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七一章:陈星月杀人

第一七一章:陈星月杀人

    凌晨,一间卧室内。

    “彪子,别睡了,干活了!”一个身穿黑衣长相斯文的二十多岁青年,对躺在床上的矮壮青年说道。

    “阿龙,几点了。”

    “快三点了!”

    矮壮青年立刻从床上翻身而起。

    两人今年刚大学毕业,是同学,才参加工作没多久就迎来了失业。

    异变后交通中断,他们也没办法回老家,只好在河东市滞留了下来。手上仅剩的现金很快就花完,工作又无法找到,半个月前,房东跑到这里,大闹一通,明言再不交房租,就让他们滚蛋。

    这顿时让两人心生铤而走险的念头。

    第一次的业务并不顺利,才打开卧室的门,就惊动了房主。

    惊慌又加上紧张,两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对方一家三口包括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都一一捅死。两人都练过一些武道,对于普通人而言,根本无法抗衡。

    慌乱之间,两人只扯了少妇胸口的一根项链,就匆匆的逃离了现场。

    一开始两人每天都还担惊受怕,胆颤心惊,生怕警察突然上门,结果发现警察根本没有查到他们身上。

    没有电,就没有监控,像dna检测也无法进行,而且两人行动时还特意的带上橡胶手套,没有留下任何指纹,再加上根本没有目击证人,使得案件极难侦破。

    把项链偷偷卖掉付了房租,两人安分守己了十几天,见钱很快又快要花完,两人顿时又兴起再次作案的念头。

    事实就是这样,一旦犯罪的口子一开,有一次就必然有二次。

    “抽支烟清醒一下。”叫阿龙的斯文青年,递给他一支烟说道。

    矮壮青年打了个哈欠,接过烟,摸出一盒火柴,划了好几下,才终于点着。

    就着微弱的火苗,他深吸了一口,面色阴郁道:“希望这次别闹出这么大动静。”

    “上次是个意外,要不是动静太大,把人惊动了,我们也用不着杀人灭口。”斯文的青年吐出一口烟,一脸镇定的说道:“可惜那个少妇的还挺有姿色的。”

    听着对方丝毫不把人命放在眼里的态度,矮壮青年心中不由一沉,生出一丝退意:“我觉得我们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

    “别胡思乱想了。”斯文青年说着嗤笑了一声:“不抢怎么活?难道你真想去搬砖,还是去救济站挨冷受冻排个两三小时队领几个包子,我都丢不起这个人。我已经想明白了,如今这个社会要想活的像个人,你就要比别人狠,比别人恶。”

    矮壮青年面色阴沉,用力抽了口烟,随即扔在地上狠狠的踩灭:“这是最后一次了!听说最近火车已经通了,到时候分了钱,我就准备回老家了。”

    “随你!”斯文青年无所谓说道,少一个人,到时候还能少个人分钱。

    ……

    凌晨,陈守义训练回来,刚翻入窗户,跳到卧室。

    就敏锐的感觉到不对,他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陈守义心中一紧,连忙把贝壳女放到床上,立刻打开卧室的门,发现客厅里点了一根蜡烛,父母和陈星月都坐在沙发上,不发一言,面色紧张而又不安。

    地面还躺着两人,边上还掉落着两把匕首,一人浑身都是鲜血,一动不动,似乎已经死了。另一人则被五花大绑,口中也被破布堵住了,身体不停的挣扎扭动。

    陈守义看着父母和妹妹无事,心中不由一松,关上卧室的门。

    “哥,你回来了!”

    见陈守义出来,陈星月和陈父陈母仿佛有了主心骨,不安的神色也变得轻松了许多。

    “守义,你去哪里了?”

    “刚刚去了外面一趟,爸妈,这两人怎么回事?”陈守义扫了地上的两人一眼,便收回目光问道。

    问到紧要的事情,陈母顿时也忘了问陈守义为什么深更半夜出去,连忙说道:

    “这两人是小偷,来偷东西的,星月被惊醒后,准备制服两人,这两人想反抗,你妹妹一紧张就把其中一人失手杀死了,不会有事吧?”

    陈守义不由看了陈星月一眼,看到她面色看似镇定,但双手紧握,骨节都有些发白,毕竟是第一次杀人。

    他一脸镇定安慰道:“没事,这是正当防卫,爸妈你们放心去睡觉吧,这里有我们处理好了。”

    他手上杀的人,十根指都数不过来了,心理素质早已非比常人。

    “爸,妈,我就说没事的!”陈星月立刻说道:“你们快去回房间睡吧。”

    “真的没事?”陈大伟有些不信道。

    “真的没事!等会我去叫警察过来,让他们把尸体和另一人带走。”陈守义说道。

    许是对方口中的破布塞的太松,这名被五花大绑的窃贼在不停挣扎中脱落出来,他用力的吐出,惊惶的说道:“别,别叫警察,求求你们放了我。”

    “放了你,为什么要放了你。”陈守义闻言转头,冷笑说道。

    “我只是偷窃未遂,最多关几天我就出来了。”这名窃贼长得一脸斯文老实,但话中却是带着一丝威胁和嚣张。

    “什么意思?”陈守义心中一冷,不动声色的问道。

    斯文的青年心中莫名的闪过一丝不安,对方太镇定了。但一想到自己被警察抓走后果,到时候顺着线索继续调查,搞不好杀人的事情也会暴露,他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你懂得!”

    陈守义笑了,心中生出一丝杀意,他还没有见过在他面前这么嚣张的人。

    不过他也没在父母面前杀人,反正也不急于一时,等他从拘留所里出来再说不迟,他转而不再理他,对陈星月道:“我去派出所一趟,你守在这里。”

    “好的,哥!”陈星月强自镇定道。

    ……

    没过多久,四名值班的警察就跟着陈守义回来了,带头的还是派出所的副所长。

    警察迅速的把尸体装入担架抬走,还热心的帮忙清理掉客厅血迹,另一名窃贼也被拷走。

    至始至终,只做了口头的问询,像回派出所去做笔录什么的,根本提都没有提起。

    把几名警察送出门,陈守义感谢道:

    “麻烦各位了。”

    “不麻烦,不麻烦,还要感谢陈总顾问协助维护小区治安。”派出所副所长,连忙说道,他早就通过公安分局了解到,这个小区住着一个武者,却没想到还是个大武者,简直是吓死了。

    那名被手铐拷住的斯文青年听得面色震惊,自己刚刚威胁的到底是什么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