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八零章:不省心

第一八零章:不省心

    晚上,陈守义练完二十遍炼体三十六式,满头大汗的停下来,浑身肌肉都不自然的微微抽搐。

    他打开属性面板,看了一眼。

    脸上露出一丝失望:

    “进步越来越慢了!”陈守义心中暗道。

    自从服用了神血后,近大半个月来,除了敏捷增加0.1点外,其余**属性,都没有增加。

    就连那增加了0.1的敏捷,他都怀疑本身就已经到了变化的边缘。

    属性只显示到小数点后一位,无论是14.55,还是14.64,按照一般四舍五入的原则,都只会显示14.6,但只要到了14.65,虽然看着只提升了0.01,但显示在数值上,却足足提升了0.1点。

    不过肉身属性没多少进步,精神类的属性却是进步了不少,比如感知提升了0.点,达到了12.5,意志也同样进步飞快,提升了0.点,达到1。

    如今他使出的剑芒,已能接近五厘米长了,威力也大了许多,像调羹那样粗细的金属,完全可以一斩而断,至于切割木头之类,心神已没多少损耗了。

    关键是这种剑芒无形无色,无疑是阴人的利器。

    战斗时,若是对手没有防备,一个不注意,轻则割裂皮肤,重则完全是开膛剖腹的结果。

    接下来,陈守义走到卫生间里痛痛快快的冷水澡,别墅屋顶上已经安装热水器,不过洗了这么时间的冷水澡,对他而言,早已习惯洗冷水澡。

    没过多久,他穿好衣服,扯过一根毛巾,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回到卧室。

    贝壳女正坐在床上,一本正经整理着前面如小山般堆积的小衣服,不时的拿起一件新衣服,把身上的衣服脱掉,进行试装,不停的搔首弄姿,左顾右看。

    见陈守义过来,连忙征求意见道:“好巨人,我穿这件衣服好不好看?”

    衣服在异世界通用语中是没有特定词汇的,这个词贝壳女自己从动画片里学来的汉语。

    “很好看!”陈守义说道。

    贝壳女顿时一脸喜滋滋的放下,又脱掉这件衣服,拿起另一件换上,继续问道:“那这一件呢,好不好看。”

    “也很好看!”

    “那一件呢?”

    ……

    “好看,反正你长着辣么可爱,穿什么都好看。”看着短短五六分钟里,贝壳女连续换了十几套,陈守义终于有些不耐烦了。

    他都有些怀疑,自己似乎做错什么?

    早知道,不该一下子给她这么多衣服。

    贝壳女被哄得眉开眼笑,问道:“好巨人,为什么你的‘衣服’就不漂亮呢?”

    面对这个问题,陈守义一时都有些无言以对,回过神来,没好气道:“只要你的衣服漂亮就好,管这么多干什么?”

    “哦!”贝壳女闻言一脸开心的哦了一声,不再说话,又继续兴致勃勃的换衣服。

    有这么开心吗?

    看着贝壳女被训斥了一句,还高兴的样子,陈守义有些搞不懂她奇特的脑回路。

    不过一想到,对方是异世界生物,他心中也就了然。

    既然是异世界生物,那思维方式和正常人类不同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陈守义转而便不再理她,躺在大床上,任由她自娱自乐。

    最近他发现了一种快速锻炼意志的强度的方法,这大半个月来,他意志能飞快的进步,就归功于此。

    他闭上眼睛,心神很快就进入灰雾空间。

    在世界树上找到其中一枚记忆树叶,然后心神迅速的投入其中。

    ……

    “陈兄弟在看什么?”在一处山洞口,旁边的肖长明问道。

    “我觉得这云不正常,不像自然产生!”陈守义抬头看着云层,面色凝重道。

    ……

    真正陈守义的心神则浮现在半空,如看电影看着以前在记忆中发生的一幕,转而他就看向高空,也恰在此时,云层瞬间洞开,一个庞然大物如流星般直坠而下,落入山谷,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这是一个月前探索巨镰虫巢穴,恰好看到神战的一幕。

    陈守义念头一动,心神瞬间的朝高空飞去。

    此时此刻,高空中一个云层组成的宏伟巨人,正在迅速成型,四周电闪雷鸣,越是接近,陈守义就越能清晰的感受这种真神的威压。

    他从没见过,这种可怕的气势。

    他曾亲面过幼儿版的大地巨人,也曾杀过树神,但一千个一万个树神加起来,也没有这个云层巨人来的可怕。

    陈守义甚至有种错觉,他迎向的不是一个生物,而是一轮灼烧万物的烈日,那可怕的威压,正灼烧着灵魂,心神都开始焦灼燃烧。

    仿佛这里根本不是什么虚幻的记忆,而是真实无虚的力量。

    他咬了咬牙,凭着毅力继续前行,粗大的闪电,如蜿蜒的巨龙,不时在身边闪过,不过陈守义早就在一次不算美好的经历中,验证过这些闪电对他丝毫没有威胁性。

    事实上,在记忆空间中,除了那神明散发可怕的威压无法免疫外,其余一切物质和能量,都对他毫无影响。

    要不然,他也根本不敢尝试这种迎向神明,这种自杀性的行为。

    待接近那个云层巨人的一百米后,可怕的威压,已经差点让陈守义晕厥,望着这个庞大如山巨人,他心灵仿佛失去了束缚,恐惧也开始信马由缰,无法控制。

    人的情绪是有阈值的,这是人的自我保护,一旦突破这个阈值,情绪就将无法控制,无法调节,轻则影响身体健康,重者甚至威胁生命,比如大喜大悲,又比如被恐惧活生生的吓死。

    而意志越高,越能掌控自身的情绪,不会轻易突破阈值。

    仅仅只坚持了几秒,陈守义就弹出记忆空间。

    他猛地睁开眼睛,感觉头痛欲裂,眼前阵阵发黑,一阵强烈的疲惫传来,就沉沉睡去。

    一旁正在忙活贝壳女听到鼾声,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熟睡的陈守义,微微一愣,想了想便放下手中的小衣服,小脚跑到巨大的被子前,双手抓住一个角,涨红着脸往陈守义身上拼命拖。

    她总共十五公分高,也就比被子的厚度都高不了多少,这对她而言,无疑是个大工程,她忙上忙下,足足忙活了十几分钟,才总算把被子替他盖好。

    贝壳女最后替他掖好被子,叉腰站在陈守义面前,脸上累的红扑扑的,呼呼喘气,一脸嫌弃的自言自语道:

    “真是个笨巨人,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随即又跑回衣服小山前,重新坐下,继续兴致勃勃的整理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