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五四章:新任务

第一五四章:新任务

    夜晚。 .

    陈守义和贝壳女相对而坐,中间摆着一副飞行器。

    这些天,贝壳女实在憋坏了,不久前才纠正的脾气,也快要故态复萌,性子越来越烦躁,他不得不专门抽出时间陪她。

    这幅棋还是从小区里捡的,也不知道是谁扔的。

    这勾起了他久远的回忆。

    这种规则简单,全然不需要动脑,只看运气的飞行棋,是他以前所有棋中的最爱,从幼儿园玩到小学,要不是都没人陪他玩了,连陈星月也没有了兴趣,陈守义都能玩到初中。

    ……

    他拿起色子,摇了摇,轻轻一掷。

    顿时面色难看。

    妈的,又没有六点!

    他的四架飞机至今还都停留在飞机场里,贝壳女却已经有两架飞出去,其中最前面的一架已经快到终点。

    “换我来了!”贝壳女立刻欣喜道。飞行棋规则简单,陈守义只教了一遍,她就懂了。

    她一把抱起色子,用力的一推,色字翻滚的几圈,又是一个六,贝壳女连忙又抱起一架飞机,搬到待飞区。

    她一脸眉开眼笑,洋洋得意道:“笨巨人,我已经一一一个飞出来了,你却一个都没有。”

    “别高兴的太早,还没结束呢。”陈守义冷笑道。

    她又投掷了一下,好在这次是四,她选择飞的最快的那架飞机,四步走完,已经快要终点了。

    陈守义立刻拿起色子,眼睛微眯,心中冷哼:靠运气只是这种棋的低级玩法,完全是幼儿园级别,现在就让你看一看真正的技术。

    他看来一眼六点的位置,然后调整位置,轻轻一扔。

    三点。

    恩,稍微太过用力了点。

    不过没关系,以他的精微力量控制能力,只需要尝试个两三次,就能彻底的掌控投掷力道技巧,到时候想扔几点,就能扔几点。

    贝壳女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让陈守义心中暗恨。

    哼哼!

    等我四架飞机完成叠罗汉,到时候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你不要哭出来就好了。

    她抱住色子,一脸自信的说道:“我这次又是肯定一一一一一一!”

    随即用力的一推,色字翻滚了几圈,最后定格。

    结果,还真他妈是六!

    贝壳女立刻得意的欢呼一声,抱起一架飞机,完成了两架飞机的叠罗汉,她的停机场已经彻底空了。

    “你作弊!”陈守义连忙道。

    她肯定作弊了,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投这么多六。

    “笨巨人,我没有!”贝壳女大声抗议道:“是你自己笨。”

    “好,你等着!”陈守义胸口憋着一口气,那就怪不得我了。

    ……

    几分钟后,陈守义的运用高超的作弊技巧,终于完成了四架飞机叠罗汉的终极大杀器。

    他立刻奋起紧追,连续投六,又通过精确的控制点数,在中途把贝壳女几架飞机一一干掉。

    贝壳女本来开心的笑容渐渐没了,面色也开始紧绷,眼泪在眼眶里不停的滚动,发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颗反复滚动的色子。

    半分钟后,陈守义的四架飞机,顺利的抵达终点,陈守义得意的扬了扬眉:“还是我赢了!”

    贝壳女瘪了瘪嘴,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泪水如雨般流下来,一边哭一边指着陈守义,哽咽说道:“

    “你……你是个坏巨人,你……作弊。”

    陈守义讪讪的干笑了下,连忙过去安慰:“好了好了,这次我不作弊,继续玩!

    ……

    第二天,河东已经基本恢复平静,街上也重新有了行人。

    一大早,白晓玲就骑着自行车,赶到陈守义家。

    陈母热情给她倒了杯热茶,便拉着陈大伟,把客厅让给两人。

    陈守义坐在沙发上,看着双手捧着茶杯,身体包裹严严实实,却依然冻得像遭瘟的鹌鹑一样的白晓玲,不由问道:“外面有这么冷吗?”

    “今天外面零下十五度,你说冷不冷。”白晓玲说道,差点没翻白眼。

    她羡慕的看了一眼,衣衫单薄好似还在秋天一样的陈守义。

    武者就是火力壮啊。

    陈守义顿时明智的不在这个话题多聊,转而问道:“你过来有什么事?”

    异变后,河东市士兵戒严,协助维护治安,让公安部门的压力大减,再加上如今交通不便,白晓玲已经很久没有上门了。

    毕竟就算发生了异世界生物入侵,再到联系武者,也已经来不及了。

    “是有件事!”白晓玲说道:“为了彻底解决河东市的隐患,市政府和军方决定联合探索那些巨镰虫源头的空间通道,获得第一手情报,以对此进行针对性的打击……”

    “等等,巨镰虫是什么东西?”陈守义打断道。

    “就是这几天在下城区肆虐的怪物?”白晓玲解释道:“这种怪物,被军方命名为巨镰虫。”

    不是巨蛛吗?这什么破名字!

    陈守义心中吐槽,随即面色略显严肃的问道:“这是强制性任务吗?”

    “不是强制性的,以武者个人自愿原则,市政府这边将派出五个武者,由大武者秦总顾带队,总共六人,军方也会派出同样的人数。”白晓玲说完,又顿了顿,继续说道:

    “这次任务比较危险,虽然奖励很高,你实力也很强,但我还是建议你不要去。”

    陈守义想了想也是了然,武者个人的武力太强大了,特别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国家机器的力量大大下降,根本无法对武者进行强迫,只能以大义和利益进行引导。

    但白晓玲显然不是很好的政工工作者。

    “你刚才说奖励很高,什么奖励?”陈守义问道。

    “这次市政府和军方合作将在郊区建立一个绝对安全区,现在已征购了一大片住宅,这次奖励就是安全区内的一套别墅。”白晓玲解释道

    陈守义靠在沙发上陷入沉思。

    自从异变后,城市就已经变得不再宜居,密集的人口,高昂的物价,若不是考虑城市相对安全,以及救济站的存在还能让大量失业人口可以勉强度日,恐怕早有无数的人,流向周边的农村。

    不过这次的事件,也清晰的表明,城市也并非绝对安全。

    他倒无所谓,就算拎到异世界,也能基本保证生存,但他的家人却是普通人,这次建立的安全区,显然是针对权贵或者一些高级别人才,安全上绝对有保证。

    “什么时候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