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七七章:风起

第一七七章:风起

    一阵寒风吹来,陈守义皮肤都升起一阵鸡皮疙瘩。

    真是冷啊。

    即便陈守义体质已经远超普通人类,但任谁赤身裸体,在这个天寒地冻的深夜,也坚持不了多久啊,特别是先前还流失了大量鲜血,此时更是身体虚弱的时候。

    毕竟自然之愈虽然让他愈合速度惊人,但失去的鲜血却不会自动补充。

    他打开属性面板看了一眼。

    果然发现各项肉体属性都有些下降。

    好在都不多,普遍都只下降了0.1或者0.2,而且只要修养几天,这些属性应该都会重新恢复。

    “走了!”陈守义关掉属性面板,向贝壳女招呼一声。

    贝壳女闻言迅速小跑几步,一跳跃起一米多高,凌空抱住陈守义的胳膊后,手脚灵活爬动,很快就翻身坐到陈守义的肩膀上。

    ……

    公园占地数百亩,战斗的地方又在公园深处,并没有引起丝毫的动静。

    陈守义一路避开街上巡逻的士兵,迅速的回到卧室,他把贝壳女放到床上,蹑手蹑脚的走到卫生间,洗了个澡,彻底清洗掉身上的血迹。

    然后把破碎的衣服装入袋子放到床底下,准备等明天扔到外面的垃圾桶里。

    他愣愣看了一会窗外,朦胧的夜色下,几根烟囱散发着微弱的火光。

    足足看过来好一会,他才拉上窗帘,躺到床上。

    没过多久,便已经睡着。

    ……

    第二天,陈守义就把自己发现通过白晓玲转告河东市政府。

    接下来几天,一切都风平浪静。

    只是退役军人的动员,变得越来越紧迫,不少士兵和街道办的公务人员,走入小区,带走一个又一个人退伍军人。

    陈守义已经嗅到战争的气息。

    ……

    春节来临。

    相比往年,今年的春节显得特别冷清,整个河东市都没有多少过节的气氛。

    压抑而又沉闷。

    只有几个无忧无虑的小孩,一大早就在小区里玩闹。

    事实上,无论政府单位还是重要工厂,在这个春节都没有放假。

    中午,陈大伟特意做了一大桌子的菜。

    “最近是不是要打仗了?”连陈母也感觉到最近的气氛有些不对。

    “别瞎猜!”陈大伟说了一句,过了一会,又叹了口气,说道:“担心有什么用?”

    陈守义没有说话,在大势面前,即便是他这种从某种程度上已经堪比武师的强者,也只能随波逐波,不要说恐怖莫测的神明,就连异世界随便出来的一个大祭司这样强者,就差点让他身死。

    这还是由于对方并不善于战斗,否则死的就是他了。

    吃饭的气氛有些沉闷,吃过饭,陈守义正准备回卧室,就陈星月叫住:

    “哥,我最近进步很大,你帮我测试一下,看我是不是有武者的实力。”

    陈守义看了一眼客厅,说道:“行,去外面吧!”

    两人很快就走到小区的公园,此时还是吃饭时间,公园人很少,两人选了个无人的偏僻角落:

    陈守义在附近折了一根树枝,扔给妹妹,开口道:“身体素质就不用测试了,武者就是用来实战的,你攻过来来吧,我看看。”

    陈星月拿过树枝跃跃欲试:“哥,你可不要大意!”

    说着,她脚下一点,身影如轻盈的灵猫,一记刺剑,就朝陈守义肩膀迅疾刺来。

    陈守义脚下不动,只是肩膀微微一偏,就间不容发的躲过妹妹的刺击:“不要顾忌,你这种程度,可没有武者实力,更是伤不了我。”

    陈星月银牙暗咬,树枝猛地横斩。

    陈守义立刻一个铁板桥,腰板仿若柔弱无骨,仰天斜倚,双腿却依然牢牢地钉在地上,避开对方的攻击。

    “有点样子了,不过还不够,出剑必须更快,动作需要更灵活。”

    陈星月一发不言,咬牙蒙头攻击。

    树枝划过空中,不停的发出“咻咻”的声音,然而无论她如何攻击,除非故意斩向双脚,他才会微微后退,否则他双脚就像钉子一样,钉在地面纹丝不动。

    几分钟后,陈星月就面色潮红,气喘咻咻的停了下来,气急败坏道:“哥,你能不能别老是躲。”

    这也实在太打击了人了。

    “我不躲难道任由你攻击,我也会很疼的好不好。”陈守义奇怪道。

    “是实战,你来我往的那种。”陈星月解释道。

    “那一招就结束了。”

    “哥,你这人怎么这样,我是你妹妹,你就不能让着我点。”陈星月胸口一窒,气不打一出来。

    “好吧,只是开个玩笑。”陈守义笑道,看着妹妹有些发黑的脸色,只感觉以前受过妹妹的气都消散一空,整个心情都舒畅起来。

    接下来,陈守义便控制实力,陪陈星月练习。

    以他堪比武师的实力,给陈星月喂招,完全居高临下,高屋建瓴,仅仅一分钟后,陈星月就疾风骤雨的攻击,逼迫的体力枯竭,香汗淋漓。

    “哥,我现在有武者实力了吗?”回去的路上,陈星月说道。

    她虽然一脸脸色疲惫,但双眼却闪闪发亮,来河东市后,她已经很久没有酣畅淋漓的和人练习了。

    “还差一点,身体素质够了,但灵活性和协调性还远远不够,入静炼己身还没完成炼肉吧?”陈守义想了想说道。

    “恩,差好多,现在才只刚刚炼化了四肢。”陈星月说道。

    “那已经炼化大半了,很快了,估计再过半年到一年,就能完成了。”陈守义说道,身体素质可以通过资源来弥补,但这方面却没有捷径可走,只能一步步来,就连他也才刚刚完成炼肉不久。

    “可还是比不过哥啊!”

    “别和我比。”

    ……

    数天后,一辆蒙着蒙布的蒸汽卡车小区门口停下,引得不少人围观。

    “爸、妈,车来了,我们上车。”

    一家人还有过来帮忙的白晓玲,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走上卡车,里面已经有不少人。

    “陈兄弟,你也是这趟。”

    听到熟悉的声音,陈守义回头一看发现是秦柳源,他们一家人数显然更多,除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还有他妻子和他两个儿子,看他大儿子的岁数,似乎和他也差不了多少。

    陈守义笑着招呼道:“是啊,真是巧。”

    他也没有多聊,客套了几句,便放下行李,和父母和妹妹在一旁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