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七五章:报仇不隔夜

第一七五章:报仇不隔夜

    此时陈守义相当凄惨,身上的衣服除了裤子还留有大半,其余的衣服只剩零星的布条挂在身上,浑身几乎已经**,更可怕的是,胸口还渗人的凹陷着,看着都让人头皮发麻。 .

    “肋骨断了六根,其中有两根肋骨似乎还在内脏中,让自己都有些呼吸有些困难。”陈守义手在胸口小心翼翼的摸索了一阵,面色难看,这是他受伤最重的一次了,几乎差点丧命。

    此时无形的神秘之力,开始朝这里飞速的汇聚,剧痛的伤口上,出现了丝丝的清凉之意,伤口正在开始飞快的愈合。

    “不能这么愈合,肋骨还未复位,到时候恐怕还需要再次敲断,承受一遍痛苦。”

    陈守义面色犹豫了下,忽然咬了咬牙,提起剑,把剑尖对准自己的胸膛,狠狠剖开表面肌肉和皮肤,直至看到森森肋骨,然后手指颤抖着,深处胸腔,把肋骨一一扳正,强烈的痛楚,让他浑身颤抖,冷汗淋漓。

    最痛苦还是那两根插在肺部和肝脏的肋骨。

    那种近乎让人晕厥的剧痛,疼的他差点喊出声来,口中不停的吐血,即便在零下十几度的深夜中,他豆大的汗珠,依然如雨般从脸上滑下。

    “该死!”陈守义闪过一丝狰狞。

    肋骨复位后,他连忙控制着肌肉和皮肤,闭合伤口。

    躲在树后的贝壳女惊惶的跑了出来,小腿飞快迈动,朝这边拼命的奔跑,离陈守义几步远就不敢再靠近,看着满身是血的陈守义小脸满是担忧道:“好巨人,你不会要死了吧。”

    “好巨人,你可千万别死啊。”

    陈守义听得胸口一窒,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他连忙挥了挥手,让她滚远点。

    到时候蛮人那一脚没要他的命,他都要被她气死了。

    伤口的清凉之意,变得越来越强烈,连疼痛都变得减轻了不少。

    他感觉肺部越来越痒,他忍不住轻轻咳嗽了几声,结果吐出几口凝固的血块。

    堵塞的呼吸立刻变得通畅起来。

    事实上不仅是肺部,被刺破的肝脏,断裂的肋骨,切口的伤口,无一不传来强烈的麻痒感。

    但陈守义不敢去抓,也不敢动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状态越来越好,五六分钟后,他已经可以慢慢的走动,十几分钟后,伤口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疼痛。

    “恢复速度竟这么快,这自然之愈实在太强大了,地球已经如此,若是在异世界岂不更加惊人。”

    他又继续休息了几分钟,发现除了剧烈运动还能感觉隐隐作痛外,其余已经丝毫没有影响,他看着那蛮人一路遗留下的血迹。

    目光一冷。

    “蛮人,你逃不的。”陈守义低声喃喃自语,脸上闪过一丝狠厉,这是第一次惨败,败的如此凄惨,差点就送命。

    这蛮人被他刺了一剑,腰部贯穿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这种严重的伤势,就算不死,也逃不了多远。

    “快上来!”陈守义转头对贝壳女说道。

    贝壳女闻言,惊讶的叫了一声:“好巨人,你没事了吗?”

    “别废话。”陈守义脸色发黑道。

    贝壳女吐了吐粉嫩的小舌头,迅速的顺着陈守义光腿,爬到他的肩膀上。

    随即他脚尖一点,顺着对方留下的血迹,迅速朝远处飞奔而去。

    ……

    公园偏僻处一栋两层的无人办公楼内,门突然被一个身影撞得粉碎。

    “大祭司,你怎么了?”

    “遇到了强敌!”蛮人大祭祀,对旁边强壮的蛮人说道。

    他迅速的解除巨人之力,原本巨人化的身体,如漏气的气球飞快缩小,浑身也仿佛虚脱了一样,一下子瘫软在地,冷汗淋漓。

    “连你都受伤了,这个孱弱的世界,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敌人?”

    “巴伯,不要大意,这里不是我们的世界,神术效果太弱了,百份的力量,只能发挥个一份都不到,不过不用担心,那人已被我踢了一脚,估计也已经重伤。”蛮人的大祭司虚弱的说道,浑身冷汗淋漓,低头看着恐怖的伤口,手轻轻按住,心中默念:“愈合伤口!”

    手掌闪过一丝微弱的光华,他移开手掌,发现伤口只稍稍缩小了一些,无事无补,他叹了口气。

    神术是由神明赐予,不是想要用就能用,每次赐予都必须虔诚的祈祷,好在这次深入敌后,出发前,他就已被特意赐下了不少神术,甚至蒙受了一次神恩,让他身体堪比一些强大的战士。

    他又连续使用了五个神术“愈合伤口”的神术,这个可怕的伤口,总算慢慢合拢,虽然依然看着血淋淋,但至少已经不怎么致命,他已经感觉到生命不再向先前那样慢慢流逝。

    “草药!”

    那个强壮的蛮人闻言立刻从怀中掏出一把药草,大祭司挑选了几株,放在口中嚼碎,吐出后小心翼翼的敷在伤口上,长舒一口气。

    过了好一会,他继续说道:“不要小看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事实上相当强大,这里就曾经陨落过好几个神明。若不是我们世界的原力通过空间裂缝影响了这里,我们根本无法这么轻松的进入,不过我们还是要小心。”

    身为大祭司,他比普通蛮人了解的更多,也保持着清醒的理智,不会被盲目的信仰所迷。

    狂信徒是无法成为祭祀的。

    而且他也明显感觉到,最近勇气之神的力量正在缓缓的衰退,或许这就是勇气之神迫不及待试图征服这个世界原因。

    需要更多的信仰,才能维持自己的神格。

    只是这种想法太过惊世骇俗,亵渎神明,只是心中一转,就被他驱逐出脑海。

    “作为我主伟大勇气之神的大祭祀,你实在太谨慎了!”强壮的蛮人说道。

    “这就是我是大祭司,而你一直是祭祀的原因,盲目的勇气,并不能获得神明眷顾,我们作为替神明传播信仰的仆人,更需要的是智慧、冷静以及洞察世事的目光。”

    大祭司瞥了他一眼,说道,说完就疲惫的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这时,他没来由的生出一丝不安,一开始他还以为是错觉,但几秒后,他豁然睁开眼睛:“这里不能待了,我们快走。”

    敏锐的听觉让他听到不同寻常的声音。

    “怎么了大祭司?”

    “有敌人来了。”

    话音才刚落,一个身影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蹿入小楼。

    名叫巴伯的强壮祭祀怒目一睁,举起一张办公桌,猛地向身影砸去,下一刻,一道剑光闪过,办公桌瞬间被分成两半。还没来得及落到地上,那身影就在桌上一踏,借力如鹞鹰般窜起,凌空一剑,劈向那个蛮人。

    那强壮祭祀匆忙之间,根本没空捡起旁边的长矛,也没时间使用神术,面对凌厉的剑光,慌忙间只能迅速的后退。

    这次陈守义谨慎了许多,在进入前就已通过记忆空间,大致感受过对方的实力,比起先前那个能巨人化的蛮人相比,这个蛮人要弱上不少。

    几步后那蛮人就重重的撞在墙壁,坚硬的混泥土,被他巨力撞碎,他的动作不可避免的微微一滞,而在此时,陈守义已轻盈落地,脚刚一沾地面,他身影一个模糊,瞬间前进一步。

    下一刻,狂风呼啸,一道凌厉的剑光就已如闪电般没入他的额头,炸开一个碗口大小的可怕伤口。

    ps:补昨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