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六七章:流通

第一六七章:流通

    “这么说,我的待遇提升了?”等白晓玲把来意说了一遍,陈守义问道。 .

    对此他并没有意外,既然已经暴露了,这些都是迟早的事情,只是没想到速度这么快。

    “是的,虽然还暂时还无法登记注册,但您的大武者身份已经得到市政府承认,并享有大武者应有的待遇,关于国家的大武者津贴,也有市里帮忙补足。”

    白晓玲递过一份资料,陈守义接过后翻了一遍,发现相比于武者,大武者待遇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其中国家大武者津贴就有五万,其余的省里和市里都各自补贴二十万,共四十五万,这些都是享有免税待遇,再算上挂靠在市政府的安全总顾问的工资的话,都有小一百万,待遇可谓相当不错。

    若是放在异变前的和平时期,他一个还没考核注册并确定的大武者,这种程序外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也只有在这种危机时期,才会出现这样事情。

    河东市这次也算是特殊情况特殊处理了。

    在陈守义翻阅资料的间隙,白晓玲趁机盯着陈守义,心脏砰砰直跳。

    这可是大武者啊。

    人类的单兵之王,终极杀人机器,而且还长得这么英俊帅气,皮肤嫩的都能掐出水来,简直就是完美的男神啊,

    陈守义面色冷峻,毫无所觉。

    不一会,他放下资料,看向白晓玲问道:“对了,你有认识搞生物研究的人吗?”

    “啊!”白晓玲连忙躲闪的避开视线,她掩饰的拢了下头发:“陈顾问,你刚才问我什么?”

    陈守义也没多想,重复道:“我是说你有认识搞生物研究的人吗?”

    “做生物研究啊,我一个表姐就是江南大学的微生物学副教授,你有什么事吗?”白晓玲一脸懵然道。

    她被他跳跃的思维,搞得一头雾水。

    刚刚不是再谈待遇的事情吗?

    “真是太好了,你什么时候有空?”陈守义心中一喜,他本来也就随口一问,没想到给了他意外的惊喜。

    神血不是普通物品,它的价值完全不是金钱能衡量的,说是无价之宝也不为过,若是放到不认识的手中进行操作,再心大的人估计也不会放心,如果是熟人的亲戚,那信任度天然就高上不少。

    毕竟,还有人质呢。

    “我现在每天都有空。”白晓玲说道。

    “那就好,我们现在就走!”陈守义站起来,说道。

    “可是,江南大学离这里很远啊!”白晓玲迟疑道。

    “没事,我有车!”陈守义说道。

    随即陈守义从自己卧室取来装在矿泉水瓶中的神血,用塑料袋包裹了几层,小心的塞入口袋。

    出门前对陈星月喊道:“星月,你给爸妈说一声,我不回来吃中饭了!”

    “知道了!”

    ……

    白晓玲心中还疑惑陈守义说的有车到底是什么意思,等到走到停车场,她才猛然发现是自己想多了,这只是一辆自行车。

    “快上车!”陈守义说道。

    “我也骑着车来的。”白晓玲矜持道。

    “你骑的太慢了,快点坐好!”陈守义催促道。

    白晓玲才刚以淑女坐在自行车后座坐好,身体就猛地一仰,吓得她连忙死死抱住陈守义的腰。

    真是好强壮好温暖的身体啊,感觉全身肌肉都在快速有力的律动。

    不过很快她就没心情浮想联翩了。

    等自行车驶离小区,速度变得越来越快,两边的景物飞快退去,让她恍惚感觉自己坐的不是什么自行车,而是一辆以近乎六七十码快速前进的摩托车。

    今天天气阴沉,没有丝毫阳光,即便已经临近中午,气温依然在零下两三度左右,凛冽的寒风简直就像刀割一样,呼呼的吹来,白晓玲缩头缩脑的躲在陈守义背后,心中暗暗叫苦。

    这样还不如自己骑自行车呢。

    陈守义可感受不到白晓玲的痛苦,此时他感觉着后背紧贴着的娇躯,忍不住浮想联翩,他敏锐的触觉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对方那凹凸有致又酥软弹性的身体。

    就是衣服穿得太厚了。

    如果是夏天就好了。

    那是一个挥洒荷尔蒙的季节。

    ……

    陈守义的自行车行驶在机动车道,踏板踩的飞快。

    偶尔可以看到一辆蒸汽汽车喷吐着白气,迎面驶过,或者被他自行车追上。

    这么长时间过去,河东市的各种蒸汽汽车,数量依然稀少,总数估计都不会超过一万辆,放在整个巨大的河东市犹如撒胡椒面一样,丝毫不显眼。

    这些蒸汽汽车几乎全部都是大型卡车,上面装满着各种堆积如山的货物,如老牛拉车一般缓缓前行。

    粮食、肉食、蔬菜、煤炭、钢铁……

    维持一个千万人口的巨型城市最基本的运转,每天所消耗的物资,几乎无法想象。

    物流运输,也成为当前最大的难题。

    半小时后,陈守义自行车经过一处铁路高架桥,这时一声长长汽笛声,从后面传来。

    他心中好奇,停下自行车,回头远望。

    没过多久,一辆老旧的像是从博物馆出来的蒸汽头火车,喷吐着浓郁的白烟,后面装载大量的煤炭,缓缓驶来。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在火车头的前面,陈守义看到上面还写着“为人民服务”的字样,作为快接近千禧一代出生的人,这种画面他只在网上看到。

    它发出铿锵有力的巨响,仿佛一头咆哮的巨兽!

    全国的物流显然已经重新开始流通,形势正在向好的方面变化。

    直到火车最后一节的车厢驶过,陈守义才回过神来,心情有些振奋道。

    “什么时候通车的?”

    “好像是两天前吧,你没看报纸吗?”白晓玲说道。

    ……

    陈守义重新蹬车,继续骑了半个小时后,两人终于抵达江南大学校区。

    大量士兵在附近警卫,几乎每隔几百米,就能看到一个防御哨所,上面炮管林立。

    作为全国顶尖的大学之一,江南大学重要性自然毋庸置疑。

    不只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数万名的学生滞留在这里,同时这里也集中着大量国家以及省重点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