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一八章:布置

第一一八章:布置

    陈守义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痛道:“这么说,我们河东市的武者中就可能有他们的人。”

    “这我也不清楚,不过他们的身份相当隐秘,如果不暴露的话,没人知道他们隐藏的身份。”白晓玲沉默一下,说道。

    想想也是,这毕竟是恐怖组织,见不得光,一旦暴露身份就是死。

    “对了,失踪的那个大武者是谁?”陈守义忽然想起来问道。

    “是武道公证及风纪检查处的方胜杰方处长!”

    陈守义闻言不由失神了一下,放下咖啡。

    原来是他。

    当初对方相当看好他,还想把他招入武道公证及风纪检查处,只是最后被他拒绝了,没想到失踪的大武者竟会是他。

    “你认识?”白晓玲看陈守义神色有些不对,关切道。

    “见过几次,算认识吧!”陈守义摇了摇头,把咖啡一饮而尽。

    白晓玲看着英俊帅气的陈守义,她面色犹豫了下,咬了咬牙说道:

    “你现在非常危险,这次失踪的人,除了方处长外,大都是年轻武者,我建议你先去外面躲避一段时间。”

    ……

    小区对面的街上,陈守义家的小餐馆就开在这里,不过他还是第一次来。

    餐馆不大,大约只有四五十平,里面装修还算不错,酱色的复古风,至少比东宁的老餐馆好看多了,店里冷冷清清,只有一个胖子正在吃饭。

    当然现在已经下午,早已过了吃饭时间。

    “你怎么来了?”陈母一看到陈守义就叫道。

    “妈,这两天生意怎么样?”陈守义说道。

    “饭店才刚开几天,哪有这么快生意就好的,现在每天都不够付房租,到时候等回头客一多,就会慢慢好起来的。”陈母说道。

    这时陈大伟也走出厨房:“饭吃过了没啦?”

    “爸,早吃过了,怎么不请个厨师。”陈守义问道。

    “这么小的餐馆,我一个人就忙得过来,还请什么厨师。”陈大伟说道。

    陈守义无语,不是他腹诽他爸,说实话,他爸的厨艺确实不怎么样,在东宁市凭着价格便宜,还能凑合,生意还算不错,到了河东这种大都市,根本就没有竞争力。

    不过陈守义也没劝,家里钱还有不少,至少不愁生活,更何况还有他呢。

    “妈、爸,你们有没有去旅游想法?你们也忙了一辈子了,也该好好去走走了。”陈守义不动声色的说道。

    “旅什么游啊,费那个钱干什么,又累又没什么好玩的。”陈母节俭惯了,第一反应就是拒绝。但话说道一半,她就感觉到一丝异样,连忙压低声音道:“等等,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经历过邪教事件,她如今对这种事情相当敏感,陈守义只是稍稍提起,她就敏锐的感觉到不对。

    “最近河东治安有些乱,有个地下组织正在到处兴风作浪,我是武者自然不怕,也不好走,就怕一些人会针对武者的家属,到时候恐怕会连累到你们和妹妹。”陈守义轻描淡写的说道。

    陈父和陈母彼此担忧的看了一眼。

    ……

    在陈守义劝说下,陈父陈母行动很快,当天下午就和陈星月一起匆匆的走了,他亲自送上火车。

    “你真决定留在河东市?”返回的路上,白晓玲看着后视镜中陈守义闭目养神,一脸沉静,不由问道。

    陈守义睁开眼睛,弹了弹指甲,发出铮铮的响声,淡淡的说道:“我可没有一听到风吹草动就如丧家之犬逃离的习惯,想来就来吧!”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强,只知道自己很强,甚至连普通的大武者,估计也比不上他。

    有了这种实力还要逃跑,他都要脸红。

    基于实力的自信,此时他反而有种跃跃欲试,迫不及待之感。

    ……

    陈守义在外面吃过晚饭,回到他家所在的住宅楼。

    他走进电梯,电梯门刚开始合拢,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等等!”

    陈守义连忙按打开按钮,很快一个少女就气喘吁吁跑进电梯带来一阵幽香的气息:“谢谢!”

    见少女迟迟没有按楼层按钮,陈守义不由看了一眼,问道:“几楼?”

    这是一个有些婴儿肥的白皙少女,穿着一件咖啡色花点的外套,里面是白色的流氓兔体恤,下身则一件格子褶裙,显得相当娇俏可爱。

    少女瞥了一眼陈守义,脸颊微红,小声道:“我也是五楼!”

    陈守义觉得有些巧,笑道:“那我们是邻居,我就陈守义,刚搬来不久。”

    “我叫宋婷婷。”少女大着胆子看着陈守义,含羞道。

    她有双明亮而又水润的眼睛,仿佛含着一汪秋水。

    “我觉得你有些眼熟,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陈守义问道,话一说出口,他就感觉自己的搭讪有些老套,不过他确实觉得眼熟。

    没想到少女却立刻点了点头,羞涩道:“我们晨练时见过。”

    “哦!”陈守义记忆不错,一提醒,很快就想起来:“你是那个穿粉红色运动服的?”

    “是啊,你练的真好,你是武者学徒吗?”宋婷婷说完,觉得心跳的好快,手心满是汗水。

    陈守义笑了笑,说道:“差不多吧!”

    五楼很快就到了,陈守义迈步走出电梯,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却发现这少女就住在他家隔壁。

    此时恰好宋婷婷也在看陈守义,见对方看来,她连忙躲开视线,脸红的跟熟透的柿子一样。

    陈守义也没多想,走进门。

    感觉着空空荡荡的家里,他微微叹了口气。

    走进房间打开电脑,然后登陆探索者网,发现自己的探索任务审核已经完成,而且还有份小岛黄金矿的探矿电子证书,证明这是他所发现的。

    接下来,他又查看了银行账户,钱也已经打进去。

    看了一眼已经三百五十多万的存款,他关掉网页。

    效率倒是蛮高了。

    只是这黄金矿开采一时间显然还不会有结果。

    ……

    接下来,一连几天,一切都风平浪静,陈守义每天不是练剑,就是在练剑的路上,生活无比规律。

    这几天,他找到更好的练剑的地方

    这是位于附近一处待拆迁的废弃工厂。

    工厂很大,占地都有数十亩,就算他全力而为,发出的声音也传不到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