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五一章:夜

    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陈守义早已不是稍许异样就能把他吓得惊慌失措的菜鸟。

    他手迅速的摸出一根箭,四处查看。

    下一刻,他终于在四楼上的玻璃墙内,看到了目标。

    它浑身呈现漂亮的银色,带着一丝金属的光泽,而且相比于普通巨蛛的略显臃肿的体型,看起来显得更为娇小,身躯修长流畅。

    如果把普通巨蛛形容为卖苦力的黑壮粗汉,这头银色巨蛛这像是巨蛛中的贵族,华丽、惊艳。

    看到它第一眼,陈守义就瞳孔一缩,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两者遥遥对望。

    下一刻,陈守义忽的拉弓射出一箭。

    利箭如光,一闪而逝,快的肉眼根本无法捕捉。

    “轰!”的一声。

    玻璃墙碎裂,箭矢穿透玻璃墙后,又大半根没入天花板,箭尾剧烈震颤,翁翁直响。

    然而那银色的身影却早已消失无踪。

    根本没有射中。

    陈守义立刻重新摸出一根箭矢,搭上弓弦。

    他面色凝重的转来转去,四处查看。

    哪里?

    躲在哪里去了?

    忽然他瞥到一到银光,从眼角闪过,陈守义目光一冷,猛地侧身,又闪电般射出一箭。

    可惜除了大片玻璃碎裂外,完全一无所获。

    这种感觉相当糟糕,恍惚间,自己好似成为了猎物。

    他深吸一口气,转头看了眼商场的门口,也就离开三十余米路,他心中不由一松。

    不得不承认,这个银色的巨蛛,给了他强烈的不安感,这头巨蛛的行动速度太快了,连他都很难捕捉。

    就在这时异变发生了,

    在他刚回头的刹那。

    四楼的一侧玻璃瞬间炸裂,陈守义连忙侧身,就见一个银色的身影,从四楼一跃而下,张开银色的翅膀,朝他飞射而来。

    翅膀高频扇动,四周的空气都出发宏大的嗡嗡声。

    竟然还会飞。

    看着那飞速接近的银色身影,他心中闪过一丝惊讶,手上动作却是丝毫不慢。

    陈守义他瞬间射出一箭,却是一箭射空,他没有功夫在意,又迅速抽出一根箭矢,再次拉弓射出。

    却没想到这头银色的生物,在空中也相当敏捷,竟连续避开箭矢。

    陈守义额头渐渐渗出冷汗,一边频频射箭,一边开始快步后退。

    看着这头飞快逼近的银色巨蛛,竟让他有种转身就逃的冲动。

    不过他心中更清楚,这样死的更快。

    可以想象一旦他转身,也许下一刻,就是他身死之死。

    他咬着牙拼命的射箭,好在那一支支超音速的箭矢虽然徒劳无功,但还是成功干扰了对方逼近的速度,

    几步后,他就已经退到街头。

    他再次射出一箭把那可怕的银色生物暂时逼退后,迅速朝左侧一个迈步离开门口,然后一跃跳起五六米高,在空中伸手抓过二楼一扇破裂的窗户,身体一晃,便已经重新进入商场。

    他快走几步,躲在墙角下蹲下身体,屏住呼吸。

    他站的位置,恰好是个血泊,一具胸腹都被咬空年轻女尸,正躺在边上,她面容扭曲,一双死不瞑目的布满血丝眼睛,直愣愣的瞪着陈守义。

    他下意识的避开视线。

    ……

    宏大的嗡嗡声,一直在持续。

    犹如客机低空飞过,四周的玻璃,都在微微震颤。

    这时,震颤声越来越响。

    很快,一个巨大阴影投入窗户,悬停不动,那只银色的巨蛛,似乎在透过玻璃正朝里面观察。

    陈守义缩在角落,一动不动。

    足足持续几秒,阴影便迅速消失,他心中轻松了一口气。

    又过了半分钟,耳边再没听到动静,他才站起来。

    他走到窗户看了一眼,那银色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显然已经跑到其他地方去了。

    他一跃从窗户跳下。

    街上空无一人,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和硝烟的混杂的味道,隆隆的炮声,不时的远处传来。

    太阳已经西斜,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接近傍晚。

    想起那只消失的银色巨蛛,让他心中蒙上了一层阴霾,他不敢在外久待,迅速的朝小区敢去。

    几分钟后,看着依然平静的小区。

    他终于松了口气,浑身都松懈下来。

    ……

    上午扔下的鞋子还在,并没有被人捡去,或者扔进垃圾桶。

    他提起鞋子,走上五楼。

    “谢天谢地,菩萨保佑,你总算回来了,真是担心死我了。快给我看看,有没有受伤。”陈母担心看着衣服已经破破烂烂的陈守义。

    “妈,我真没没什么事,一点伤都没有。”陈守义放下鞋子,声音有些疲惫:“可以吃饭了吗,我都快饿死了。”

    除了吃过早饭外,他已经一整天都没吃东西,再加上高强度的激烈运动,肚子早已经饿的火烧火燎。

    “有有有,早就烧好了。”陈大伟连忙道,迅速走到厨房,把里面的菜搬出来。

    许是上午的大胆的举动,宋婷婷显得有些羞涩,一直避开视线不敢看他。

    “我先去洗个澡!”陈守义从卧室取来一整套衣服,走进卫生间。

    河东市的自来水和天然气一直没断,作为保障民生的重要基础设施,自断电后,自来水厂和天然气供应公司,便已及时的切换了蒸汽动力。

    他脱掉衣服,打开水龙头,近零度的冰水,从头浇下。

    他用力的搓揉着身体,洗去身上所有的异味和血腥。

    ……

    吃饭的时候,宋婷婷变得有些坐立不安,面色焦虑。

    时间已经到了五点半,但她的父母两人却一个都还没回来。

    “别胡思乱想,应该是待在单位里了,现在这个时候,回来太危险了。”陈母劝慰道:“今晚你就跟星月挤一挤。”

    “是啊,你爸那边可是重要保护单位,肯定有军队防卫,你妈在检察院,旁边就是市政府,更是出不了大事。”陈守义也安慰道。

    “我知道!”宋婷婷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

    晚上陈守义静静的听着外面隆隆的炮火声,虽然身体已经极度疲惫,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好巨人,外面怎么了,是打雷了吗?”旁边的贝壳女睁着一双在黑暗中散发莹莹光辉眼睛,侧身面对陈守义,好奇的问道。

    “小孩子,别问这么多,快睡。”陈守义说道。

    “哼哼,我可不是小孩!”贝壳女不服气道:“我已经看过不知道多少次日升日落了。”

    这是我说话的重点吗?

    “那你说说看,你看过多少次日升日落?”陈守义嗤笑一声说道。

    贝壳女面色一窒,生气道:“这这个笨巨人,这么长,我数的累死,也数不完。”

    “那就别吹牛,快睡。”

    “我不是吹牛。”贝壳女气鼓鼓说了一句,转过身,再也不理他了。

    卧室变得安静下来。

    陈守义偏头愣愣外面窗户外,带着血色的月色,似乎预示着今晚将是一场血腥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