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六八章:威胁

第一六八章:威胁

    此时已经是中午,校门口到处都是进出的学生,陈守义骑着自行车混进校园。 .

    看着仿佛这个仿佛小镇般大小的校园,陈守义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知道你表姐办公室在哪里吗?”

    白晓玲茫然的摇了摇头,许是想起背后陈守义根本无法看到,她又说道:“不知道,我没来过这里,要不等会问一下吧。”

    也只能如此了。

    接下来,两人问了好几个学生,才总算搞明白知道对方办公室的位置。

    ……

    一个带着金丝眼镜,三十岁左右的知性少妇,看见白晓玲立刻从办公室站了起来,快步迎了上来,一脸惊讶道:“晓玲,你怎么来了,出了什么事了?”

    对于亲戚到自己办公的地方,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估计就是出了什么事。

    “表姐,没事,就是找你有些事情,我们去外面说。”

    她和同事招呼了一声,走出办公室:“好,你吃过饭了没?对了,这位是?”

    “还没呢,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陈总顾问陈守义,这是我表姐关苗!”白晓玲连忙说道。

    “哦,你好!”关苗说道,心中暗自疑惑,她和丈夫工作和生活都在校园,对于社会上的其他事情难免关注不多,但也知道总顾问绝不是普通的头衔。

    可这也太年轻了吧,比就大学生的年纪。

    “关教授,你好!”陈守义笑着点了点头。

    “都饿了吧,先去吃饭,有事情边吃边聊。”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小餐厅,餐厅人少的可怜。

    关苗点了两菜一汤,就准备付钱,白晓玲见状连忙说道:“表姐,再多点几个菜,这点不够吃的。”

    她脸色有些微红,慌忙又点了两个菜,心中估算下价格,心尖阵阵发疼。

    这个死妮子,就知道充大方!

    现在银行依然还无法取出钱来,谁家都没有余钱啊,而小餐厅的饭菜完全是市价,一碗以前只要十五块的红烧排骨,现在却要八十元,就连一份酸辣大白菜都要二十五元。

    要不是大学的公共餐厅都已经全部免费,所有的学生估计都要饿死,就连她和丈夫平时也在公共餐厅混饭吃。

    ……

    吃饭时,白晓玲问道:“表姐,你怎么不吃。”

    “我早就吃过了!”关苗说道。

    所以我才点两菜一汤,这可不是我小气。

    陈守义没有说话,学校餐厅的碗,对他显得有些小,没吃几口碗就空了。

    “我去给你添饭!”白晓玲连忙站起来,殷勤的跑去窗口添饭。

    反复添了三次,在关苗诧异的目光中,陈守义终于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用了,我已经吃饱了!”陈守义转而说起正题:“听白晓玲说,关教授是搞生物研究的?”

    “是环境微生物。”关苗纠正道。

    “都一样!”陈守义说了一句,随即沉声道:“你想请你帮个小忙,事成后报酬好说。”

    一开始关苗还没感觉这个男人有什么特殊,但随着神色一肃,一种巨大的压力就扑面而来。

    下意识的看了白晓玲一眼。

    却看到白晓玲连连使眼色,让她答应下来。

    这个死妮子。

    关苗心中镇定的下,说道:“既然你是晓玲的朋友,这当然没问题,不知是什么事情?”

    陈守义看了一眼,此时早已经过了吃饭的时间,餐厅除了这里外,空无一人。

    “你现在能动用实验室吗?”

    “我等会就有个实验要做,你……你想干什么,违法的事情,我可不做。”关苗说道。

    “表姐,你在想什么呢我是警察,陈总顾也市政府的安全总顾问,怎么会做违法的事情。”白晓玲一脸无语道。

    安……安全总顾问,这是什么职称,不过市政府的安全总顾问,这个名头实在太大,直接把她唬住了。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去外面说。”陈守义说道。

    ……

    等走到外面的小树林,陈守义让白晓玲暂时离开一阵,等两人走到前面亭子的时候,他出声道:“知道神血吗?”

    “你指的是京城超凡生物研究所搞得那种神血吗!”关苗有些紧张的问道。

    “不,是真正的神血。”陈守义加重语气道。

    “你了解这个干什么?这是一种极度危险的东西,它拥有着强烈的活性和侵略性,对生物而言,它是致命的毒药,它篡改基因编码,任何直接服用的他的人,都会身体崩溃而死,不过现在都已经没有真正的神血了,时间过去了将近二十年,它们都已经退化了。”关苗说道。

    “这就是我找你的目的,我想让它变得不致命,对你来说这应该不难。”陈守义说道。

    关苗呼吸急促起来,胸口起伏:“你……你有真正的神血。”

    这对一名生物学研究者而言,简直就像阿里巴巴找到了大宝藏。

    “没错,几天前才刚从神明身上流下的。”陈守义停下脚步,目光冷峻的看向她。

    关苗呼吸一窒,退后了一步,心中的兴奋渐渐消失,心中泛起了一丝寒意。

    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相当危险,感觉就像一头危险的猛兽,随时都会择人而噬。

    “不要打多余的主意,我不想最后动用不愉快的手段。”陈守义一脸冷酷的说道:“实验什么时候能开始?”

    “一……一点半!”关苗结结巴巴道。

    陈守义看了看时间,还有半小时:“什么时候能结束?”

    “不……不知道!”

    见陈守义眉头微皱,她连忙解释道:“关于神血的无害处理,一般有两种,一种是血浆分离,一种细胞液提取,后者充分利用,但难度较高,现在一些仪器没电无法动用,很难进行大批量处理,前者如果不算**实验安全性测试的话,两三个小时就够了。”

    “那就前者。”陈守义想了想说道,反正到时候分离所剩下依然在手中,等条件成熟,再充分利用不迟。

    “对了,实验室我要在场!”

    不过半分钟,白晓玲就看到表姐和陈守义返回了,只是不知为何,她发现表姐脸色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