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三六章:怪鸟

第一三六章:怪鸟

    车转过一个闹市区的十字路口,陈守义便看到前方出现一堵厚厚的隔离墙,高达到十五六米,长不知延伸到何处,蔚为壮观。

    “隔离墙墙里面就是军事区。”白晓玲一边开车一边介绍道:“整个军事区这些年已扩大到三平方公里,附近居民都被拆迁安置到其他地方。”

    沿着隔离墙继续行驶了几分钟,车便在一扇巨大的铁门口停下。

    两排全副武装的士兵,正一脸肃穆的在门口警卫。

    “我的车没有通行证,估计不能进去!”白晓玲回头道。

    “就到这里吧。”陈守义说道。

    他打开车门,从后备箱,拿上行李。

    “注意安全!”白晓玲走出车门,见陈守义径直朝门口走去,忍不住道。

    陈守义回过头,一笑:“恩,你回去吧。”

    ……

    相比于陈守义以前进入过的军事防御区,这个防御区明显更商业化了一点。

    里面有专为探索者开设的补给超市,还有一个珍贵草药的收购点。

    一名后勤军官,还专门送上一本精致的全彩页的草药图鉴,上面还标注着各种收购价格。

    陈守义翻了几页,发现都是以克计算,哪怕最便宜的一种异世界草药收购价也能达到五千元每克,高的甚至达到四五万每克,令人咋舌。

    “肉食这里不收购吗?”陈守义心中一动,问道。

    后勤军官笑道:“肉食类我们是不收购的,探索者是国家宝贵的财富,政策上并不鼓励探索者去冒险撕杀,以免造成无谓的伤亡,而且国家禁止异世界肉类买卖的行为。”

    原来如此。

    不过,陈守义猜测除了这个原因,最大的可能还是为了防止商业化入侵,使其探索者失去探索未知空间通道的动力。

    异世界生物哪怕一头普通的生物,也远比地球上生物强壮的多,对普通人也更加滋补,一旦放开,无数的富豪,恐怕都会趋之若鹜,被哄抬成天价。

    当探索者在一个危险等级较低的空间通道,通过狩猎就可以获得大笔金钱收入的时候,谁还会去风险未知的空间通道冒险。

    毕竟天生喜欢冒险,享受刺激的探索者,只是少数,大多数人都是为了利益而去冒险。

    接下来,陈守义在补给超市里逛了一圈。

    超市很小,里面大都是军用品类物品,比如迷彩服,工兵铲,便携式单兵食品,以及一些箭矢之类物品。

    陈守义花了一千多块钱,购买了一个专在异世界使用的打火机,和一个军事望远镜。

    至于食物箭矢之类,他早就已经事先就已采购好,倒是无需再购买。

    然后,陈守义走进一栋防卫森严的建筑,沿着一条宽阔的通道,穿过数道厚实的铁门,几分钟后,一个直径二十多米的圆形空间通道,便出现眼前。

    里面有一条长长的由金属浇筑的台阶,从通道口凭空延伸出来,直至脚下。

    感觉着身体正在重新苏醒的力量,他深吸一口气,他一步步沿着台阶而下。

    当走到第五步后,陈守义身体猛地一沉,四周空间瞬间一阵变幻,等视线再次看清时,他已经正站在离地十几米的半空,四周都是茂密的森林,几根树枝野蛮生长,甚至延伸台阶上方。

    狂风在他四周无序的流动,无数的气旋,不时凭空出现,转瞬又消失无踪。

    陈守义连忙扶住阶梯的金属护栏。十几米的半空若是在地球上,他跳下去也毫发无损,但在三倍的重力下的异世界,就算以他如今身体素质,估计也要被摔的骨骼寸断。

    看着四周萦绕的狂风,他念头一动,风流瞬间消散。

    他接着往下走。

    下面的台阶也不知多久没有清理了,积累了一层厚厚的泥土和枯叶,上面还长满了茂盛的杂草,厚实的皮靴,踩在上面,发出沙沙的声音。

    台阶底部并没有搭在空地上,而是搭建在凹凸不平的小山包,陈守义看着那一根根裸露出来的至今依然还没有多少锈蚀的钢筋,这山包显然就是通道上方坍塌掉落的混泥土块。

    他走下阶梯,在小山包上轻盈的跨了几步,很快就走到下面。

    陈守义朝周围打量了一眼,这里光线阴暗,前后左右都是茂密原始森林,按照以前探索者描绘的地图,他所在的位置,是一片山坳的平地处,朝东走上四五公里,就是一条大峡谷。

    北面还有一条深不见底,长不知多少公里的地缝。

    不过陈守义来这里可不是为了探索的。

    他打开行李箱,拿出战弓部件,迅速的组装好,又把箭袋系在腰侧,继而提着剑,朝森林走去。

    ……

    “真是烦人的虫子!”

    陈守义眉头微皱,把一只试图落到他脸上的昆虫用手指弹飞,昆虫如子弹般迅疾的撞到树上,爆开一团花花绿绿的液体。

    森林中动物不少,不过大都是机敏的小型食草类动物,还没等他靠近,便已远远的逃遁。

    走了十几分钟后,他选了一处大树底下的空地,停了下来。

    然后把贝壳女放了出来。

    “你一来这里,我早就醒了。”贝壳女迅速飞起,落到陈守义肩膀上,小脸兴奋的大声道:“好巨人,这次我们还是杀邪恶巨人吗?”

    真难为你这么长时间,都还记得啊。

    “不是。”

    “哦!”贝壳女面色有些失望,等她打量了下周围的环境,很快又兴奋起来:“这里好像不是小岛,我要去周围看看!”

    说着脚一蹬就飞了起来,朝远处飞去。

    “不要跑太远!”陈守义连忙在后面说道,对于她这么小体型的生物而言,在这个森林天敌实在太多了。

    “好巨人,我很乖的,很快就回来。”贝壳女一边飞一边说道。

    她确实很乖,飞了十几米,就拼命飞回来了,落在陈守义肩膀上,惊魂不定道:“好巨人,有只很凶的坏鸟盯上我了,它想要吃我!”

    “哪里!”陈守义闻言立刻警惕的拿起战弓。

    “在前面的树上!”陈守义走了几步,循着贝壳女指的方向看去,分辨了许久,才在树叶的掩藏下,看到一只翠绿色古怪大鸟。

    说是鸟,其实它和地球上的鸟没有一点相似。

    它长着如蛇一样的颈部,上面长满鳞片,头部偏平,口中尖牙交错,看起来相当狰狞凶恶,怪不得贝壳女被吓坏了。

    它体型约有二三十公分宽,若是从头到尾部,估计都有半米。

    以贝壳女的体型,估计只要一口,就被它吞下了。

    此时蹲在高高的树枝上,偏着脑袋,一双火红色的眼睛,安静的打量着下方。

    “好巨人,就是这只邪恶的坏鸟盯上我了。”贝壳女紧紧的抓着陈守义的头发,缩在肩膀上,小声告状道。

    陈守义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悄悄的抽出一根箭矢,缓缓的拉开弓弦,随即迅速松开,随着一声尖锐的厉啸声,箭矢如电射出。

    这只鸟应声而落,扑闪着翅膀,直坠掉落。

    它在地面不停挣扎,大声嘶叫,显得相当凶狠。

    “这只邪恶的坏鸟还没死!”贝壳女看着近在眼前的鸟大声尖叫道,一脸紧张。

    “急什么?”陈守义好笑道。

    说着又抽出一根箭矢,抵近一箭射出,直接射断它那如蛇的颈部,断掉后的颈部还在不断扭曲,一张利嘴不停开阖。

    随即,陈守义又射了一箭,很快,这只鸟便再无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