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四二章:第二次异变

第一四二章:第二次异变

    深夜,万籁俱寂。

    陈守义盘膝坐在床上,进入深层次的入静。

    他呼吸绵长而又悠远,每一次吸气和呼吸,都长达一分多钟。

    在心思似存非存中,一张复杂而又震撼的图像在心中越发清晰,一根根肌肉纤细而又紧密,饱满而又立体,他不仅可以看到表层肌肉,也同时可以看到内里,看到肌肉间细小血管,各种神经末梢,肌肉间筋腱,以及淋巴组织。

    无所谓内外,呈现在他脑海里的是一种四维的图像。

    这时似乎完成了某个阶段,他脑海里的图像范围开始慢慢扩散,边缘处无数灰暗交错的线条,开始向內腑蔓延,线条彼此交错,逐渐勾勒出大概的形状……

    ……

    十几分钟后,陈守义心神疲惫的睁开眼睛,闪过一丝喜色。

    等了这么久,总算完成炼肉了。

    陈守义从床上坐了起来,伸出手臂。

    就见小臂的肌肉随着心意开始激烈跳动,仿佛弹钢琴时那欢快起伏的琴键。

    不单单是手臂。

    无论四肢,还是后背,亦或是脚板。就连手指背后那层薄如蝉翼的细微肌肉,他都能精确掌控。

    当然,以前他也可以,只是今天似乎更加轻松了,毫不费力。

    他站起来活动了下身体,感觉全身的肌肉似乎更加协调,发力时就像加了层润滑油,有种极其流畅之感。

    不过,陈守义觉得,这更多的是自我心理暗示下的错觉。

    修习是一种循序渐进,水到渠成的过程。

    不会出现短时间内就跃升一大截的事情,就像吃了九个包子没饱,吃到第十个就饱了一样,饱的原因不是第十个包子,而是前面已经吃了九个。

    他打开属性面板,发现感知已经达到2点。

    同时,这段时间,在异世界训练也让他敏捷再次提升了一点,达到4.3。

    他最后扫了一眼知识栏,正当他准备关掉属性面板时,他面色不由微微一愣,自己的剑术竟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精通:”

    “什么时候发生的?”他心中大为惊讶。

    他剑术的进步已经停滞了许久,自升到“熟练:20”后,无论再怎么训练,都无法寸进,陈守义本来还想着,是不是用能量点优化一下,没想到却不知不觉中,竟已经悄然迈过。

    “看来应该是完成了‘入静炼己身-炼肉’的原因!”他心中若有所思。

    他略有些激动的拿起剑,想到现在已是深夜,又无奈放下。

    算了,再急也不急于一时。

    ……

    第二天六点,生物钟让陈守义自动醒来。

    他睁着眼睛,久久没有起床。

    微风在房间里徐徐的流动着。

    卧室里,为避免贝壳女挨冻,而专门开着的空调,早已不知什么时候停了,让这突兀的微风显得颇为清冷。

    当然,以他的非人体质早已不惧这种寒冷,但此时此刻他心中却冰寒彻骨,如坠冰窖。

    陈守义愣愣的看着雪白天花板,一动不动,足足躺了半小时,他才停下操纵这股微风,木然的起身穿上衣服。

    他看向门口的开关,抱着一丝万分的希望轻轻按下,灯还是毫无动静!

    第二次异变终于来了!

    他心中沉重的走到卫生间。

    陈星月一边刷牙,眼睛瞥了眼进门的陈守义,口中含糊不清道:“哥,今天怎么起得怎么晚?”

    “今天没电了!”陈守义说道。

    “我知道啊,我凌晨都被冻醒了。”陈星月平静的说道,并没多少反应。

    “我说是没电了!”陈守义重复了一句。

    “哥你好奇怪啊,没电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很快就会来的。”陈星月说道。

    陈守义感觉自己就跟鸡同鸭讲,真是好累:“爸妈呢?”

    “当然去饭店里了!”陈星月莫名其妙道。

    陈守义眉头微皱,离开卫生间,快步走到阳台拉开窗帘。

    外面一片白雪皑皑,此时天色还早,小区并没有多少行人。

    另一边陈星月洗漱完毕,走出卫生间,回到自己卧室,没过多久,她就拿着手机,快步走了出来:“哥,你看我的手机,怎么开不了机了,是不是坏了。”

    陈守义接过一看,按了按开机键,手机丝毫没有反应:“没用了,扔了吧!”

    “我可没你这么有钱!”陈星月气得牙痒痒,没好气道:“我拿去手机维修店看看,估计是电池不行了。”

    说完,陈星月就风风火火朝大门走去。

    “今天不要出门了。”陈守义连忙叫住陈守义:“等会,我把爸妈叫回来。”

    “哥,你今天到底怎么了,莫名其妙的!”

    就在这时,门开了,就见陈父和陈母拎着大包小包气喘吁吁的走进门,一看见两人,连忙道:“等会一起去下面拿东西,我们叫了辆三轮车!”

    电梯显然已经不能用了,也亏得两人提着这么多东西,走上五楼。

    还是爸妈对这种事情敏感。

    等放好东西,四人走到楼下。

    陈守义一看才发现,真买了不少,二十五公斤装的大米就买了十袋,其余的蔬菜肉食,几乎装满了整整一三轮车。

    他把大米一袋袋的甩到肩膀上,一连叠了六袋,随即一手抓起两袋,朝楼梯走去。

    蹬三轮的老人,看着呵呵笑道:“看着斯斯文文的,力气蛮大了,干活是把好手啊!”

    “就是一把傻力气。”陈大伟拿出钱包,抽出三张,递了过去。

    老人接过钱,对着光照了照,说道:“唉,这世道要乱了啊。”

    ……

    一日之间,整个河东市,就变得一片混乱。

    各大超市和菜市场哄抢一空。

    短短一日内,打砸,打劫,杀人,各种恶性犯罪层出不穷。

    就连陈守义家小区附近,一家大门关闭的银行也被愤怒的民众,强行破坏,里面现金被哄抢一空。

    上一次异变时,银行至少还没有停电,还能取出钱,但这一次,就连银行自备电力系统,都无法正常运转。

    一个正常的家庭,家里的现金又有多少,大部分钱一般都放在银行。

    而当钱无法从银行取出来的时候,再多钱也只是数字,甚至连数字都不是,一个在银行有着亿万存款的人,转眼就可能成为穷光蛋。

    当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很可能就要化为虚无,这种恐慌和愤怒,足以突破一切束缚,做出以前难以想象的事情。

    而在同一时间,骚乱的不仅是河东市,也不只是大夏国,而是发生在全球各国。

    直到傍晚,全副武装的士兵走上街道,全城开始戒严,河东市的秩序才渐渐稳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