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五二章:蒸汽坦克

第一五二章:蒸汽坦克

    到了午夜一点后,陈守义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但睡眠依然很浅,期间被惊醒了数次。 .

    当最后一次被一声巨响惊醒后,他起身坐了起来。

    他看了看手表,发现还只有凌晨四点半。

    他走到窗前,外面的夜色依然朦胧,离天亮还有两个多小时。

    远处的枪炮声已经响了大半夜,还没有停歇,反而越发显得激烈,从这里不时可以看到不远处时而亮起的火光,在黑暗中显得一明一暗。

    陈守义看了一阵,正准备继续躺在床上小眯一会。

    这时一种类似老式火车的沉闷声响,由远及近渐渐响起,地面都开始微微震动。

    没过多久一辆钢铁巨兽就驶过小区附近街道,借着月光,陈守义仔细分辨了下。

    这是一辆巨型的蒸汽坦克,比外面的围墙还要高上一两米,一根长长的炮管,平指前方,周围还布置着六架如小炮一般的巨型机枪。

    如火车头状喷吐着白气的丑陋尾部看起来相当醒目。

    陈守义在通道驻守军区内也见过不少坦克,但没有一辆比一辆庞大和臃肿,那些原本看似庞大的重型坦克,和它比起来都显得娇小犹如婴孩。

    它的完成度很高,虽然显得臃肿,但结构紧凑,表面没有丝毫瑕疵,表面还带着丛林迷彩的花绿色喷涂。

    很明显,这辆坦克并不是最近才研制的。

    在和平时期,一种重要的军事装备从提出要求,到预研,在到全军装备,需要五到十年时间,战时可能会缩短到一年甚至更短。

    然而从第一次异变到第二次异变才仅仅相隔了三个多月,这么短时间内,就算整个大夏国全力动员,进入战时状态,也无法这么快装备到驻守河东市的二线军队。

    事实上,也是如此。

    这种坦克十几年前就已经定型,初衷是为了形成对异世界的正面进攻的力量,才特意研制,它是纯蒸汽动力,就连炮弹也采用超高压蒸汽弹射。

    后来由于异世界复杂的环境,以及其他种种战略因素,最后只是小批量到装备一二线的军队。

    这批坦克从装备开始,就一直没用武之地,封存在军火库中。

    直到现在!

    看着这辆庞然大物轰隆隆的驶过老远,陈守义才回过神来,呼出一口气。

    此时他困意已经全无,索性不准备睡了。

    他一边穿好衣服,一边打开属性面板,打量了一眼,发现自己意志又增加了0.1,已经达到12.9点,同时感知也增加了0.1,达到12.1。

    贝壳女还在熟睡,他把这小不点从床上轻轻捞起,放到公文包里。

    贝壳女嘟嚷了几声,砸了砸嘴,又打起来小呼。

    有时候,他真的羡慕思想简单无忧无虑的贝壳女,就像今天,他一整晚都辗转反侧,忐忑不安,她却睡的像猪一样。

    见天色还早,陈守义拿起剑进行热身。

    感知的增加,让他仿佛多了一种感官,身周一米五的范围内无论前面还是背后,无论是睁眼还是闭眼,他都能隐隐约约的感应,并判断是什么东西。

    不是什么画面,也没什么颜色,而是一种极其强烈直觉。

    这种能力相当有用,只要感知范围内,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

    ……

    训练了大约半小时后,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尖叫声,随即嘎然而止,令人毛骨悚然。

    声音很近,陈守义听得心中一沉,连忙停了下来,快步走到窗户,只是看了一眼,他瞳孔不由一缩,连忙侧身靠在墙后。

    一个熟悉的银色身影,脚步优雅的从门口走进小区。

    在朦胧的月光下,它浑身都仿佛披着一身美丽银光。

    陈守义手用力的握着剑柄,眼睛微眯着小心翼翼的观察。

    他不清楚这是不是白天碰到的那只,但体型看着似乎就差不多,这时小区再次传来一声恐惧的尖叫声。

    今晚所有人都人心惶惶,除非天生神经粗大,谁又能睡得着,不只是担心这些闯入城市的怪物吃人,同样也担心这里被炮火波及,也不知有多少人,一整晚都守在窗户,关注着外面的情况。

    这银色的身影顿时被尖叫声吸引,身体一顿,忽然展翅迅速的飞了起来。

    作为能在三倍重力下还能飞行的昆虫,一到了地球,其速度可想而知。

    它翅膀高频扇动,犹如一道银光朝陈守义家附近的那栋住宅楼,狂飙而去。

    嘭的一声,八楼的玻璃炸碎,几声凄厉的尖叫声响起,但没过几秒后就先后消失,显然已经遭遇不测。

    不一会,家里传来些微的动静,很快就就有人走到客厅,陈守义看了一眼对面八楼破碎的窗户,一步跨到门口,打开门,快速说道:“爸,把其他人都叫到客厅,别睡了,动静小一点。”

    陈大伟听得心中一惊,看着一向镇定的儿子,如此反应,就知道出大事了,也没多问:

    “好!我马上叫他们出来。”

    ……

    陈守义回到窗户继续观察。

    这银色的巨蛛,久久没有出来。

    陈守义面色沉默,看了良久,才收回目光,叹了口气,轻轻的拉上窗帘。

    他不是超人,也不是神,不过只是强大的一点的普通人,对付那些黑色巨蛛,自然没问题,但面对这种可怕的银色巨蛛,他也无能为力。

    走出卧室,所有人都已经出来了。

    此刻还是凌晨,客厅内一片黑暗,也没有点上蜡烛,气氛安静而又压抑。

    “守义,外面怎么了?”陈母有些不安的问道。

    “很危险,小区内,出现了一只可怕的怪物。”陈守义微微迟疑了一下,决定还是实话实说。

    “哥,你也对付不了吗?”陈星月问道。

    “恩。”陈守义点头说道。

    气氛安静下来,只余下浓重的呼吸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小区内一直保持着安静。

    这无疑是个好消息,显然这头银色巨蛛,进食完毕后,并没有再进行无谓的杀戮。

    但这头可怕生物的存在,还是让陈守义心头仿佛压着一块巨石,沉甸甸的。

    ……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

    宋婷婷憋不住上了趟厕所,回来后就说了一个令人不安的消息。

    自来水已经停了。

    陈母和陈大伟顿时坐不住了,连忙一起过去厨房查看天然气。

    好在最后发现还能使用。

    陈守义不由松了口气。

    还好,天然气没断。

    至于自来水,家里就储备了不少,足以用上十天半个月了,若是节省的一点的,光用来煮饭喝水,用个一个月都没有问题。

    更何况,小区内就有个小湖,虽然算不上清澈和干净,但真到了那个时候,有水就已经不错了,还还能奢望更多。

    若要是天然气出了问题,整个城市所有居民都将陷入灾难。

    不仅城市人口密集,多是钢筋水泥,除了天然气外并没有多少其他燃料替代物。

    而且异变后化学反应变得相对缓慢,像天然气这些易燃气体还可以较为轻松点燃,其余像是木头和煤炭,那就困难了。

    ……

    简单对付完早饭,一众人就一直待在客厅。

    时间很快临近中午,蒸汽坦克巨大的噪音再次响起,似乎正朝这边而来。

    一开始,陈守义还没在意,很快他心中不由一沉。

    这么大动静,恐怕会惊动那头银色巨蛛!

    “我去看看情况!”他站起来,说了一句,快步走到卧室,悄悄拉开一条窗帘的缝隙,小心观察。

    对面八楼内,一直都没有动静,那只银色的巨蛛,不知是在休憩,还是在干其他什么。

    但随着蒸汽坦克的动静,越来越响。

    终于这个可怕的银色身影,再次出现了窗口中,它遥遥的看向远处,透明晶莹的复眼中,看不出丝毫表情。

    突然它猛地一跃,振翅而飞,急速朝远处飞去。

    不用想也知道,是朝那辆蒸汽坦克飞去。

    陈守义面色挣扎,突然咬了咬牙,拿起战弓和剑,猛地从窗户一跃。

    他身体直坠而下,四周空气呼啸。

    几秒后,陈守义嘭的落地,往前一个翻滚卸力,便已经站在地上,随即飞快的朝噪音的方向奔跑。

    每一秒他都能迈动二三十步,每一步都长达三米,在风系天赋能力的作用了,空气对他的阻力,若有若无,只是呼吸间他就已经越过百米的距离。

    才刚跑到围墙,最糟糕的事情发生了。

    随着一阵连续爆裂似蒸汽喷射声,无数的黑色的弹丸,呼啸的飞向半空,很快没入远处一栋大楼,留下一片密集弹痕,大量的玻璃纷纷碎裂,从半空洒落。

    陈守义面色严峻,猛地加快速度,一跃跳过围墙。

    半公里外,那辆巨大的蒸汽坦克已经停下,近十米长的巨型炮管,一直没有动弹,只有六架巨型蒸汽机枪喷吐的弹丸,对着一个银色的身影疯狂射击。

    坦克厚实的装甲上,已经多出了十几道深深的划痕,浅的两三厘米,厚的深达五六厘米,也亏得这辆蒸汽坦克装甲厚实,否则都要被撕裂了。

    它发出尖锐刺耳的叫声,身体在半空中跌跌撞撞,努力的想要靠近,但身体被蒸汽机枪如雨的子弹连连击中。

    这只银色巨蛛明显挑错了对手,面色这种皮糙肉厚的大家伙,它根本无能为力,一开始仗着速度和敏捷,还能任由它攻击,但一旦等里面的机枪手过来,它在没有多少机会了。

    几秒后,它忽的身形一动,如一道银光般飞向旁边的一栋五六十层高的摩天大楼。

    一秒后,它便已经站在高高的楼顶,一双复眼冰冷的向下俯视。

    奔跑中的陈守义立刻闪身躲在一栋建筑后面。

    这只银色巨蛛已经受伤了,表面的甲壳上布满了数十个小小的蛛网状裂缝,微微凹陷,有绿色的鲜血缓缓从中渗出。

    不过这种程度的伤,显然并不算严重。

    蒸汽坦克的六架蒸汽机枪机枪继续射击了一阵,也停了下来,嗤嗤的蒸汽弥漫。

    两者久久不动。

    不知道为何,躲在一边的陈守义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巨蛛显然不是普通的昆虫,它拥有相当的智慧,这次这辆坦克,恐怕麻烦了。

    果然,几秒后,银色的巨蛛,再次如电光一般,激射而至。

    它速度太快,还没机枪喷射出子弹,一连串密集的仿佛打铁一般的金属爆响,火星爆射,六架巨型蒸汽机枪,眨眼间,就已经扭曲报废,无数的零件爆射飞舞。

    许是破坏了机枪的高压蒸汽管道,下一刻,数百摄氏度的超高压蒸汽猛烈的喷向高空,形成一根根数十米高的蒸汽气柱,整辆坦克,都变得蒸汽弥漫。

    可惜,银色巨蛛显然根本没料到,会遭遇这种东西,被瞬间烫个正着,尖锐的嘶叫的一声,迅疾的振翅飞起,然后落到街上,身体不断的颤抖,嘶叫连连。

    它身上绿色的血液已经变色,显然已经高温蒸汽烫伤。

    好机会!

    陈守义心中一动,摸出一根箭矢,从建筑后出来,脚步轻盈而又快速迅速靠近,十几秒后,他就已经接近到一百米。

    似乎感觉到动静,银色巨蛛的嘶叫声忽的停了下来,然后缓缓转过身来。

    陈守义这才注意到,它伤势比想象要重的多,一对原本透明晶莹复眼,也变得略显浑浊。

    它的视力显然已经大幅退化,甚至已经瞎了。

    他脚步越发轻柔,一步步接近,同时手上的箭矢,搭在弓弦上。

    百米,九十米,八十米。

    银色巨蛛越发显得焦躁,它忽然张开已经布满孔洞翅膀,空气嗡的一声炸开,它迅速离地而起,

    就在这刹那,陈守义手如幻影般,闪电般拉开弓弦,一箭射出。

    超音速的箭矢飞速而至,这次它再也没有躲开。

    事实上,它这次高温蒸汽灼烧,不只是视力严重受损,身上的大部分的细毛也被高温破坏。

    这些细毛布满着无数感受器,这些感受器不仅能感觉到空气和水的流动与振动,而且也能当做耳朵听声音,还能感受温度,嗅到气味。也正是因为这些感受器,它才能敏捷的躲避高速的子弹和箭矢,没有这些感受器,它的威胁几乎已经去掉了大半。

    轰的一声,箭矢重重射中它的胸口。

    胸口坚硬银色甲壳,被瞬间洞穿,箭矢足根没入,只剩下一小节颤抖的箭羽,才停了下来,同时巨大的冲击力,把它的刚脱离地面的身体倒飞去三四米后,重重的摔落在地。

    银色巨蛛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翅膀猛地扇动,似乎准备逃离这里。

    又有一根箭矢,重重的射入它的腹部,再次滚落在地。

    陈守义不敢放松,箭矢一根接着一根,连续射了七箭,直到这只可怕的银色巨蛛,再也无法动弹,他才长松一口气,自昨日看到而生出的阴霾迅速消散。

    而此时远处的蒸汽坦克,也终于关闭了泄露的蒸汽管道。

    陈守义不想和他们打交道,几个迈步就迅速的消失在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