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二四章:灭杀

第一二四章:灭杀

    科瑞特烦躁的走来走去。

    fu*ck,迟早让你好看!

    他心中压抑的愤怒已经像是即将撑爆的气球。

    昨晚,两人等了一夜,曹振华最后也没有过来。

    他是万神会从各地搜罗过来从小培养的孤儿,对他来说,万神会就像如家一样,平时最是看不过惯那些自私自利,对组织敷衍了事的人,更让他看不惯的是,这些人在组织中的地位和重要性,反而比他更高。

    不过,即便再愤怒,他也只能忍耐。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就到了上班时间,一辆辆汽车,陆续的开进第三事物调查局的大门。

    然而他却根本没看到曹振华的身影。

    等到了十点后,他终于按捺不住了,走向保安室。

    “你找曹局长?”

    一名年轻的保安古怪的看了他一眼。

    “是啊,我和曹局长约好今天见面,兄弟,帮帮忙。”科瑞特递过一叠钱。

    保安不动声色的收下,说道:“你不知道曹局长昨天出事了吗?”

    “出事?他怎么了?”东南亚人心中咯噔了一下,连忙问道。

    “他昨天被人杀了,就死在这里的停车场,你可不要说是我说的!”

    ……

    科瑞特快步朝路边的那辆黑色商务车走去,脸色难看,心中一片冰冷。

    暴露了吗?

    不行,今天必须离开河东市了。

    他越想越是不安,一坐上驾驶室,便迅速的发动汽车。

    车一路奔驰。

    半个多小时后,车就开向一片位于郊区的半山别墅区,很快便在一处别墅门口停下,科瑞特下车打开铁门,又重新坐回驾驶室,然后缓缓的驶入别墅。

    这时他突然心生一丝异样,他不动声色的向视镜看了一眼,手缓缓的摸向旁边的长剑。

    他没有看到丝毫异常,但他相信自己对于危险的直觉。

    他一握住剑柄,双眼一厉,猛地抽剑扫向身后,前座的座椅瞬间被一分为二。

    “当!”

    伴随着一声刺耳金属的交鸣。

    后座处,一个人影骤然而起。

    “该死,竟被人跟踪了。”

    科瑞特心中暴怒,剑猛地劈向人影,却被对方瞬间挡格。

    两人距离不过半米,方寸之间,两人高速对战。

    剑剑惊险,稍微一丝大意,就可能生死当场。

    无数的海绵,如天女散花,四散飞扬,整辆汽车都剧烈摇晃。

    两剑疯狂的交击,声音几乎连成一片,爆射出一片刺眼的火星。

    “轰!轰”的两声。

    前后两扇车门接连爆开,两个人影,一前一后的爆射而出。

    许是感觉自己速度不如,前面的东南亚人跑了十几米后迅速的站定,转过身来。

    一道深深的血痕,从脸骨直接延伸到下巴,整张嘴都出现了条巨大的豁口,脸上鲜血直流,他脸色狠戾:“你到底是谁?”

    做了伪装的陈守义面色冷酷,没有作声,速度不减不减,迅疾朝他冲去。

    此刻争分夺秒,别墅里极有可能还有对方另一个同伙,到时候以一对二就危险了,他可没这个时间浪费。

    一秒后,两人再次交战。

    相比于在车内,这次动静反而小了许多,只有银色的剑光,划破空气发出的厉啸声,七八剑后,陈守义身体微微一偏,避开对方的直刺,同时,长剑如毒蛇般从下往上一撩,电光火石。

    “找死!”

    随着一声雷鸣般的大喝,一个高大的人影提剑从别墅飞快窜出。

    陈守义身体倏忽退后数米,收剑看向那飞速逼近的光头,站立不动。

    这时前面的东南亚人身上血雾爆开,继而身体便斜着分成两半滑落在地,弥漫出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只剩你一个了。”陈守义冷笑道。

    光头男速度迅速的慢了下来,一步步朝这么走来,脸上的暴怒渐渐褪去,脸色变得平静起来,沉声道:“这么说曹振华,也死了?”

    陈守义脚尖一点,草地瞬间炸开一个小坑,身体如狂飙射出:“下地狱去问吧!”

    “狂妄!你还嫩了点!””光头男冷喝一声,猛地拔出长剑,一剑劈开他的刺击。

    “当!”陈守义倒退数步,手都被震得发麻。

    陈守义面色泛起一丝潮红,內腑都有些震荡,脚才刚刚站定,一个身体便朝前迅疾扑来。

    剑光切向他的喉咙,陈守义不得不一退再退。

    昨晚在记忆空间中,陈守义就心神入驻过对方的那强大的身体,力量粗略估计比他大上三四成,只是当时他并没有多少在意。

    这两天接连和几个大武者战斗,他发现自己的敏捷远超大武者,力量再强大,没有高速的反应能力,也不过是靶子。

    但此刻才发现,当大武者拥有这般力量,是如此可怕的事情,只是一击,他的剑就差点脱手而出。

    再加上比前面几个更强的反应能力,面对此人,让陈守义第一次感觉到压力。

    他接连退后了几步后,很快就稳住了对方的凶猛的攻势,他身体一次次灵活的闪过对方的攻击,同时长剑如灵蛇吞吐。

    两人间的战斗完全是不同的风格。

    一个凶猛无俦,大开大合,一个则飘忽灵动,迅疾如电。

    这陈守义微微退后一步,一剑避开对方劈斩,胸口一痛,衣服被无形撕开,胸口划开一道深深的血痕。

    “剑气,该死!对方竟也能使用剑气,只是似乎不像自己那样随时都能用出。”

    陈守义心中惊怒,低吼一声,趁着对方动作间的停顿,猛地踏步直刺。

    “轰!”一声。

    一记音速剑,如电光射出,光头一个侧身避开,身上衣服瞬间炸裂。

    陈守义瞬间踏前一步,绕过对方身侧,再次长剑朝他喉咙斜撩。

    光头再退。

    陈守义步步紧逼,以比对方更快的反应能力,他连连出剑,逼着光头男只能不停急退,很快朝那具东亚人的尸体接近,只是他仿佛背后长眼一样,一个退步就跨过尸体。

    这里的地面已经尸体的鲜血浸透,周围形成浅浅的血洼。

    电光火石间,陈守义心中一动,脚掌猛地一踏。

    “轰”的一声,仿佛爆炸一般,无数的鲜血,夹杂着泥点,四处飞溅。

    事发突然,看着向他满脸飞射的血泥,光头男下意识眨了下眼,微微一个失神。

    “不好!”

    等他再次睁开眼睛,脚才刚抬起,准备急退,就见一个模糊剑影,在眼前急速接近,眼睛被强风吹得刺痛。

    下一瞬,他思维便彻底停滞。

    一把长剑笔直的刺入他的头颅,炸开一个婴儿拳头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