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六六章:打击

第一六六章:打击

    一觉睡到九点半,陈守义才睁开眼睛。

    虽然睡了不过五个小时,却感觉神清气爽,丝毫没有困意,身体疲惫,也消失无形,浑身上下都充满劲力。

    他体质强大,特别是自然之愈的天赋能力,让他身体恢复速度惊人。其他大武者长时间激烈运动可能会出现肌肉拉伤现象,并需要长时间的修养,对他而言则完全不存在。

    他睁着眼睛,躺了几秒后,从床上坐了起来。

    转头看了眼枕头旁边,却发现贝壳女已经不翼而飞。

    他明明记得,凌晨他睡觉的时候,贝壳女也躺下了。

    好在只是在卧室里各个角落仔细找了一会,陈守义就发现了她的踪影,她小小的身体正蹲在窗沿上,一双绿豆大眼睛透过窗帘的微小缝隙,鬼鬼祟祟向外面张望。

    陈守义看的心中无语,起身穿好衣服,走了过去:“你在看什么?”

    许是太过全神贯注,贝壳女被陈守义声音吓了一跳,浑身一阵抖动,差点从窗沿跌落下去:“好巨人,你吓死我了!”

    随即,又神经兮兮的小声道;“我看到下面有好多好多坏巨人!”

    “我早就说了,这里到处都是坏巨人。好了!别看了,睡觉了。”

    “可是!”贝壳女一脸欲言又止:“我听到我们旁边就有三个坏巨人,刚刚还说话了。”

    估计是早上父母和妹妹说话声,被她听到了。

    陈守义心中有些无奈,安慰道:“别怕,不是有我在吗,我会保护你。”

    “巨人,你真是个好巨人。”或许是想起陈守义一直以来表现出来的强大,贝壳女顿时放下心来,一脸讨好的说道。

    知道就好。

    陈守义心中老怀宽慰,拿出调羹,给她泡了一勺蜂蜜:“你也是最乖的小不点,吃完就快点睡觉。”

    “哦!”贝壳女乖巧的点了点头,从窗沿上跳到电脑桌,开始喝起蜂蜜。

    等喝完后,她就被陈守义塞进公文包,拉上拉链。

    ……

    “哥,你起床了!”陈星月看着陈守义从卧室出来,打招呼道。

    “恩,爸妈呢?”陈守义问道。

    “去小区公园了。”陈星月说道:“饭在高压锅里还热着呢!”

    这几天随着河东市全面建设防御哨所,开始大量招工,河东市的形势已经逐渐好转,城市也渐渐有了人气,再加上有士兵戒严,至少在白天治安还算不错。

    陈守义倒不怎么担心父母的安全,口中应了一声,便走到卫生间,开始刷牙洗漱。

    自来水只停了三天,就已经重新通了。

    陈守义洗漱完毕后,来到厨房。

    高压锅是饭店用的大容量高压锅,由于家里有一个大武者和一个武者学徒这两个一大一小的大肚汉,每天的早饭基本都是干饭,光每天消耗的大米,就比的上五六个家庭的总和。

    为了省事,陈守义干脆盛了一大盆米饭,端到饭桌,一边吃着早饭一边对陈星月道:“估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要搬家了。”

    “搬家,住得好好为什么要搬家啊,而且我们哪来的钱啊!”陈星月惊讶道。

    “不用花钱!”陈守义扬了扬眉,有些得意道:“军方和市政府这边要建设一个安全区,里面就有我们的房子,还是别墅呢!”

    陈星月惊喜的尖叫了一声:“哥,什么时候的事情?”

    “昨天吧,我忘了提了,不过估计要等上一段时间才能入住。”

    “等多久都没问题,哥,你真是太棒了。”陈星月激动搂住陈守义亲了一口。

    “恶心,都是口水!”陈守义顿时放下筷子,嫌弃的抹了下脸,没好气道。

    ……

    吃过饭,陈守义从房间取来剑,提起放在客厅中那根金色前足走到阳台,开始进行处理。

    用剑劈开外面坚硬的甲壳,里面的肌肉雪白如玉,带着晶莹的色泽,光看着就充满食欲。

    陈守义忍不住撕了一小块,放入嘴里慢慢咀嚼。

    没有想象的腥气,除了肉质相当柔韧外,咀嚼时反而带着一种强烈鲜甜,如果配上芥末和酱油,估计味道会更好。

    吃下去没过多久,胃部就传来一丝淡淡暖意。

    “好吃吗?”陈星月蹲在旁边,好奇的问道。

    “味道不错,你要不要尝尝!”陈守义说道,江南地区人都习惯吃一些生鱼虾,对生食相对并不怎么抵触。

    “我才不要吃,小心寄生虫!”

    陈守义仿佛吃了只苍蝇,被这话郁闷的够呛,黑着脸道:“走走走!”

    这时门口传来敲门声,陈星月立刻跑过去开门:“哥,是晓玲姐过来了。”

    “哦,让她先坐一会,我等忙完就来。”

    又不是什么客人,陈守义也没有跟她多少客气,继续劈砍这根巨大的前足。

    “我哥就是这样的人,晓玲姐你别介意啊!”陈星月歉意的说道,她哥就是一个标准的直男,想要善解人意,怜香惜玉,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没事,没事,您先忙!”白晓玲走进客厅连忙道。

    看着阳台上,每一次劈砍,手都仿佛消失了一样,发出一阵阵巨响,甚至连客厅的空气都在快速流动,狂风呼呼吹来,心中不由感到震撼。

    “你哥真的只有十七岁吗,会不会少报了年龄。”白晓玲收回目光忍不住问陈星月道。

    “没有啊,就是十七岁,新年后,就十八了,怎么了?”陈星月一头雾水的问道。

    “那你哥是大武者,你知道吗?”白晓玲忽然压低声音道。

    “大……大大武者?”陈星月闻言顿时一脸目瞪口呆。

    “就是大武者!”白晓玲点了点头,确认道。

    “可……可我哥,才刚成为武者啊,你肯定搞错了。”陈星月一脸难以置信道。

    “所以说,你哥是天才啊!”白晓玲理所当然道。

    陈星月欲言又止,可是……自己也是天才好不好,从小到大,自己就是朋友圈和亲人圈里的小明星、小公主。反而他哥一直以来都是暗淡无光,默默无闻,每天都任由她欺负。

    直到去年暑假后才一鸣惊人。

    怎么自己越是努力,差距反而越拉越大了,这肯定是哪里搞错了。

    ……

    陈守义足足忙活半小时,把所有肉都掏了出来,才起身洗了个手,笑着说道:“在聊什么呢?”

    陈星月看了他哥一眼,被她哥打击的够呛,无精打采道:“没什么,你们聊吧,我去训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