兽的兽皮,还可以带来更强大的防御,保护自身生命。

    就算在地球,一张完好的兽皮也远比普通衣物要贵。

    除了由于神秘之力的限制,没发展出金属武器外,这是一个处于从原始狩猎部落文明逐渐向封建农耕文明过度的文明。

    ……

    这时队伍里的其中一只巨兽似乎被路边一片嫩草吸引,突然脱离队伍,朝一侧走去,一个跟在巨兽后面的小个子蛮人,吓得连忙快步追了出去。

    他看上去才十五六岁,皮肤黑瘦,身高连巨兽的一半都不到,光巨兽的一条大腿就有他腰部粗,他一边拼命的追敢,一边暗暗祈祷。

    “伟大的勇气之神在上,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这种巨兽虽然是素食生物,大部分时候也相当温和,但有时候脾气却相当暴躁,一旦把它激怒,那简直是一场灾难。

    事实上,他不是第一任的驯兽师了,在此之前,已经有三个驯兽师被它疯狂的踩踏而死,尸骨都化为肉泥。

    巨兽小步奔跑了数十米,在一片草丛前停了下来,它愉悦的打了个响鼻,喷出一片水汽,就低头开始啃食。

    蛮人少年呼呼喘气走到巨兽边上,一看巨兽吃的草,顿时暗道叫糟。

    这是一种刺酸草,叶子长着尖锐的小刺,吃起来味道酸酸的,是蛮力兽最喜欢的食物,就连他有时候口中乏味时,也会偶尔拿它当零食。

    如果这时候阻止它进食,少年已经可以预料自己的惨状,自己绝对会向前几任那样被踩成一片肉泥。

    蛮力兽舌头一卷,一大片刺酸草就被卷入口中,尖锐的小刺,对它而言似乎毫无影响。

    就在这时一位衣着华丽兽皮的祭司老爷,手持长鞭,一脸不耐烦的大步朝这里走来。

    注意到这一幕的蛮人少年心中顿时焦急起来,他连忙试探的呼唤了几下,迎来的却是警告似的低吼声。

    “信徒,怎么回事?”远远的祭司就脸色阴沉的喊道。

    蛮人少年吓得连忙五体投地的跪伏在地,口中结结巴巴道:“祭……祭司老爷,是刺……刺酸草!”

    祭司走到跟前,看了眼巨兽正在吃的草,顿时了然,脸色稍缓道。“伟大的勇气之神庇佑你,信徒,起来吧,这不怪你!”

    说着默念“驯兽术”,随即一道温和的光芒,迅速的没入蛮力兽的身体。

    驯兽术是最低级神术,对于野性未驯的猛兽,效果并不怎么好,但对于这种已经初步驯化的巨兽却有奇效,只见这头兽晃了晃脑袋,就放弃了继续进食,跟随祭司重新回到队伍。

    蛮人少年耷拉着脑袋,迅速的跟了上去。

    “信徒,记住这是最后一次!”祭司把巨兽驱赶回队伍,回头厉声说道。

    “是,祭司老爷。”蛮人少年连忙又在草地上跪伏在地,大声道。

    ……

    陈守义一觉睡到自然醒,他睁开眼睛,只感觉神清气足,昏睡前的头痛早已经消失一空。

    卧室的汽油灯还亮着,看了看手表,还只有四点半。

    他打开属性面板一看,他心中闪过一丝喜色,意志竟又增加0.1点。

    他继续躺了几秒后,就从床上坐起,眼睛一瞥,结果发现贝壳女还在旁若无人乐此不彼的不停的脱衣服、换衣服,看着她小脸上挂着的蠢萌的笑容,陈守义实在想不明白这到底有什么乐趣可言?

    反正从小到大,每次他妈买来一堆衣服,让他穿上试试,他都不耐烦试。

    “你怎么还不睡觉?”陈守义出声道。

    许是太过全神贯注,贝壳女被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这才发现巨人已经醒来,她拍了拍鼓鼓的胸口:“好巨人,你吓死我了!”

    随即又叹了口气道:“我还没忙完呢,我今天太累了,还有一一一……一一件衣服还没试呢?”

    “行行行,你继续忙!”陈守义有些无语道。

    他拿起剑在卧室里,细细体会身体发力。

    他动作轻柔而又舒缓,身体的肌肉如水银般流动,一招一式,力随念动,流畅自然。

    对于一个“入静炼已身”已完成炼肉阶段的大武者而言。一身肌肉掌控自如,哪怕仅仅才练习了一个月左右,优化版本的剑术,也已练的精熟,彻底的取代了以前的粗糙的版本。

    体现在剑术的等级上,则已经飞跃般的达到:精通:12。

    而且还在飞快的进步。

    也没见他脚下多用力,双脚就贴着地面如滑行一般轻轻一迈,便已轻松跃过三米多远,如一只轻灵的飞燕,一剑无声的从一个胡桃木挂衣架上滑过。

    “靠!”

    陈守义回过神来,猛地一拍脑门。

    叫你手贱!

    眼见那半截挂衣架在地心的引力下,从空中掉落,陈守义连忙一个迈步,在落地前,迅速的接住。

    就当陈守义准备放到一边,继续练习时,外面传来突兀一声沉闷的响声。

    犹如遥远处传来的一声闷雷。

    一开始陈守义还没在意,然而很快,巨响就越来越密集,没过多久,就如煮沸的浓粥一般,仿佛整个天地都在翻滚震动。

    这是炮声!

    而且起码还是数十门,甚至数百门火跑齐发,才能造成这种浓粥翻滚似的效果。

    陈守义愣愣的站立了一会,猛然回过神来,一个跨步,就走到窗户前,迅速的拉开厚厚的落地窗帘,可惜远处一片漆黑,根本什么都没有看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