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二九章:轻松

第一二九章:轻松

    “我们接到路人报警,最后在东南西路发现一个行为怪异的可疑目标,现在狙击手已经布置好了,只是现在路上行人太多,为了避免对方警觉,造成无辜民众伤亡,现在还在监视中,并没有惊动他。”白晓玲迅速的说道,一边发动车,离开小区。

    “蛮人?”

    “具体情况还不清楚,但很可能是。”白晓玲说道,做事情时,她还是很干练的。

    陈守义点了点头,看向窗外,没有说话。

    此时正值中午,路上到处都是出来吃饭的白领,各种长腿丝袜,构成一片美丽的风景。

    车一路飞驰,十几分钟后车迅速停下,白晓玲走到一个公共电话亭,拨打电话,半分钟后便迅速回来,拿下车顶的警报器,重新坐会驾驶室。

    “快到了吗?”陈守义回过神来,问道。

    “他已经在长亭路了,距离大约三公里。”白晓玲解释了一句。

    没有了手机,通讯电台也无法使用,警察行动效率,低了数倍不止。

    车继续行驶,没过多久就在路边停下,几个身穿便服的警察,从附近的车里纷纷走了出来,一脸热情道:“陈顾问,您好。”

    “您好!”

    ……

    陈守义一一点头示意,问道:“人到哪里了?”

    “您跟我们来,就在前面!”

    路上人来人往,几乎摩肩接踵,丝毫没有察觉危险就在身边。

    几人一路快步走了大约几百米。

    一个怪异的身影,便出现在眼前。

    其中一名中年警察,忽然小声道:“就是这人。”

    陈守义立刻抬头细瞧。

    他穿着人类的衣服,身材厚实强壮,一件宽松的体恤,穿成紧身衣的效果,光体型就给人一种巨大的压迫感,人群经过他时纷纷避开。

    容貌除了看着有些怪外,也和人类大同小异,至少也是人类的容貌范畴。

    但他走路时,却显得相当小心翼翼。

    他给人的感觉就像不是走在繁华热闹的都市里,而是行走在危险莫测的丛林,和路上的行人格格不入。

    从他的眼睛里,陈守义看到除了极度警惕外,还有好奇和震惊,他似乎对这里的一切,都相当新奇。

    “通过面部图像搜索全国数据库,没有找到任何匹配的,最重要的是,经过观察,他的外耳有两条对耳轮,这是蛮人的典型特征,我们最终确认,这人是蛮人无疑。”

    这个特征陈守义还是第一次听说。

    他闻言不由仔细一看,他现在视力惊人,一百米外,连一个苍蝇都能清晰可见。

    结果发现确实,人类的对耳轮只有一条,而对面这人却有里外两条,显的相当怪异。

    许是几人看的久的,那蛮人突然警觉的朝这边看来,眼中凶光一闪。

    “大家假装聊天!”一名警察低声道。

    几人边走边开始聊天,那蛮人看了几眼,很快就移开目光。

    “这次任务就是杀了他?”陈守义问道。

    “是的,陈顾问!”中年警察说道。

    “那我过去了!”陈守义说道。

    “要不再等等其他安全顾问,还有两人马上就要赶过来,这样人多保险一点。”中年警察连忙委婉的说道,年轻的武者,就是冲动啊。

    陈守义犹豫了下,说道:“也好。”

    几人走到大楼的玻璃墙边,停下脚步,陈守义抱剑,靠在玻璃墙上,眼睛微闭,佯装闭目养神,心神瞬间进入记忆空间,随即投入那蛮人的身体……

    几秒后他就睁开眼睛。

    四名警察一边漫无边际的聊天,一边静等那蛮人经过,然后再绕路返回,继续跟踪。

    监视的蛮人有好几组,他们四人只是其中一组,两旁的楼上,还有六名狙击手埋伏,一切都为了确保万无一失。

    然而谁也没想到,这蛮人竟离开人行道,朝这边走来,他似乎被橱窗里的光闪照人的水晶器物所吸引。

    两者越来越近,几名警察都不由紧张起来,额头渗出冷汗。

    “要不要退?”一个年轻的警察,手下意识的摸向枪套,脸色微白道。

    “不要轻举妄动,也不要掏枪,手枪对蛮人没多大效果,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继续聊天。”中年警察看了一眼周围到处都是的行人,说道。

    三米,两米,一米。

    几人身体都开始僵硬起来

    就在蛮人和这一行人即将擦肩而过时,

    几人耳朵忽然听到“铮”的一声轻响声响,一道如模糊剑光在视网膜上一闪而逝,恍若错觉,还未等四名警察反应过来,剑光就已经插入剑鞘。

    随即几名警察就发现蛮人的身体微微晃了晃。

    下一刻,一颗头颅脱离身体,扑通掉落在地,翻滚了七八米远。

    鲜血从颈部冲天而起,发出如喷泉般嗤嗤的水声。

    寂静了一秒后,附近的人群顿时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大量的行人纷纷拼命逃离,现场变得一片骚乱。

    四名警察这才如梦初醒,立刻掏出警察证,大声维持秩序:

    “不要惊慌,我们是警察,这人是恐怖分子,现已被当场击毙,所有人都有序退后,不要拥挤,保持冷静!”

    随着警察一遍遍的喊话,奔跑的人群,渐渐停下脚步,人类好奇的天性,很快战胜了无头死尸的恐惧,周围又重新围满了人。

    “任务应该完成了吧,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陈守义跨过还在抽搐的尸体,向几人说道。

    “哦……哦,好的,没事了。”中年警察愣了好半响,才出声说道。

    ……

    陈守义拉开后车门,坐上汽车。

    “任务完成了?”白晓玲一脸惊讶的问道。她现在已转为文职警察,是不用跟着出任务的。

    “恩!”陈守义点了点头。

    “这么快?”

    “只是一个普通的蛮人而已!”陈守义轻描淡写的说道。

    事实上,这个蛮人要比普通蛮人强的多,几乎已经和那个蛮人族长还要强上一些,只是他如今也今非昔比,再加上对方没有防备,完全是偷袭,杀他简直轻松至极。

    “有餐巾纸吗?”陈守义这时问道。

    “有,你是要上厕所吗?”白晓玲问道。

    “别废话这么多,快点!”陈守义无语道。

    白晓玲干笑了一声,连忙抽了十几张递了过去。

    陈守义接过后,拔出剑,细细的擦掉残留在上面的血迹。

    看着这把经历几次大战,如今已经到处都是芝麻点大小缺口的剑刃,他心中微微有些心疼。

    这种纳米硬化膜剑虽然极其锋利,也无需什么保养,但一旦破损,修复起来也相当麻烦。

    必须先清理掉表面的硬化膜,才能修复剑身,然后又要再重新镀上一层新的硬化膜。

    而且冷兵器专卖店,根本没能力进行修复,必须回厂重修。

    不说费用,几乎和重买一把差不多了多少,来回都需要十天半个月的时间。

    与其修复,还不如买一把新的。

    “再用一段时间,就去买一把更好的,而且这把剑对我来说,也显得有些太轻了。”陈守义心中暗道。

    剑对他而言只是工具,并没多少感情,无论什么武器,好用就好。

    陈守义把剑插入剑鞘:“找个地方,先去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