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二零章:找死

第一二零章:找死

    晚上十一点,卧室的座机突然响了。

    等座机响过三声后,正在修习炼体三十六式的陈守义停了下来,看了一眼正一眨不眨看着动画片的贝壳女,走上前拿起电话,沉声道:“我陈守义!”

    “快来救我!”电话来自陆伟峰。

    陈守义听得心中一沉:“你在哪里?”

    “我在下城区寿明街……29号,公共电话亭旁,我支撑不了多久了……记住千万不要报警,我现在信不过任何人。”他猛地咳嗽了几声,似乎伤势有些严重。

    “你等等,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我马上就来!”陈守义挂断电话,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拿起剑,就准备出门。

    陆伟峰是和他同一期的武者也算是关系最好的武者了,陈守义不可能任由他去死,以他的心性也做不出这种事情。

    妈的,这次万神会的目标是陆伟峰吗?

    他快步走出小区,拦了一辆出租车,一坐上车:“去寿明街29号。”

    司机看了一眼陈守义手中的剑,没有作声,很快就发动车。

    陈守义面沉似水,看着车窗外的灯火飞快的倒退,车内一片安静。

    他心中渐渐冷静下来,握着剑,开始闭目养神,大约半小时后,他睁开眼睛,他发现车似乎越开越偏,他开口问道:“师傅,你开错路了吧,还没到吗?”

    “我都开了十年出租了,河东的街道,我闭着眼睛也能摸出来,寿明街在郊区呢!”司机笑了笑说道。

    “那开快点,我有急事。”陈守义点了点头道,也没有怀疑,他搬到河东也没多久,寿明街在之前就根本没听说过。

    “好嘞!”司机猛地踩了下油门。

    时间已经接近十二点,街道上并没有多少车辆。

    出租车飞快奔驰,两边便渐渐出现大片未完工的建筑,没过多久,司机突然方向盘打转,朝一处工地开去!

    “师傅,你确定,没开错。”陈守义终于感觉到有些不对,冷声道。

    “不好意思,水喝多了有些尿急,找到地方,先方便一下。”

    这时陈守义敏锐注意到,司机虽然一脸歉意,嘴角却带着一丝冷笑。

    他脑海如闪电划过,一瞬间,所有的事情都明白了。

    这是一场阴谋,一场针对他的阴谋。

    从陆伟峰的求救,再到恰好经过的出租车司机,再到前面这处黑漆漆的工地,所有都是圈套。

    一种强烈的怒意,从心头升起。

    陆伟峰,你他妈找死!

    陈守义二话不说,手瞬间撞断出租车上驾驶座的护栏,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司机猛地松开方向盘,一手抓住陈守义的手。

    但那手却如铁铸一般,根本无法撼动。

    “真是好大的手笔,伪装的真好,我都被骗过了。”陈守义冷笑一声。

    以他挣扎的力道,竟是一名武者伪装。

    “别……别杀我,我也是身不由己。”他脸上被一根钢管划出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流淌。

    他满是恐惧,一只手拼命的往座位下摸,那里放着他的一把短剑。

    然而还没摸到,下一刻,一股无可抵御的巨力传来,驾驶座的护栏瞬间断裂,他身体如破麻袋一般,撞碎前窗玻璃,翻了十几个滚,直到后背砰的一声撞在围墙上,才停了下来。

    他猛地吐出一口血,脑海一片空白。

    “砰!”的一声巨响,副驾驶的车门,被踢飞出十几米。

    陈守义提着长剑,走了出来。

    那“司机”,竭力的站起来,摇摇晃晃:“我……我是被逼的。”

    话刚说完,他就一脚踢飞出七八米远,清脆的骨裂响起,不知多少有肋骨被踢断,他如尸体一般躺在地上,口中不停的涌血,浑身抽搐。

    看着快步走来的陈守成,眼睛满是恐惧和绝望。

    陈守义上前一脚踩在他胸口,微微用力:“里面几个人?”

    他猛地喷出一口血,或许是感觉死亡将至,他狠厉的瞪着眼睛:“你死定了!”

    陈守义神色一冷,脚下猛地用力一踩。

    咔擦一声脆响,他胸口瞬间塌陷,血肉成泥四溅。

    陈守义看了一眼前面那一片漆黑的工地,转身往回走。

    他虽然对自己实力自信,却又不是白痴,这种明显是针对他的陷阱地方,他脑子有病才去闯。

    “啪啪啪!”

    就在这时,一阵拍掌声突兀响起。

    陈守义身体一顿,闻声看去。

    只见对面的街道上,一个身穿黑色皮衣的英俊青年,一边拍着手掌,一边快步朝走来:

    “真是出人意料啊,要不是我在外面监视情况,今天任务就要失手了。”

    这段时间来,街上没有一辆车驶过,显然这处位置属于精心挑选。

    陈守义没有吭声,缓缓拔出剑,迎着他一步步走去,面无表情。

    “boy,挣扎都是徒劳的!”他耸了耸肩,笑容和煦,一脸轻松。

    仿佛即将面对不是什么对手,而是一次轻松的郊游,他手上甚至没有携带任何武器,显然是抱着活捉他的想法。

    陈守义眼中闪过一丝寒意,两人距离迅速接近。

    二十米,十五米,十米……

    陈守义瞬间动了,一出手,恍弱雷鸣乍起,刺耳的音啸,震荡耳膜。

    感觉着脸上凌厉的狂风,和那眼睛急速放大的模糊剑尖,青年脸上的笑容还未彻底褪去,就脸色急变。

    千钧一发之际,他身体猛地朝一侧避开,身上的皮衣被狂暴的气流瞬间撕裂,胸口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顾不得惊惧,他脚下急点,向外迅速后退。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陈守义变招极快,一剑刺出,便如惊鸿一般朝胸腹划过,一闪而过。

    那英俊的青年本能的试图抬起双手阻挡剑锋,却挡了个空。

    陈守义把剑插入剑鞘,看了不看,快步朝前面走去,几个迈步,便已经走出十几米远,很快就融入黑暗之中。

    青年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都不动,豆大的冷汗不停的从额头滴下。

    不一会,三人缓缓从工地走出。

    光头看了那具尸体一眼,眉头微皱,对远处僵立的青年道:“艾瑞克,人呢?”

    青年没有说话。

    路上没有路灯,光线暗弱,一时间根本没人注意到青年的异样。

    国字脸看了那惨死的司机一眼,他太阳穴突突跳动,脸上闪过一丝怒意,这是他好不容易才培养的亲信手下,就这么死了,他移开目光,沉声道:

    “估计被他趁机逃了?这是方胜杰看好的人,没想到实力这么强!”

    “这次过后,对方估计有了警觉,下次换个目标!”光头男说道。

    “艾瑞克,发什么神经呢,别站在那里了,走了。”

    青年依然一动不动。

    那东南亚人终于察觉有些不对劲,走了过去,却发现,对方全身是血,面色惨白,眼中充满惊恐。

    “你怎么了?受伤了?”他转头对光头喊道:“队长,艾瑞克好像有些不对劲。”

    说完,就准备过去扶他。

    青年连忙惊恐的瞪着他,不停的使着眼色。

    东南亚人不明所以,以为对方支撑不住了,连忙快了几步。

    “no……”

    才一张口青年便猛地喷出一口血,身体微微晃动,摇摇欲坠。

    东南亚人见状连忙用力扶住,随即,他就奇怪的感觉到对方的身体有些轻,他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双手不由一松。

    半截身体扑通掉落在地,连下半身都被砸落在地,断裂的肝脏和肺部,都被震脱出来。

    东南亚连忙蹲下,一脸歉意道:“兄弟,对不起,我真不知道,你不会怪我吧。”

    “我……我……fu……k!”他挣扎的伸出手,对着东南亚人,比了个中指。

    光头也已经快跑过来,见状不由脸色大变,沉声道:“是谁干的。”

    “这次……的目标,很强,我大……大意了,队长……一定要……替我杀了他。”他瞪着眼睛,口中黑血不停的涌出,断断续续道。

    “好!”光头男凝重的点了点。

    “谢,谢了,给……我……个痛快!”

    “忍着点!”

    随即,他偏过头,咬牙猛地一掌拍向青年的额头。

    咔擦一声,头骨碎裂。

    ……

    黑暗的角落中,陈守义收回目光,眼睛低垂,手中摸着粗糙的剑柄:“竟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