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四九章:混乱(二)

第一四九章:混乱(二)

    当陈守义重新走到街上,那头先前还在街道另一头的异世界巨蛛,已经不翼而飞,显然已经跑去其他地方。

    耳边的枪声,惨叫声此起彼伏,这里已经乱成一团。显然附近还有不少的巨型昆虫在各处肆虐,每时每刻都有大量的市民和士兵正在伤亡。

    附近的住宅楼上,不少人影站在窗户前小心翼翼向四处观望,面色惊惶。

    这次的灾难来的是如此的突然,前一刻这里还是如此的平静,平静的就像一潭死水,但下一刻,却是仿佛进入了恐怖片。

    这时一声熟悉的嘶鸣,让陈守义面色一变。

    他循着声音,几个跨步,身形就已蹿入小区,草坪内一只也不知从那边进来的巨蛛,缓缓的踱步,仿佛一头正在领地内巡视的狮子,冰冷的复眼抬头打量下周围高耸的住宅楼。

    许是看到窗内惊恐的人影,它迈动脚步走到一栋住宅楼下,它前足轻轻触碰了墙壁,下一刻,几根尖锐的脚便如投枪一般深深插入墙壁,竟沿着墙体,一步步往上爬。

    它爬行的动作不快,不过配合它的圆桌般的体型,却丝毫不慢。

    仅仅几个迈步它就已到了二楼,一双冷漠的复眼隔着窗户,贪婪的打量着里面的一切,两根如死神镰刀一般的前足,在玻璃窗户上缓缓的滑动,薄薄的玻璃窗户根本承受不了这种巨力,玻璃迅速开裂,发出一声渗人声音。

    里面一对小夫妻,早已吓瘫在地,如两条肉虫般,连连后退,心生绝望。

    巨蛛好似饶有趣味的看着眼前食物的挣扎,迟迟没有动手。

    就在这里,冰冷的复眼转过一百八十度,试图观察身后的情况,如精密机械的般口器微微颤动,发出嘶嘶的警告声。

    它敏锐感觉到危险正在靠近,就在它还在犹豫到底是选择食物,还是应对危险时

    一个人影便已高速奔跑中,腾空而起,身在半空,一道剑光如惊鸿一逝,一斩而下。

    下一刻,它整个背部都被一剑剖开。

    背部重创,让这只巨蛛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它再也支撑不住身体,从二楼掉落下来,轻盈的翻身落在地上。

    即便遭遇了致命的伤势,它短时间内依然没死。

    昆虫向来生命力强悍,这种异世界的强大昆虫,更是如此。

    不过它也已经失去全部斗志,身后拖着一截数米长的花花绿绿内脏,准备逃离这里,

    陈守义立刻几个跨步就已赶上。

    剑过!

    腿断!

    跑动间,陈守义连续三剑。

    一侧的三根两米来长的脚,便已经全部斩断,还未等它身体倾斜倒下,陈守义就倏忽一步逼近,对准巨蛛的胸腹位置,猛地一击直刺。

    刹那间,狂风四起。

    一道接近两倍音速的高速剑影,如残影般一闪而逝。

    剑并没有产生音爆,只有一声短促风声,若不是剑尖处四周气流瞬间的向外流散,引起一片辐散的狂风,恐怕根本无法想象其可怕的威力。

    电光火石之间,剑已瞬间刺入巨蛛的胸腹,轰的一声,血肉四溅,竟炸出现了一个碗口大口的血洞。

    陈守义抽剑后,快速退了几步。

    但还是被巨蛛的体液,溅的满头满脸。

    陈守义恶心的擦了擦脸,继而看向那个刚才一剑所造成的夸张的血洞。

    “异变后,随着自己控风能力得到一定的恢复,弓步直刺的速度,起码提升了两成,甚至三成,威力变得更大了。”他心中暗道。

    “这还是这只异世界巨蛛外壳坚硬的缘故,换成普通人,一剑下来,恐怕整个身体都会被炸成两截。”

    ……

    “哥,你没受伤吧?”陈星月打开门,看着陈守义身上满是花花绿绿的液体,担心的问道。

    陈守义在小区附近巡视了一遍,总共杀三头巨蛛,但身上也被对方的血液溅的到处都是。

    “没事,只是难闻了一点。”陈守义进门前,把撕裂的外套脱下,直到扔到门口,撩起袖子,赤脚走进门,至于鞋子早就在剧烈运动中,彻底的炸开了。

    陈母和陈父闻言都不由松了口气。

    “没受伤就好,没受伤就好。”陈母念叨道

    一旁的宋婷婷没有说话,一双美目,几乎完全黏在陈守义身上,柔媚的快要化出水来。

    可惜陈守义只是扫了她一眼,根本无心关注,他停顿了下,迟疑道:“我这次回来是取弓的,等会还要出去。”

    陈母心中一阵揪心,正想要说些什么,被一旁陈大伟拉了一下,抢过话道:“你是武者,不是普通人,你要去就去吧!不用管我们,楼这么大,也这么高,有危险,我们可以跑到其他楼层。”

    陈母有心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说道:“一定要小心点。”

    陈守义眼睛微微湿润,重重的点了点头。

    他走进卧室,拿下墙壁上的大武者级的战弓,取出弓弦装好,调试了下,拿起两个装满箭矢箭袋,挂在腰测,走出房间。

    “爸妈,我走了,去去就回来。”陈守义说着,走向门口。

    “别逞能啊,遇到危险的就马上逃!”陈母在后面催促道。

    “放心,我不会冒险的!”陈守义头也不回的说道。

    “学长你的鞋子!”这时宋婷婷拿起鞋柜里一双陈守义的运动鞋,跑出门追了出去。

    已走到楼梯口的陈守义停了了下,转身正想说不用了,一个湿润的触感,就如蜻蜓点水般,在他脸侧,一触而过,他神色不由愕然。

    宋婷婷满脸通红羞不可抑,但一双秋水般的眼眸却异常大胆的迎着陈守义,柔声道:“学长,一定要回来啊。”

    ……

    陈守义提着一双鞋子,走在楼梯上,心脏砰砰跳动,他忍不住摸了摸脸颊。此时他还能清晰的感觉道那种湿润和柔软的触感。

    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了张晓月。

    发现自己已经不知多久没想起过对方了,只有那初恋美好的记忆,依然留在心中。

    等他走下楼梯,听着从远处传来般的密集枪声,心中所有的杂念都已消散一空。

    陈守义神色严肃起来,看着手中的鞋子,随手丢到地上,随即便循着枪声,赤脚快步朝远处走去。

    还是不浪费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