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三七章:勇敢(求月票啊)

第一三七章:勇敢(求月票啊)

    接下来,贝壳女就再不敢乱飞了。

    活动半径迅速缩小到离陈守义为中心不到五米的距离,她小心翼翼的东看看,西看看。

    有时候一只古怪的小虫子从地面爬出来,都惊的得她大呼小叫,一惊一乍。

    贝壳女从小就住在那个荒岛,那里活物少的可怜,不要说动物了,连昆虫都不多,最多的便是些海滩上的贝壳以及甲壳类的海洋生物。

    不过那些生物,她司空见惯,早已经见怪不怪,哪怕对她而言已经是庞然大物,她也不怎么害怕,但这里森林的大部分生物,她却从未见过。

    一开始的时候,每次贝壳女惊呼,陈守义还会帮她解决,把吓到她的昆虫一一踩死。

    但反复再三后,他也变得烦不胜烦,这些昆虫小的也就苍蝇这么大,大的最多也就屎壳郎这么大。

    哪怕是贝壳女这样的体型,只要稍稍勇敢一点,也能一脚把它踢飞。

    最后索性,陈守义折了截小树枝,一端用剑削尖,然后把这根不过十公分长说不上是短矛还是短剑的小木棍,递给贝壳女:

    “下次看到虫子,就刺它。”

    “可是,好巨人,虫子很凶,会咬我的!”贝壳女接过小木棍,怯怯道。

    你以前发脾气时,也没见你这么胆小啊。

    陈守义心中无语,鼓励道:“你还帮我杀我过邪恶的巨人呢,你最勇敢了!”

    许是想起了自己以前的壮举,贝壳女神色激动起来,呼吸变得急促,小脸上浮现一丝酡红,大声道:“恩,我是备齐,我不怕坏虫子,我是最勇敢的。”

    她拿着小木棍,用力的咬着牙,心中暗暗发狠。

    “对,你最勇敢了,看那里就有一只刚爬出来虫子。”陈守义指了指不远处的这条虫子,鼓动道。

    这是一只不知什么昆虫的幼虫,胖呼呼的,身上长满了吓人的花纹,十几对脚在脚下缓缓的蠕动。虽然体型有些大了点,样子也有些吓人了点,但对贝壳女显然构不成什么威胁。

    她眼睛立刻看去,明显有些退缩了。

    “快去!”陈守义催促:“你不是备齐吗?备齐最勇敢了。”

    “我是备齐,我是备齐,我不怕坏虫子,我要把它戳死,戳烂,再不会咬人。”贝壳女口中自言自语。脚下却是纹丝不动。

    光听打雷,就是不下雨。

    精神胜利法倒是玩挺溜的。

    陈守义忍不住用手指推了她一把,结果她前进一步,却退了三步。

    过了好半响,贝壳女突然哭丧着脸,回头道:“好巨人,我好怕,我真的好怕,呜呜呜!”

    陈守义心中无语。

    这胆子简直比老鼠还小,。

    “好了好了,不杀就不杀。”看着泪流满面的贝壳女,陈守义连忙安慰道,随即走过去一脚“吧唧”一声,把虫子踩死。

    回来后,贝壳女脸上的泪水已经神奇的没了,她学着陈守义的样子,来个了别别扭扭的弓步直刺,抬起头信誓旦旦的说道:“这只坏虫子太大了,好凶的。下次碰到小的,我一定把它戳死。”

    陈守义对她已没报指望了,你开心就好。

    他敷衍的点了点头:“恩,你最勇敢了。”

    随即,他走到一边,也不再管她,继续练习炼体三十六式。

    一遍下来,浓郁神秘之力浸润全身各处,强烈酥麻褪去,感觉着身体犹如泡着温泉一样,浑身舒爽,这效果比地球上练习强的多。

    他继续练习,足足练了十二遍,直到体力耗尽大半,才停了下来。

    他这时猛然注意到,似乎已经好久没有听到贝壳女一惊一乍了。

    他心中一惊,立刻四处查看,就发现虚惊一场,只见贝壳女提着小木棍,在四周不停的巡视,忽然她似乎听到某个细微的动静,小腿迅速的跑到一片枯叶附近,小手握着木棍,看着这片枯叶,一脸警惕。

    几秒后,一只指甲盖大小的黑色甲虫,从枯叶内爬了出来,贝壳女啊的叫了一声,冲了上去。

    拿着木棍对着甲虫不停打。

    只是一棍,就把这只甲虫的甲壳打裂,第二棍,甲虫汁液飞溅,无法动弹,她足足打了十几下,直到甲虫彻底血肉模糊,再也无法分辨,才兴奋的停了下来。

    陈守义看的目瞪口呆。

    这是吃了药了吧?

    怎么变得这么猛了!

    这时贝壳女注意到陈守义,立刻小跑过来,向他炫耀道:“好巨人,我已经杀了一一……一一只坏虫子了。”

    陈守义也懒得数,到底有几个一了,疑惑的问道:“怎么现在不怕了。”

    贝壳女得意洋洋道:“我可不怕那些坏虫子!”

    瞧把你能的!

    不过陈守义想想也是,以贝壳女体型,本身就不会惧怕什么小虫子,之所以害怕,只是这里的虫子,她大都第一次见而已。

    ……

    陈守义来时,异世界这里已经是下午。

    在这里才待了五六个小时,太阳便渐渐西斜,光线迅速暗淡下来,他看了看天色,立刻提着行李开始返回。

    森林里比外面黑的要更快。

    出发前,里面光线还算明亮,等走了几分钟,这里便已经黑了下来。

    阴森的气息,如雾气般渐渐从地面升起,朝四周弥漫。

    森林深处,也似乎有一对对绿油油的眼睛,贪婪的朝这边看来。

    陈守义握紧剑柄,冷冷的扫了一眼,加紧脚步,朝通道的方向走去,没过多久,通道口便已经远远在望,他快走几步,走上通道的台阶。

    就在这时,一声如汽笛般的兽吼,远远的传来。

    贝壳女吓得浑身一颤,小手紧紧扯着陈守义的头发。

    这声音沉闷而又悠长,似乎连空气都在共振,显然这头生物体型极其庞大。

    陈守义站在台阶上,向远处望去,可惜除了森林中的树叶在微微颤动之外,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这吼声足足持续了数十秒,才停了下来,等吼声一结束后,原本的喧闹的森林,立刻变得万籁俱寂,一片静谧,他凝神细听,听了良久,也没有听到什么确切的动静。

    他微微松了口气,可以肯定的是,这怪物离这里还相当遥远。

    “下次过来,一定要小心点了,绝不对不能深入森林深处。”他心中若有所思。

    通道危险评估,只是对通道为中心,方圆五公里内做出的粗糙的评估,它会随着时间和形势的变化而变化,“中危险级”随时可能变会成为“高危险级”,甚至是灾难级。

    不过,只要在通道附近活动,应该危险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