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五三章:离别

第一五三章:离别

    鞋子已经在刚才的剧烈运动中踩烂,走在路上相当不舒服,陈守义索性踢掉鞋子赤脚行走。

    此时已经接近中午,冬日的阳光洒在身上,却丝毫没有感觉到多少暖意,地面凝结着一层布满花纹的薄冰,一阵寒风吹来,皮肤都生出一丝鸡皮疙瘩。

    走进小区前,陈守义注意到,路边的一颗香樟树,在这凛冽的寒冬中竟抽出嫩芽,翠绿而又娇嫩,散发着勃勃的生机,要不是脚底下传来的彻骨冰冷,他都恍惚感觉已经进入了春天。

    他看向路上的其他几颗香樟树,这才发现,这颗香樟树并不是特例,而是一种普遍现象。

    异变后,神秘之力开始在地球弥漫,这种力量虽然减缓了物质电化学反应,但显然对生物却并没有多少影响,它不像其他四大基本力,这是一种灵性的力量,对生命而言,类似阳光对于植物,能更容易被生物吸收转化,带来更旺盛的生机。

    ……

    战争到了傍晚,就渐渐接近尾声,只由偶尔传来一阵激烈的炮火声,才显示着依然有零星的巨蛛在城市中游荡。

    已经重新穿上鞋子的陈守义站在阳台,看向远处,浓郁的硝烟,弥漫着城市的上空,仿佛笼罩着一层浓浓的雾霭。

    这时陈守义看到,一个羽绒服的青年小心翼翼的朝他昨日在小区内杀死的那只黑色巨蛛走去。

    这头巨蛛,是被他用剑杀死的,不少腿都被他砍了下来。

    就见那名青年,大着胆子走到一截断腿边上,面色迟疑了下,然后,吃力的抱起这根断腿,就往回走。

    陈守义面色讶然。

    他拿这东西干什么?

    不会是拿去吃吧!

    许是有人注意到这一幕,很快陆续又有不少人跑了出来,人越来越多,不过断腿毕竟只有三根,僧多粥少,剩余的人开始拿整具尸体打主意。

    黑色巨蛛体型庞大,而且作为生活在三倍重力下的生物,重量就近乎一吨,甲壳也相当坚硬。

    这些人有的手上拿着斧头,有人拿着菜刀,也有人拿着榔头,试图肢解这只巨蛛,但效果显然并不怎么好,直到一个有着武者学徒实力的中年提着剑过来,过程才总算顺利起来。

    “哥,你在看什么?”陈星月问道,和宋婷婷走了过来。

    陈守义用手指示意了下。

    陈星月一看,心中有些不舒服道:“哥,这可是你杀的,好多肉呢,他们凭什么拿呀?”

    陈守义闻言讶然道:“这可是蜘蛛的肉,也能吃?”

    女孩子不是最怕这种东西吗?

    “哥,什么蜘蛛啊,这东西长得像螳螂吧,你不能把长着八条腿的东西,都叫蜘蛛吧。”陈星月连忙说道:“而且这可是异世界生物的肉,很补的,上次吃了你带回来的肉,我就感觉实力进步特别快。”

    这么明显吗,他怎么没感觉到,对他而言,那些肉也就比较容易饱罢了。

    不过这么一想,他确实发现,那段时间,父母的气色明显好了许多。

    “想要吃,还不简单,这东西外面到处都是。”想起小区外面的那头银色巨蛛,陈守义站不住了,也不知道还在不在:“我出去找找!”

    他从卧室里取过剑,就走出门。

    没过多久,他就走出小区外,发现那头银色的巨蛛的尸体,依然还在。

    路上没有一个行人,只有三只饿得眼睛发绿的流浪狗,正拼命的对着银色巨蛛的伤口拼命的撕咬,满嘴都是绿血。

    见到这一幕,陈守义心中一松。

    看来应该是没毒的。

    这几条狗,看到陈守义走来,刚想龇牙咧嘴,被他眼睛一瞪,顿时呜咽一声,夹着尾巴迅速的逃离。

    狗对危险的气息远比人类敏感。

    像陈守义这种大武者,其生物场完全是普通人类的数十倍,一旦露出恶意,对气息反应迟钝的生物自然没多大效果,但对那些敏感的生物而言,就是一种强烈的危险信号。

    他快步走到银色巨蛛边上,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观看这头可怕的生物。

    它六腿蜷曲缩成一团,伤口绿色的血液已经被低温冻结,许是已经死亡的原因,它原本淡银色的光泽,变得暗淡的不少,身上似乎失去一种神秘的色彩。

    他没有耽搁,拔出剑,对着它最强壮的前肢,猛地一剑砍下,犹如砍入金属,入肉艰涩,好在陈守义早有心理准备,这一剑用上了全力!

    咔擦一声脆响,这根展开近两米长小腿粗细的前足应声而断,扑通掉落在地。

    陈守义看了下剑刃,发现并没有卷刃,顿时放下心来,又砍下另一根。随即就分别提起,往小区内走。

    这两根前足每根重量都接近百斤,就算去掉外面的甲壳,里面肉的分量估计也不会少。

    当陈守义提着两根银白醒目的巨大前肢走去小区。

    不少还围在黑色巨蛛周围,准备弄点残羹冷炙的居民纷纷看来。

    很快,就有人已经认出了陈守义,小声说着什么,顿时所有人都投来或感激或敬畏的目光。

    也不知谁的开头,所有人顿时都鼓起掌来。

    “哥们,干得好。”

    “真是太厉害!”

    ……

    陈守义不由身形一顿,脸色紧绷的向众人矜持的点了点头,随即快步走进他家所在的住宅楼。

    等一走到里面,他嘴角便不可抑制的露出一丝笑意,这种被人感激和尊敬的感觉实在太棒了,让人发自心底的舒畅。

    他脚步轻快走上楼梯,没过多久,就打开门。

    正从厨房出来的陈母,一看陈守义手上提着两根巨大的前足,顿时吓了一跳:“你拿的什么东西?”

    这东西看着确实相当恐怖,整根前足都长满细密的锯齿,前端尖锐如矛,再加上浑身细密的橘黄绒毛,令人望而生畏。

    “昆虫的脚!”陈守义轻描淡写的说道,在地板上轻轻放下,发出哐当一声轻响。

    陈星月听到动静,迅速的跑了过来,惊讶道:“怎么是这种颜色的,不是黑色的吗?”

    宋婷婷虽然有些害怕,不过还是好奇的走了过来,左看右看。

    “黑色是最弱的,银色的比黑色的厉害多了。”陈守义解释道,要说厉害,就算十头黑色巨蛛四面八方围过来,也比不上一头银色巨蛛对他威胁。

    陈母明白过来,瞪了陈守义一眼,一脸晦气道:“这东西拿进来干什么,这些怪物应该都吃过人的吧?”

    你看我干什么,又不是我要吃,陈守义一脸无辜的看向陈星月,

    陈星月面色也有些不好了,她这才意识到这怪物可能是吃过人的,只是看到小区有人在抢,她一时冲动下,也没想这么多,她犹豫了半响,一脸讷讷道:“那要不扔了。”

    陈守义一脸无语的看着妹妹,要吃的也是你,不要吃的也是你。

    这时陈大伟出声说道:“扔了太浪费,别人都准备吃,我们为什么不吃,没什么晦气的,更何况,这只是两条腿而言!”

    “要吃你们吃,反正我是不吃!”陈母说道。

    “这可是好东西!”陈大伟呵呵笑道,战争渐渐平息,他压抑的心情也放松下来:“估计肉跟知了差不多,炸一下肯定香的很。”

    这东西不好处理,只能由陈守义来,陈守义把两根前足放到阳台,一剑剑用力的把前足从中间破开。

    众人看着阳台上的陈守义,眼睛紧紧的盯着,却没有一人能看清陈守义挥出的剑影,就连手臂,看起来也相当模糊。

    宋婷婷看的心驰神迷,眼睛柔媚如水,不明觉厉。

    陈母和陈大伟两人,也就看一阵稀奇,最多觉得自己的儿子好厉害,也就如此了。

    至于陈星月则看的银牙暗咬。

    武者都这么强大吗,感觉自己还差好多,或许赶上自己的哥,三四年可能还不够。

    十几秒后,陈守义就把前足一一切断破开,

    里面的肌肉致密而又坚韧,纵横交错,他把剑放到一边,然后用力把黏在甲壳的上的肌肉,一一挖了出来,放在旁边的脸盆上。

    足足挖了满满的两大脸盆。

    等洗净后,肌肉看着雪白玉嫩,带着略微晶莹的色泽,犹如无暇的美玉。

    虽然他见到流浪狗撕咬过,这肉应该没什么毒性,不过部位不一样,为了安全起见,陈守义还是拿起一块的肉,跟父母提醒了一声,就走出门。

    很快,就找到外面的依然在徒劳撕咬的那头银色巨蛛的几只流浪狗。

    没等它们逃跑,陈守义就远远的把肉扔了出去。

    其中一条狗看了陈守义一眼,犹豫了下,迅速的跑过来,一口叼住那块肉,迫不及待连吞带咽的吃了下去。

    陈守义在路边蹲下,观察了足足半小时,见它不仅安全无事,似乎变得更加精神,才总算放下心来,若是有毒的话,它早就发作了,还能这么活蹦乱跳。

    ……

    今天,晚饭相当丰盛。

    巨蛛的肉被陈大伟足足炸了整整一大盆。

    原本坚韧的肉被滚油炸过之后,变得酥软焦嫩,散发着极其诱人的浓香,简直忍不住口舌生津。

    一开始也就陈守义和陈大伟两人吃,很快陈星月看两人吃的这么香,也忍不住了夹了一块后,于是也一发不可收拾,只有陈母和宋婷婷,避开视线,一筷不动。

    ……

    第二天一大早。

    张静怡就匆匆赶过来,看望宋婷婷。

    两人见面后激动的抱头痛哭,见安然无恙的宋婷婷,张静怡不迭的感谢,拿出一叠钱来,一定要让陈母收下。

    陈母连忙拒绝了好几次,对方才收了回来。

    随后张静怡提出他们一家要搬走了,准备要搬到她丈夫宋启然那边蒸汽轮机集团的职工小区居住,如今河东蒸汽轮机的集团在河东市已经地位陡然提升,已经达到战略的高度,住在那里无疑会更加安全。

    宋婷婷完全懵了:“妈,干嘛住那边?”

    “你爸最近工作忙,整天没日没夜的,我不去照顾的话,恐怕马上身体就垮了,总不能留你一个人在这里吧。”张静怡耐心的说道。

    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没关系啊。

    当然,这话也只是心里想想自然不能说出来。

    “可是,妈,我读书怎么办?”宋婷婷念头一转,突然找到一个借口。

    “可以转学到二高,那里就在集团附近,回来也方便啊,而且以后你可以回来啊。”

    ……

    宋婷婷最后还是拗不过张母。

    离别时,宋婷婷眼睛湿润的抱了抱陈星月:“星月我会想你的。”

    “我也会想你!”陈星月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

    宋婷婷松开陈星月,泪流满面的又走到陈守义面前,她已经豁出去了,张开手一把紧紧抱住有些懵然的陈守义,在耳边小声道:“学长,不要忘了我,我很快会回来了。”

    没过多久,宋婷婷和张静怡就提着简单行李走了,走时不停的掉着眼泪,泪水清晰的地上撒了一地。

    陈守义木然的看着两人走下楼梯,心中好似空了一块。

    “哥,宋婷婷好像喜欢你。”陈星月说道。

    感觉着肩膀上少女的泪痕,陈守义叹了口气,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随缘吧!”

    ……

    河东市秩序开始逐渐恢复,士兵重新走上街头。

    与此同时,大量的招工启事,张贴满小区的门口围墙,而这次招的大多是建筑工人。

    就在小区附近不远处的一处十字路口中央,一栋八角形的建筑,一夜间已经建起了两层,听工人提起,这里将建立一座哨所。

    这次巨蛛的入侵,让河东市绷紧了神经,以前完美的防御在异变后,变得处处都是漏洞,新的城市防御体系,显然势在必行。

    ……

    中午的时候,十二辆的蒸汽坦克以及八十辆或是满载士兵,或者装载着火炮的蒸汽卡车,排成一排,绕着下城区各个街道进行了一次游街,吸引无数的市民的欢呼围观。

    陈守义一家也过去了观看,这种场面确实激动人心,连陈守义也忍不住为之欢呼。

    不过这估计已经是河东市,绝大部分能动用的机动力量了,对如今的人类而言,未来几个月内,无疑将是最脆弱的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