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七六章:剑芒的特殊效果

第一七六章:剑芒的特殊效果

    等陈守义抽剑回头一看,却发现先前的那个蛮人已经消失不见。

    他连忙一个迈步,提剑风似的蹿出大门,左右一看,又绕了办公楼一圈,却没有发现丝毫踪影。

    他心中顿时郁闷的够呛。

    这他妈不是勇气之神的信徒吗?

    怎么跑的比兔子还快?

    上次如此,这次还是如此。

    不过陈守义相信,他绝对就在附近。

    先前的战斗兔起鹊落,电光火石,从战斗开始到结束,总共也就花了一两秒左右。

    这么短时间,以他如今身体状况,还能跑多远。

    更何况四周一片寂静无声,他根本没听到丝毫奔跑时的脚步声,他肯定就躲在某个角落。

    看来需要贝壳女出马了,以她五感的敏锐程度,没什么风吹草动,能瞒过她。

    “小不点,快过来。”

    听到招呼,贝壳女迅速从一个小树洞跳下,飞快的跑了出来,灵活爬到陈守义肩上,没等陈守义询问,她就已经呼吸急促的大声道,小脸满是激动的红晕:

    “巨人,巨人,我发现他的躲在哪里了?”

    陈守义面色一喜,连忙道:“在哪里?”

    “那个坏巨人,就躲在那颗大树上。”贝壳女小手迅速指了一下。

    果然就躲在附近。

    陈守义闻言迅速看去,贝壳女指的那颗大树,便在办公楼附近,离他不过三十多米远,以他的视力,这么短距离,即便在这个深夜中,依然纤尘毕现。

    然而,他却根本看不到对方躲在哪里。

    他眉头微皱。

    这是他第二次看到对方隐身。

    这种能力实在太恶心了。

    也不知道贝壳女怎么发现的?

    陈守义深吸一口气,目光凝沉。

    提着剑,一步步走去,走了几步后,他眼睛终于分辨出一丝细微的违和感,他发现前面大树的其中一根树杈上有些微微虚化扭曲,感觉就像ps过一样。

    他慢慢靠近。

    等两者接近到十米后,对方终于按捺不住。

    伴随着光线一阵扭曲,那蛮人突然显露出来,他愤怒的猛地一蹬树干,碗口大的树干瞬间折断,与此同时,身躯迅速膨胀,居高临下,朝陈守义一拳轰来。

    见他以狂暴之势,攻击而来,陈守义反而心中松了口气。

    他最怕的是对方战斗时依然能隐身,如果是这样就棘手了,好在最坏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看着他急速接近的身影,他早已准备多时,轻松一个侧步,避开攻击的同时,一剑切向他胸腹,那蛮人抬起右手准备阻挡,剑光一闪,一条粗壮的胳膊就已经脱离身体。

    大祭司痛的低吼一声,落地后连连后退,眼中充满绝望。

    他先前伤势太严重了,虽然神术已经勉强弥合了伤口,但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好,只是这么稍稍一动,他就感觉到伤口又已经重新撕裂。

    相比一开始,他那一身巨灵神一般可怕的力量和速度,如今他状态何止下降了五层,不仅动作变得有些无力,脚步都显得有些虚浮无力。

    陈守义慢条斯理的一步步向他走去:

    “刚才那一脚,踢得我很疼啊。”

    大祭司看着对方那肌肉密集交错的胸膛,上面还清晰的印着一只漆黑的大脚印,脸上忍不住抽动了几下。

    他明明记得,自己那一脚,已经把他胸骨都踢断了几根,这种伤势和他相比都差不了多少。却怎么也想不明白,才转眼间,对方就已经活蹦乱跳,仿佛根本没受伤一样。

    “我……我是勇气之神的大祭司,愚蠢的无信者……”

    他话还没说,就看到对方身影就忽然模糊,大祭司立刻咽下口中的威胁,绝望而又愤怒的低吼一声,奋起余力,脚下猛地蹬地,迎着那高速逼近的身影,不退反进。

    两人瞬间擦身而过,蛮人继续前进几步,一个头颅从身体脱落,血液冲天而起。

    几秒后,小巨人般的无头身躯,重重的摔倒在地,发出一声闷响。

    陈守义一抖剑身,几滴挂在上面的血珠被高速震飞,插剑入鞘。

    “吓我!”

    “不过大祭司,好像地位不低啊!”

    据他了解,在异世界一个成熟的真神教会中,祭司一般可分为祭司,大祭司,再上面还有主祭、教皇。

    大祭司虽然只是体系中的第二级,但异世界生产力不发达,可容纳的人口密度极低。

    千里无人烟,几乎是常态,就连一个真神,可能也就数十万或者上百万的信徒。

    整个部落能成为祭祀的,恐怕一万比一都不到。

    毕竟祭祀是神明牧羊人,主要的工作就是宣扬神明的威能及伟大,劝人信仰,感召信徒,必要时也需要战斗,应付部落的危机,但这些都是需要神明每天赐下神术,消耗自身神力的,祭祀越多,消耗也就越多,培养的多了,入不敷出都有可能。

    像这种人数只有百人左右的微型教会中,一个大祭司的地位显然不会低。

    陈守义转而就把些许思绪抛在脑后,正当他准备离开这里。

    这时他忽然发现那具尸体出现了一丝异样,一丝阴冷的气息弥漫开来,很快一个散发着微光的淡淡虚影,从尸体中缓缓浮现而出。

    他五官模糊,依稀可以看到那蛮人的面容。

    许是这些祭祀显然经常使用神术,他们的灵魂也沾染了一丝神力的气息,这些灵都散发着微不可察的微光,白天或许看不到,在黑暗中却相当显眼。

    此时他一脸迷茫的左看右看:

    “已经到了神国了吗?”

    “怎么和想象的不一样,景色又有些熟悉!”

    很快他就注意到旁边陈守义,不由吓了一跳,脸上浮现出一丝恐惧,连忙后退,像是一阵微风一样,贴着地面缓缓的飘荡。

    这时他隐约中感应到一丝若有若无的牵引之力,他心中一喜,立刻抛下对陈守义的恐惧,连忙以从所未有的虔诚大声祈祷。

    然而很快他就绝望的发现,虽然灵魂的牵引之力比先前清晰了不少,但这种力量依然不足以把灵活牵引到神国。

    突然他感觉一阵狂风呼啸传来,他身影都被吹的摇摇晃晃,他茫然的抬起头来。

    就看到那个人类快速接近,手中的剑散发如太阳一般的刺眼厉芒,下一刻他思维就彻底停滞。

    整个灵魂崩溃开来,爆开出无数的微弱的光点。

    陈守义面色一怔,看着手中的剑。

    感觉有些出乎意料。

    “没想到一剑就灭掉了,难道物理攻击也能伤害到灵?”

    “不,应该不是,而是意志的剑芒!”感觉着有些昏沉的大脑,陈守义若有所思。

    他突然想起办公楼还有一位,立刻返回大厅,却并没有看到这个蛮人的灵。

    难道逃离了?

    陈守义立刻招来躲在附近的贝壳女,一问之下,表示根本没有发现。

    他没有怀疑贝壳女的话,她素来胆小,她说没有,那肯定是没有的。

    只是为什么,同样的杀死,一个有灵出现,一个却没有灵出现呢?

    当然,那个大祭司的蛮人比这个蛮人要强大的多,可能是一个原因。

    不过陈守义感觉绝对不是这个原因。

    还在第一次异变时,一个普通人的灵魂,凭着自身的怨气,就能形成灵,一个蛮人强者,反而无法形成,这根本说不通。

    这时,他心中一动,猛地想起意志剑芒对灵强大的杀伤效果。

    他不禁若有所思。

    他回想起,先前击杀那蛮人大祭司那一幕。

    由于两者飞速接近,最快快要接触处,他侧身避开对方的拳头,反手握剑,凭着速度,高速切割掉对方的头颅,这种情况下心神根本谈不上凝聚,剑上恐怕也没有形成意志的剑芒,才造成了漏网之鱼。

    “看来以后,必须小心了,异变后,死亡已经不再是终结,地球已经渐渐成为一个超凡的世界。”

    ps:第二章明天下午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