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三九章:猎物

第一三九章:猎物

    地球上已经白雪皑皑,但异世界依然气候如春。

    陈守义小心翼翼隐藏在植物丛中,努力压低身体,缓缓朝前移动,周围荆棘密集的叶片和交错的藤蔓,很好的将他隐蔽起来。

    贝壳女蹲在他肩膀,死死的抓着陈守义的衣服,显得比他还紧张,小脸紧绷着,连呼吸都停下来了。

    前方百多米处,一只类似于麋鹿的动物,正悠闲的吃着灌木从中红色野果。

    它浑身棕黑色,上面带着黄白色斑点的保护色,毛发像是涂了油一样,反射淡淡的微光,粗糙细长的舌头,灵活的避开灌木的小刺,轻轻一卷,一大片野果,就被它卷入嘴中。

    看着好肥!

    想起异世界生物的美味,陈守义就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自从陈守义大胆的吃了一次异世界的肉食后,接下来,他就再没带过食物。

    不过他也不是什么生物都猎食,像爬行类,两栖类的生物,就被他排除。在地球上,有毒性的生物,大都属于这两类,他一般都猎食哺乳动物中的植食类生物。

    他动作更加小心,缓慢的向前逼近。

    一分钟后,它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停下进食,开始四处张望,如白雪一样蹄子,躁动的踏来踏去,警觉的耳朵,竖立起来,不停的转动。

    陈守义连忙伏地身体,一动不动。

    这头生物观察了一阵,并没有发现什么,过了一会,又继续吃起野果。

    陈守义继续向前爬行,当爬到仅剩六七十米时,他从一颗大树背后轻柔无声的站了起来,摸出背后的弓箭,悄悄对准后,猛地射出一箭。

    它发出一声凄哀的惨叫声,跑了几步,就跌倒在地,剧烈挣扎。

    陈守义身体迅速的冲了过去,一把扭断它的脖子,彻底结束它的痛苦。

    “好巨人,你好厉害。”贝壳女兴奋道。

    陈守义很是淡然的一笑。

    他提着这个猎物开始返回。

    回到常驻地后,他拿出一把锋利的小刀,熟练的割开这只猎物的皮毛,把整张皮都撕下扔到一边,然后把里面的内脏悉数掏出来,放到皮毛上。

    这些东西他并不准备食用,天知道里面会不会含有什么未知毒素,等他把猎物的头切下后,他就用皮把这些一裹,走到数十米外的角落,挖了的坑,埋到地下。

    接下来,他把收集的干柴,聚拢到一旁,拿出一个便携式的汽油罐,拧开后泼上一些汽油,拿出异世界专用打火机,进行点燃。

    火焰微弱,好在足以燃烧,同时也变得更加耐烧。

    陈守义在猎物上抹上盐和香油,用木棍穿上猎物,开始进行烧烤。

    十几分钟后,油脂开始一滴滴的滴下,落在火焰上,爆出丝丝的火星。

    诱人的香气渐渐弥漫开来,等猎物烤的金黄后,陈守义又撒上孜然和花椒。

    继续烤了一阵。

    他便迫不及待撕开一条腿,放嘴里一咬。

    异世界生物的肉质对普通人来说显得太过致密,肉很难咬烂。

    但对陈守义而言,却显得刚刚好,而且更加耐饿,两个后腿下肚,陈守义就感觉有些撑了。

    他把剩下肉食撕碎装入保鲜袋,放入行李箱。

    这时四周忽然起风了,树枝摇晃,发出沙沙的声音。

    陈守义也没有在意,拉上行李箱的拉链。

    忽然他浑身一僵,身体一动都不敢动,隐约中感觉自己似乎被某个东西盯住了一样,心中升起一种强烈的不安感。

    好在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半秒不到,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恍若错觉。

    但陈守义清楚,这并不是什么错觉。

    他立刻抬头看向天空,透过密集的树叶,他隐约看到一个庞大的银色身影,在低空缓缓的划过,天空都为之一暗。

    “是只鸟?”

    他闪过一个念头,等了大约半分钟后,感觉着对方已经飞远。

    陈守义手脚并用迅速的爬上一颗大树,站在大树末梢的一根枝杈上,他顿时看到一个银色的庞然大物,张着一对可怕的肉翼,正贴着森林上空滑翔。

    这是一头似鸟非鸟的生物,像是远古时期,向鸟类进化的恐龙。

    它浑身长满着银色的鳞片,在阳光下闪烁氤氲的光泽,颈部还长着一蓬五彩鲜艳的鬃毛,一条如蛇一般尾巴在身后微微摆动。

    神秘、漂亮、优雅、震撼。

    这是此时他能想到所有能形容它的词汇,它就像从神话世界飞出的生物一样。

    以陈守义目测,它从头到尾估计都有三十多米长,若是除去尾巴的话,光身躯就有二十多米。

    ……

    这时,它以体型明显不相符的轻盈,飘然落到树叶上,它庞大的身体感觉仿佛轻若无物一样,继而头探入森林,身体滑入其中,转眼消失无踪。

    陈守义看到,那片森林正在微微摇动,十几秒后,这头庞大的身影再次飞向天空,此时它的双脚上已多了头猎物。

    它振翅高飞,越飞越远,很快就化为一颗小点。

    陈守义摸了把额头的虚汗,缓缓的爬下大树。

    “这是什么生物?”陈守义抱着万分的希望,问贝壳女道。

    贝壳女吓得脸色苍白的摇了摇头:“不知道,但它好吓人。”

    这我也知道。

    他不由有些庆幸,自己体型较小。

    像这种体型的生物食量惊人,动则就要吃了十几吨的肉,人类对它而言,估计只能塞塞牙缝。否则的话,在之前他就要成为对方的猎物了。

    不过万事无绝对。

    这件事也给他提了个醒,必须找个安全的地方进行修习了。

    像现在那样,直接待在树下实在太危险了。

    万一它突然对他好奇,想要开开荤,尝尝味道呢。

    最好能找个山洞!

    陈守义接下来不再练习,开始寻觅合适的目标。

    这里地形正处山坳处,前面不远就是高低起伏的山峰。

    陈守义提着弓箭,小心翼翼的朝前面走去。

    贝壳女听觉和视觉都远比陈守义敏锐,任何一丝细微的动静,都瞒不过她的耳朵,在她提醒下,陈守义总能事先避开强大野兽的地盘。

    当然,也不是没有弊端。

    她说的强大,往往和陈守义心中的强大,完全是两个概念,导致陈守义绕了不少的远路。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他也只有忍了。

    ps:头好痛,写的有些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