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一二章:风系的能力

第一一二章:风系的能力

    海面上,陈守义一边大吃大嚼,一边任由独木舟随意飘荡。

    贝壳女蹲在船沿上,一眨不眨的看着巨人不时把手上的酱黄色的巨鸟,撕咬下一大块,吞入血盆大口,小脸时而露出一脸惊叹,时而又面色震惊。

    陈守义被贝壳女灼灼的目光和丰富的表情,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要不要来一点?”

    贝壳女立刻嫌弃的摇了摇头,大声道:“我才不吃这种东西。”

    她的口味一向清淡,除了蜂蜜之外,就几乎什么都不吃。

    也不知道这种不健康的饮食习惯,为什么没有营养不良。

    陈守义也不再管她,连皮带骨的把最后一点鸭脖嚼碎吞下,又从塑料袋里取出另一只,用力咬了一口,大口咀嚼。

    “巨人,我今天帮你发现了一一一……一一个邪恶的巨人,我的大大宝石,什么时候能给我?”贝壳女忽然问道。

    “这要等回去后。”陈守义说道。

    “是一一颗吗?”贝壳女眼睛鸡贼的一转,带着一丝期盼的问道。

    “是一颗,我什么时候说过两颗了?”陈守义看了她一眼奇怪的问道。

    “哦!”贝壳女有些失望的应了一声,不过一想到马上就有一一颗大大宝石了,她又兴奋起来,飞到陈守义的肩膀上。

    “巨人,我们什么时候再去杀那些邪恶的巨人?”

    陈守义正吃着东西,听到这句话,差点把食物呛到气管里。

    他忍不住看了这小不点一眼,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小心思。

    果真是记吃不记打,要钱不要命啊,是谁先前吓得一直嚷着要回去。

    他一边嚼着食物,一边含糊道:“下次吧!”

    “还有奖励吗?”

    “有!”

    “还是大大宝石吗?”

    ……

    陈守义吃东西速度极快,不到十分钟,他就把带来了补给,吃了大半,摸着鼓胀的肚子,他呼出一口气,终于饱了。

    他拿过船桨,一边划船,一边试验着控风的能力,迎面而来的逆风,轻柔的避开陈守义,在两侧绕过一道弧线后,掉头加速吹向他的后背。

    如今大气掌控的天赋能力已经达到初级,操纵这种三四级微风,对他而言轻而易举。

    只是,相比于那颗大树,他操纵的范围无疑小的可怜,半径只有一米出头,连独木舟都无法覆盖,根本无法完美的化解逆风的影响。

    只能说是聊胜于无。

    期间,他试验了一下自己操纵所能达到的最大风力,结果发现只能达到五六级左右。

    真是一种软弱无力的能力啊。

    想想神性大树在先前的表现,陈守义突然觉得,哪怕他吸收了神性大树所有对风的感悟,好像也没多大用。

    用来直接战斗估计是不行了。

    或许唯一的攻击力,就是吹起一阵尘土,让敌人眼迷,无法目视,如果能配上辣椒粉,石灰粉之类的,效果估计会更好一些。

    当然如果在地球上能使用的话,也可以吹一吹美女的裙子,让她们惊慌失措,造成心灵伤害!

    不过对陈守义而言,现阶段这种能力最大的作用,还是用来辅助。

    这种控风能力,能极大的化解风阻对他的负面影响,在异世界无论是奔跑还是攻击,只要不分心他顾,风阻几乎对他毫无影响,可以完美的发挥自己的速度。

    ……

    回到地球,已经第二天早上八点了。

    “小帅哥,回来了!”宾馆的前台,看到陈守义拖着行李箱,眼睛一亮,笑着招呼道。

    同时心中不由感慨,真是有钱任性啊,订了房却不来住。

    “恩,早啊!”陈守义对漂亮的前台笑着应和了一声,走回房间。

    在卫生间,洗去身上的尘埃和血腥味,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

    离开卫生间前,他对着镜子看了一眼。

    随着体质的提升,他皮肤变得更加细腻了,带着一种莹润健康的光泽,五官似乎也发生了微调,看着更加协调了。

    “感觉又帅了!”

    他念头一闪而过。

    这时,陈守义心中一动,从房间拿过剑盒,拔剑而出。

    然后,剑锋对着手臂试探的轻轻划了下,这种镀着纳米膜硬化膜的武者剑剑刃极其锋利,完全是吹毛断发。

    普通的钢筋,根本无需多大用力,一剑下去,就被轻易砍成两截,而自身毫发无损,普通人轻轻触碰一下刀刃,手指都要割伤,更不用划一下。

    然而他发现自己皮肤除了微微发痒外,毫发无损。

    他眼睛一亮,加了点力量。

    手臂的皮肤都开始凹陷,他又轻轻一划,拿开细细一看,发现这次倒是破防了,皮肤被割出了一道不到微不可察的细缝,割开了点油皮,连血都没流。

    他没有再试,再加力估计就要出血了。

    陈守义把剑重新插入剑鞘,心中颇为满意。

    这皮肤比老牛皮估计都要强韧几倍了。

    虽然这种防御强度,在战斗中,被武者一级的强者一剑砍中,依然是同样的结局,但至少手枪的子弹,对他而言,恐怕已经无法致命。

    ……

    异世界小岛上。

    一连几天,陈守义都没有回河东,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岛训练,以适应新增长的力量。

    陈守义手持长剑,对着一颗小树,一次又一次刺击。

    “嘶嘶嘶!”

    剑锋刺破空气发出一声声微不可察的轻响。

    每一剑都有一道青色锥形的气劲离体而出,飞出一两米后,撞击在树干上,留下一个个两三厘米的印痕。

    和在地球上只有三厘米长无形无色且只能依附剑身的剑芒不同,这种气劲带着一丝青色,而且可以离体攻击。

    事实上,这种现象,并不是第一次出现。

    早在一月前,同样在这座小岛,就曾无意间出现过一次,只是那次颜色很淡,一闪而逝,他没多大注意,之后又发生了邪#教血祭仪式事件,他也因此被迫离开了东宁市。

    后来他有意的开始一次次的练习,最终发现了剑芒,却误以为是同一种东西。

    但这显然不是。

    这是一道无比凝聚的高速气流,来自他掌控大气的能力。

    一开始练习时,他每刺出十剑,只有两三剑,才能发出这种青色气劲,不过不知是练习的多了,还是每天感悟那颗金色果实内的风之世界,让他对风的操纵越来越得心应手,到如今十剑已经能成功八九次。

    它的威力不比真正的剑芒要弱,还可以离剑攻击,在两三米内,都有着可观的杀伤力,足以穿透普通蛮人的身体,威力惊人。

    可惜它却有个弊端,陈守义发现只有弓步直刺才会有这样的伤害力,其他的无论什么剑式,都只是一道无色的略有些锋利的劲风,或许能割伤皮肤,但想要杀蛮人还是力有未逮。

    陈守义猜测,这估计是跟出剑的速度有关。

    弓步直刺是所有剑式中出剑速度最快,调动身体力量最多的,一剑出便如子弹出趟,电光火石不足以形容。

    即便在这个三倍重力的小岛,他如今的出剑也已完全突破音速。但一换成其他剑式,他的速度估计连三分之一都没有。