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七二章:无题

第一七二章:无题

    目送警察离开,陈守义关上门和父母妹妹重新回到客厅。

    “守义,这就好了!”陈母犹自有些不敢置信道,亏他们刚才还担惊受怕许久,结果警察一上门带走了尸体和另一名小偷,就结束了。

    “妈,别总是把我当成普通人,只要我们不犯罪,没人拿我们怎么样?”陈守义哭笑不得道。

    事实上,说句现实的话,随着异变后,市政府对武者特别是大武者的约束,已经进一步削弱,严重缺少制裁的手段,哪怕就算是犯罪,只要性质不是太恶劣,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妈和我都老了,没见识,以后这个家还是要靠你!”陈大伟叹了口气说道:“不过你可别仗着这身份,仗势欺人,胡作非为。”

    “爸,我一直老老实实的好不好,别人惹我,我都懒得搭理。”陈守义无语道。

    陈星月听得忍不住想呸他一眼,他哥杀人都不眨眼的,还老实。

    “我这是提醒你,省的脑子一热就冲动了,上次……”陈大伟说了一半,就闭上嘴。

    陈守义知道他爸这是想起上次的邪教事件,当初他杀人可是把父母吓坏了,连忙说道:“知道了。”

    接下来,一众人又反复把客厅的地板,清洗了数遍。

    “都去睡觉吧!”陈母放下拖把说道。

    ……

    陈守义回到卧室。

    贝壳女正躲在被子里,听到陈守义熟悉的脚步声,她迅速的露出一个头,等看到陈守义后,整个身体都钻了出来。

    “好巨人,你终于回来了。”贝壳女长松一口气的说道:“我刚才听到你再跟很多很多坏巨人说话!”

    陈守义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道:“别担心,他们都是很弱小的坏巨人。”

    贝壳女闻言放下心来:“恩,我就知道好巨人是最厉害的!”

    “我要尿尿!”

    真是麻烦。

    “刚才在外面的时候,干嘛不尿?”

    “刚才没有嘛,现在有了!”贝壳女脸红红的,一脸扭捏道。

    她是被听到这么多巨人的声音给吓得。

    ……

    第二天一早,睡了仅仅四个小时的陈守义,就已经起床。

    他把贝壳女捞起重新放入公文包,随即打开行李箱从保温箱里拿出三管神血,便走出门,陈大伟和陈母又在地板拖洗,客厅里满是水渍。

    “起来了?”陈母招呼道。

    “早上刚拖过,怎么还在拖?”陈守义问道。

    “她说还能闻到血腥味,根本就一点都没有嘛,我就闻不出来!”陈大伟抱怨道。

    “就你心大,一躺在在床上就睡得跟死猪了一样,这可是刚刚死过人,不拖几遍,还怎么住人。”陈母一脸不善道。

    陈守义转过话题:“妹妹呢?”

    “在房间里呢!”陈母说道。

    陈守义敲了敲门:“星月,出来一下,有事情跟你说。”

    “哥,什么事啊?”房门很快打开,陈星月穿着一身睡衣,手中提着剑,满头大汗的走出来,一脸疑惑问道。

    “等会再说,妈爸你们也停一下。”

    陈父和陈母闻言也好奇的停了下来,陈母说道:“怎么搞得神秘兮兮的!”

    陈守义把三管神血放到沙发上:“这是给你们的,每人一人一管。”

    “什么东西啊?”陈星月拿起一管,看着里面散发微弱金色光辉的液体,顿时好奇的问道。

    “这是神血,异世界神明的血液,极其珍贵,你服用后,估计离武者也不远了。”陈守义一脸严肃的说道。

    神……神血!

    神明的血液!

    陈星月眼睛猛地瞪大,吓的差点脱手掉落下去,等反应过来连忙紧紧攥住。

    陈父和陈母更是一脸瞠目结舌,过了好半响才回过神来。

    陈母连连拒绝道:“这东西太珍贵了,你们两兄妹服用好了,我们就不用了。”

    “是啊,是啊,我们用了也白用。”陈大伟也说道。

    “我已经用过了,这些就是给你们和星月,服用后还能一定程度上延寿呢。”陈守义说道。

    陈星月也反应过来,态度坚决道:“是啊,爸、妈!你们不要的话,那我也不要了。“

    “行行行,我知道你们孝顺,我们就收下了。”陈母最后拗不过两人,一脸欣慰的说道。

    “这东西服用千万要小心,这东西效果有些烈,爸妈,你们两个每次服用,一两滴就够了,分个十几天服用,星月可以稍微多一点,但也要注意小心。”陈守义不厌其烦的说道。

    父母都是普通人,就连陈星月也只是武者学徒,不像贝壳女和他,一个有种超自然能力的异世界生物,一个则是大武者,对神血可以接受的剂量远超常人。

    “要不现在就试试!”陈星月有些迫不及待道。

    “随你。”陈守义说道。

    陈星月很快兴奋的跑去厨房拿了三个水杯,里面已经倒了上昨夜的温水:“爸妈,一滴够了对了不对?”

    “恩!”陈守义点了点头。

    “先倒个十分之一吧!”陈守义想了想说道。

    陈星月轻轻的拔开一根试管的软木塞,小心翼翼的给其余两个水杯分别倒了一滴,随即又给自己到了五六滴。

    看着陈母和陈父,没有拒绝,一脸欣慰。

    陈守义心中侧目而视,就知道拍马屁!

    论这方面,他是一百个都比不上陈星月。

    这是性格决定了,改不了了。

    从小到大,每次父母买来零食水果,分完后,陈守义就自顾自的吃,陈星月则要跑到楼下,一定要先让父母尝尝,结果每次最后,陈星月往往能收获更多,也能获得更多的夸奖和偏爱。

    看父母欣慰的神态,这些神血父母显然不会全部服用完,剩下的绝对会试图偷偷塞给陈星月。

    不过这毕竟不是普通的财物,妹妹也从小就比他懂事,陈守义相信她应该不会接受的。

    见妹妹拿起杯子,正准备喝,陈守义连忙阻止道:“都去房间喝吧。”

    服用神血后,往往会生出一种迷幻愉悦的效果,让人失态,星月失态的话,他还能当笑话看,但看到父母失态那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