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六三章:惊魂

第一六三章:惊魂

    所有人顿时都如临大敌,全神戒备!

    只是跑着跑着,它速度就越来越慢,身后那条拖着的内脏也越拖越长,更多的内脏在奔跑中被扯出。

    凝固的气氛,渐渐消散,出现了一丝轻松。

    “它要不行了!”秦柳源说道。

    这不是废话,谁还能拖着这么长一条内脏,还能长时间活蹦乱跳的,先前之所以跑的这么快,不过是临死前的挣扎罢了。

    仅仅七八秒后,它速度就已经比普通人慢跑,也快不了多少。

    它艰难的拖着一条长达五六米的肠子内脏,垂死挣扎,举步维艰,几分钟后,它终于摔倒在地,再没有起来。

    陈守义拔出剑,朝这只强大的巨镰虫快步走去。

    “陈兄弟你去干什么?”肖长明在背后问道。

    “弄点肉回来。”陈守义头也不回的说道。

    最近几天他实力进步比以往要更快,他怀疑是每天都吃银色巨镰虫肉的效果。

    既然银色巨镰虫就已经如此,这只更可怕的巨镰虫,显然效果会更好。

    “这种昆虫的肉能吃吗?”秦柳源疑惑的左右问道。

    “好像能吃!”赵志山回答道:“我看到过不少市民都在吃,应该能吃吧。”

    “我也去看看!”秦柳源说道,越是强大的生物,血肉就越是滋补,先前没意识到,此时一反应过来,他也绷不住了。

    “这可是完全是我们士兵的战利品,你们可不能独吞了。”孙将军这时半玩笑道,有些心痛了,这可是难得的稀罕货啊。

    “孙将军放心,我们市政府这边的武者才几个人,能分多少,大头还是你们的。”秦柳源笑着说道。

    另一边,陈守义已经走到这头金色巨镰虫的边上,看着这只巨镰虫的惨状,他心中也不禁有些感慨其生命力之强。

    它全身的甲壳都已经被炸得支离破碎,特别是柔软的尾部已经被炸断了一截,血肉模糊,里面内脏几乎已经扯空了,看着都瘪了一大块,但它依然还彻底死去。

    似乎感觉到陈守义靠近,它发出无力的嘶叫声,挣扎着想要重新爬起来。

    不过这对陈守义来说,已经毫无威胁。

    他对准巨镰虫举着那仅剩一根前足,猛地用力一剑斩下,“铮”的一声巨响,犹如砍入金属,剑只砍进大半,就已经停下。

    靠,真够坚硬的。

    他把剑抽出后,又对着伤口砍了一剑,这才把这根前足斩下。

    金色的巨镰虫体型比娇小的银色巨镰虫足足大了好几圈,整根前足堪比成年人的大腿,把它弄直的话,长度都将近两米五。

    足够吃了。

    上次的银色巨镰虫肉,到现在都还只吃了三分之一都还不到呢!

    ……

    炮火已经渐渐平息,

    战场上,到处都是巨镰虫的残骸,天色也已经全部黑了下来。

    众人婉拒了军方招待的建议,迫不及待乘坐来时蒸汽汽车,开始返回。

    车上放着一大堆巨镰虫的肢节和血肉,有银色巨镰虫也有金色巨镰虫的。

    孙将军最后还是小气的反悔了,规定只有大武者才能带走金色巨镰虫的肉,武者也因此只能挑拣一些银色巨镰虫的残肢,让所有人腹诽不已。

    ……

    半小时后陈守义在小门门口下车。

    此时时间已经是七点半了,他提着巨大的前足,走上五楼掏出钥匙打开门,发现父母和陈星月都还没睡。

    “谢天谢地,菩萨保佑,总算回来了!”陈母松了口气,迎了过来。

    “我早就说了,就是个简单的任务,没什么危险的,根本不用担心?”陈守义宽慰道:“你看我不是没事。”

    “这种事情哪有不担心的!”陈母说道:“你怎么又拿来了根这种东西啊。”

    “这头巨虫不一样,从空间通道里刚钻出来,就被军队的炮火炸死了,没吃过人的。”陈守义一边说话,一边把这根巨大的前足放在客厅角落。

    “好像在发光呢?”陈星月这时一脸惊奇道:“这只金色的巨虫肯定比上次的银色的更强大!”

    在蜡烛昏暗的光线,这根前足散发微弱的光辉,显得相当神异。

    “那当然!”陈守义说了一句,随即对陈大伟道:“爸,饭还有吗,我都饿死了!”

    “有有有!”陈大伟说道:“我去厨房看看,饭应该还热着。”

    说着就要起身去厨房,陈守义连忙把他按住:“爸,别忙活了,黑灯瞎火的,摔倒了怎么办,还是我来吧!”

    ……

    吃过饭,回到卧室。

    “我又闻到雅咜花的味道了!”等贝壳女放到床上后,她的鼻子就不停的嗅着,简直比狗还灵。

    “这不能吃,会死人的。”陈守义一边严肃的警告道,一边把背包里的一小瓶神血取出。

    即便在地球上,神血依然散发神秘的光晕,但变得微弱了许多。

    陈守义发现经过了这么时间,它完全没有凝固迹象,看着仿佛刚从神明体内流出一样,他看了一阵就放到一边,准备明天去打听一下附近哪里有生物实验室。

    随即他又从背包里取出一堆用衣服包裹的神血土,解开衣服,发现泥土表面的神血同样湿漉漉,丝毫没有出现正常血液的干涸现象,恐怕它血液里红白细胞依然还活着。

    真正可怕的存在。

    他啧啧称奇。

    贝壳女鼻子嗅的更厉害了,就是这个味道,她眼睛一亮,从床上一跃而下,一脸鬼鬼祟祟的轻手轻脚的走了过来,趁着陈守义不注意,忽然朝神血土中一跳。

    才刚跳到半空,她的身体就被一只大手牢牢抓住。

    “放开我,你都把我捏扁了。”贝壳女大喊大叫。

    陈守义心中一阵后怕,还好他抓住了,要是他失手没抓住,贝壳女掉到神血土上,后果完全不堪设想,想起于洪勇的遭遇,他就一阵发寒。

    他贝壳女放到一边后,连忙把神血土裹成一团装到行李箱内,然后锁上塞入上层的衣柜中,这东西太危险了,万一不小心被贝壳女或者家人无意间接触,那就后悔都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