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三零章:意外

第一三零章:意外

    晚上,陈守义刚在外面吃完饭,走回家。

    宋婷婷就又来了。

    “学长好!”宋婷婷右手拿着木剑,左手还拎着一大袋零食,羞笑道。

    她嘴唇上涂着果冻色防裂唇膏,带着红润晶莹的光泽,身上穿着米黄色的羊绒连体短裙,她脚上没有穿丝袜,露出一双雪白浑圆的大腿。

    最近天气这么冷,你就不能多穿点?

    而且你不是来练剑的,打扮的这么漂亮干什么?

    陈守义各种念头一闪而过,扫了一眼,就很正经的收回目光:“进来吧。”

    他避开身侧,随着一阵香风擦身而过,他关上门。

    “学长,我给带来了牛肉干还有巧克力。”

    自从陈守义说不要再吃葡萄后,她带着的东西就丰富起来,每天花色都变得不一样。

    “放在茶几上吧。”陈守义也没拒绝,就当是学费了,他在沙发上坐下,然后拆开一包牛肉干,边吃边问道:“对了,认识了这么久,我还没问,你读什么年级呢?”

    “高三,我明年就要高考了。”

    陈守义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叫了他这么多次学长,他还以为对方真的是学妹呢,结果竟和他同级,可能还是同龄。

    “学长,怎么了?”宋婷婷关心的问道。

    “恩,没什么,现在就开始练习吧。”

    “哦!”宋婷婷拿起木剑开始今天的练习。

    “蹬腿还不够有力,发力要凶狠,髋关节要扭,屁股不要翘的太高。细细体会力量在体内的传动,剑刺出去,最后要有种不得不发的感觉。”

    宋婷婷停下来,摸了下屁股:“学长,可是我怎么体会不了,要不学长你给我演示一遍。”

    “行,你先去卫生间洗把脸!”

    宋婷婷想到了什么,脸色一红,连忙跑去卫生间,看着镜子的羞笑含春的自己,她忍不住捂着脸。

    真不知羞耻。

    足足几分钟后,她才走出来。

    发现学长已经拿着木剑,站在客厅了,颀长的身材高达挺拔,仅仅只是一站,就有种不动如山的感觉。

    真的好帅啊!

    “我只演示五遍,你要仔细看着。”

    “哦!”宋婷婷连忙打起精神,一双水润妩媚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陈守义。

    “是叫你看我的腰、双脚、以及手,不是看我的脸!”陈守义被看到有些发毛无语道。

    怎么这么笨啊,比当初自己还笨,至少他学习的时候就从不会盯着教练的脸看。

    “哦!”宋婷婷脸色一红,吐了吐舌头,连忙看向他身体。

    接下来,陈守义以慢动作的形式慢慢演示了一遍。

    “记住了没?”

    宋婷婷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一脸迷糊道:“好像没记住。”

    “那就继续看!”

    陈守义又演示了一遍:“现在呢?”

    这时陈守义注意到宋婷婷似乎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就大胆的说!”陈守义忍不住道。

    “学长,你穿着衣服,我看不明白,我能摸摸吗?”宋婷婷鼓起勇气,话还说完,就已经羞不可抑。

    ……

    几分钟后,宋婷婷满脸通红的离开房间,想着先前学长最后一脸尴尬的让她回去练习,她忍不住暗暗好笑,学长好像很单纯啊。

    恩,肯定还是处男。

    门才刚打开,宋婷婷就见她爸和妈坐在沙发上。

    “回来了?”

    “爸,你们还没回房间啊?”宋婷婷眨了眨眼睛,装作一脸单纯问道。

    “呵呵,在和你妈聊天呢。”看着脸上春意昂扬,根本无法掩饰的宝贝女儿,宋启然呵呵笑道。心中则是满是郁结,自己好不容易养大的小白菜,就要被猪拱了。

    他痛心啊。

    宋婷婷不疑有他,立刻说道:“哦,那你们聊,刚训练回来,身上都是汗,我先去洗澡了!”

    哼哼,既然知道要训练,干嘛吃完饭就早早的洗好澡?

    宋启然腹诽,脸色则堆起了笑容道:“先等等,明天晚上有个酒会,婷婷,要不要跟爸爸一起去啊。”

    “酒会有什么好去,我才不要去,明天晚上我还要练习剑术呢!”宋婷婷想也不想的说道。

    “酒会上到时候可是会有很多武者哦,一些电视台的主持人以及明星都会来,如果你向那些武者请教一二,估计武道及格就没问题了。”宋启然循循善诱道。

    宋婷婷听到武者眼睛不由微微一亮,这可是武者啊,这类人神秘莫测,代表着人类力量的极限,平时根本无法见到。

    然而一比起和学长见面,这些顿时就变得丝毫没有吸引力了:“我才不要去。”

    ……

    日月湖大酒店。

    河东最豪华的酒店之一,一辆辆豪车,在保安的指挥下,停入地下停车场。

    这时一辆格格不入的出租车在门口忽然停下,一个身材提拔的身影走出车门,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粗大的眉毛下,是一对幽暗深邃的眸子。

    “这是这里了!”陈守义暗道,随即迈入走入酒店。

    “欢迎光临!”递过邀请函后,宴会厅门口,两排穿着制服丝袜,容貌姣好的礼仪小姐,带着标准的笑容,娇声道。

    走到里面,陈守义发现这里是自助酒会,人也已经到了不少。

    不少人正在三三两两的聊天,可惜除了有几个,隐隐感觉有些面熟,好像是某个主持人,或者小明星外,他一个都不认识。

    算了,索性就当过来吃自助餐了,反正他晚饭还没吃。

    “小帅哥,陪令尊来的吗?”一个穿着低胸晚礼服美貌少妇,举着酒杯,嘴角噙着一丝笑意,问道。

    “不是,我一个人。”陈守义把几块烤羊排,放到餐盘上说道。

    “那你可真够大胆的!”少妇还以为他拿了父母的邀请函,偷跑过来的,不由捂嘴笑道。

    陈守义打量了她一眼,问道:“你是那个什么的主持人吧?我上网看新闻时见过你。”

    “是河东一台,法治联播的。”少妇纠正道。

    “我想起来了,你也没结婚吗?”陈守义问道。

    这话就有些扎心了。

    “我才二十九岁好不好!”少妇噎了一下,连忙问道。

    二十九岁不就是老女人吗,都可以叫阿姨了。

    陈守义心中暗道,插起羊排,咬了一口。

    味道还不错,比中午吃的那家自助餐要好吃不少,很快他就把一块烤羊排,吃只剩骨头。

    “那你过来是干什么的,来混晚饭的?”少妇反唇相讥道。

    “过来看看新奇,不过比想象的无聊,也就自助餐还不错。”陈守义说着拿过一瓶可乐打开后,喝了一口。

    他朝周围扫了一眼,几个看着体型明显是武者的中年男人,几乎都围满了美女。

    而他长得这么帅,竟只有这么一个,而且还把他当小孩耍。

    太不公平了。

    他心中郁闷,抬头示意了一下:“你不是来相亲的吗,干嘛不去那边?”

    “男人都一样,越是送上门的,就越是不稀奇,这事讲缘分的。”少妇瞥了那边一眼,抿了一口红酒,笑着说道。

    怪不得都成剩女了。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

    “学长,你怎么也在这里?”

    陈守义转身一看,就看到一脸惊讶的宋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