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四三章:严峻

第一四三章:严峻

    一整天,陈守义除了陪着父母去一趟银行看看,无功而返后,就一直在家里,没有出去。

    陈母把家里所有能盛水的容器,都装满了自来水。

    虽然陈守义心中觉得不必如此,就算自来水彻底断了,他到异世界也能取来水。

    但他也没有劝,反而帮着装水。

    “银行里还放着四百多万,也不知道还不能取出来,早知道不存在银行里了。”期间,陈母反复念叨着,好几次都心疼的掉下泪来。

    家里新开的饭店是租的,装修也没花多少钱,本来这笔钱是打算留着等陈守义结婚时,他们买一套小的自己和女儿住,把这套大的给他做婚房,却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放心,银行客户的数据还是在的,也许过一段时间,就有眉目了。”陈守义也不知道这些钱还能不能拿到,还是说彻底化为泡影,他只能如此安慰道。

    “国家肯定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否则社会都要乱了。”陈大伟也劝了一句,叹了口气,随即问陈守义:“你在银行存了多少钱?”

    “几十万吧?”此时陈守义也只能往少的说。

    事实上,他放在银行卡上还足有两百五十万。

    中午一家人都没心情做饭,只是草草的用零食垫了下饥。

    到晚上做饭的时候,陈父才发现家里煤气灶的电子打火已经无法点燃天然气了,直到陈守义拿出那支特制打火机,才最终点燃。

    这种打火机里面装的是高燃性气体,稍稍一颗火星就可以引燃,哪怕异世界也能正常使用。

    煤气灶的火焰通红,这是火焰温度降低的表现,好在还可以顺利的煮熟食物。

    晚上吃饭时,隔壁的宋婷婷和她妈过来他家拜访,一脸忧心忡忡。

    宋启然没过来。

    通过询问才知道对方是河东市汽轮机集团的老总,如今也是江南省最大的蒸汽机制造公司,这个时候,这种公司的重要性就极度凸显出来,已经关乎工业维持,国家命脉了。

    时代即将发生剧变,今天过后,人类文明唯一能依靠也只有蒸汽机了,此时此刻,对方恐怕已经忙得焦头烂额。

    ……

    夜晚降临,气温变得愈发寒冷。

    即便在卧室里,温度也已经降到零下,

    贝壳女皮糙肉厚,仅仅套着一件薄薄的公主裙,也似乎丝毫没感觉到空气中冷意,她很是兴奋的在床上跳来跳去,玩的不亦乐乎,神秘之力入侵,最为兴奋的莫过于她了。

    她在床上一蹬,身体忽的直窜一米多高,随即她用力的憋着气,小脸涨的通红,身体出现短暂的滞空后,便缓缓的飘落下来。

    “好巨人,我马上就可以在这里飞了。”贝壳女兴奋的说道。

    陈守义没有理他,久久的看着属性面板,他的“初级自愈”已经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两个半透明的“自然之愈”和“掌控大气(初级)”的天赋能力。

    他念头一动,一股微风凭空而起,化为一个龙卷,在他手心打转,半分钟,他随手一挥,龙卷就迅速消散,融入空气,隐匿无踪。

    陈守义微微叹了口气。

    世界已经不同了,他如此,贝壳女如此,恐怕那些异世界的神明恐怕也是如此。

    他从未有这么一刻,感觉到战争的临近,以及对未来的迷茫。

    这时,外面突兀的传来枪声。

    陈守义拉开窗帘,打开窗户,一阵寒风呼啸吹来,刺激的他精神一震的同时,枪声也变得清晰起来。

    他听过不少枪声,无论是步枪,手枪、冲锋枪还是机枪,但没有一种枪声,是如此的古怪,带着一种虚弱和无力。

    “好巨人,快看我,快看我,我已经快会飞了。”见久久没有得到关注,贝壳女忍不住催促道。

    陈守义回过神来,关上窗,瞥了贝壳女一眼:“飞的不错,继续努力!”

    贝壳女立刻眉开眼笑,继续蹦来蹦去。

    ……

    第二天一早,张静怡领着宋婷婷,敲开陈守义家房门。

    “嫂子,今天外面恐怕有些乱,我准备让她请假一天,她一个人待在家里我们又不放心,不知能不能让她留在你们家里。”张静怡道明来意,她是公务员,这种关键时候,必须在岗。

    陈母说道:“哪有什么能不能的。”

    “那真是太麻烦了,婷婷快叫阿姨!”

    “阿姨好!”宋婷婷连忙甜甜的叫道。

    “别客气,就当自己家一样。”陈母看着穿着厚实的羽绒服,背着书包,巧笑倩兮的宋婷婷,越看越是欢喜,说着就喊道:“星月,婷婷来了。”

    “哦!”陈星月欣喜打开卧室的门:“婷婷,快来我房间。”

    宋婷婷失望的瞥了眼属于学长关闭的卧室,快步跑了过去。

    “星月,学长呢?”一走进卧室,关上门,宋婷婷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一大走就出去了,中午估计就回来了,别管他。”

    ……

    河东市,这个前日还是极其繁华的都市,在一天后,却彻底的冷清下来,弥漫着萧条而又压抑的气息。

    路上再没有什么车流,行人稀疏。

    陈守义提着公文包,走到小区附近那家被洗劫的银行,银行的大门,依然洞开着,大厅内的座椅横七竖八,柜台的防弹窗户已经被炸碎,散落着一地的碎玻璃。

    大厅的地面还可以看到未清理的血污,显然当时还有人伤亡。

    不过此时,银行门口已经四名士兵在站岗。

    他找到一家还在营业的高档冷兵器店,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一个漂亮的服务员说道。

    陈守义走进里面,发现里面生意不错,到处都是购买武器的人。

    不过想想也是,乱世最好卖的不是粮食就是军火,如今虽然还不是乱世,但眼看这个形式,估计离乱也已经不远。

    “去找你们老板!”陈守义说道。

    漂亮的服务员不由看了陈守义一眼,见他虽年轻,但气势不凡,底气十足,面色犹豫了下,说道:“请稍等!”

    很快一个有些发福的中年人就从办公室出来,他看了陈守义一眼,试探道:“你好你好,我是赵林峰,是这家店的老板,请问您是要购买武器还是?”

    “有没有私密一点的地方?”陈守义问道。

    “不好意思,请跟我来。”

    两人走到办公室:

    “有大武者级别的战弓吗?”陈守义落座后,直接开门见山问道。

    ……

    一分钟后,陈守义遗憾的离开兵器店。

    不过他早有心理准备,也谈不上什么失望。

    整个河东市大武者的数量,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而且几乎都在武者内部网购买,没有需求,自然也就没有市场。

    他本来还准备动用手上的那笔的黄金,看看能不能换来一把大武者级别的战弓,如今只能再做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